• 第六章 回程截杀,神秘男子

  这个穆元凯不识好歹,自己进来时装没看到,现在听到这么个不知名的人要来,就激动成这个样子,哼,等到今天晚上,他就会让这个老头子知道他该讨好的是谁,想到这里,藤田浩野脸上露出衣服狰狞的笑,坐在对面的陈兆丰看到了,若有所思。

  “那些人是洛军长的老部下,说是洛军长吩咐他们等无殊到了十八岁就来接无殊去完成洛军长未完成的夙愿。”

  这话其实也不算是穆敬轩瞎编的,因为无殊的父亲洛和坤当初确实说过这样的话,无殊这个名字就是洛军长希望生个儿子继承自己驰骋疆场救国救民的志愿,但是生下来却是个女儿,所以,洛军长就给女儿取了无殊这个名字,寓意与男儿没有区别,刻意肆意疆场,杀敌报国。

  现在,穆敬轩说着话只不过是提前了下而已,当然,无殊要不要去完成洛军长未完成的夙愿还是要看她自己的。

  “他们现在在哪里?!”穆元凯很激动。

  穆敬轩失望的开口:“他们来哈尔滨已经好几天了,跟无殊有过接触,刚才就是他们在那边有急事让无殊来跟我告别我才知道的,这会儿大概已经到了车站了。”

  陈天龙父子闻言脸色一变,连藤田俊熙也是一脸不虞,藤田浩野若有所思的看着穆元凯,倒是没有太明显不高兴的情绪。

  ?酷H匠¤◎网p正版首V!发

  穆元凯对深色各异的几个人的表现视而不见,他现在只关心无殊:“你的意思是无殊现在已经离开了,什么事这么急,难道连当面告个别都来不急吗?”

  穆元凯的语气说不上有多好,似乎对洛家人有些抱怨,到底也没有在说什么,毕竟是无殊是人家的主子,真要走了,她也没有权力说什么。

  “藤田先生,你看这?”穆元凯顾作为难的看着藤田浩野,心里却想着无殊现在怎么样了,她当然不会相信洛家人这么巧的来接无殊了,儿子会干着这个时间回来,只怕是福伯叫人通知他了。

  藤田浩野能在那么多的军官中脱颖而出,作为侵华先头部队的代表,自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不过,他倒是没有像陈天龙父子期望中的发怒,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倒是很客气。

  他颇为遗憾的道:“看来这个亲家是做不成了,不过,以后还有很多需要仰仗穆老板的地方,还请穆老板买在下一个面子。”

  说着起身就要走,陈天龙父子随之起来,穆元凯也不挽留只道:“藤田先生的美意老头子我铭记在心,以后有我老头子能效力的地方,一定不推辞。”

  这话说得可有技巧,是穆元凯,不是穆家,穆元凯不傻,这些人从一开始就在打穆家的注意,也得看他同不同意,他穆元凯一个老头子能做什么,大不了赔上老命一条。

  “怎么回事,无殊到底在哪里?”藤田浩野几个人一出门,穆元凯吉利问道。

  “先让秦晓带她去了乡下别院,等过几天藤田撤了火车站的眼线在出发。”穆敬轩说到,他接到福伯的电话就从公司赶过来了,来之前给秦晓打了电话。

  穆元凯仰坐在沙发上,看着儿子道:“你安排的很好。”突然感觉自己老了,孩子们都长大了,这个儿子一直活在自己的光芒下,却有能力承接自己的志愿,他很欣慰。

  “藤田大佐,穆元凯那个老匹夫太不识好歹,要不要在下去给他一点教训?”出了穆家大宅,陈天龙狗腿的跟在藤田浩野身后说道,借刀杀人是他一贯喜欢用的招。

  “穆敬轩说的那个洛家是什么来路?”藤田浩野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兀自问到。

  陈天龙一愣,随即回道:“洛家十几年前也是哈尔滨的大户,洛家当家人是一个军阀,十几岁就开始东征西战,是个铁血汉子,不过太鲁莽,十几年前不只道得罪了什么人,被人一夜灭门了,知道内情的人很少,在下也只是听别人说起过。”

  当年洛家的事情闹的整个城市纷纷扬扬的,像陈天龙这样有特殊身份的人,多少知道一些。

  “军阀。”藤田浩野若有所思的说到。

  “是的,藤田大佐,如果没有得罪贵人的话,我想洛家有可能会成为您入驻东北最大的阻碍。”

  陈天龙这话是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洛军长当初横扫东北,又治下有方,从来不纵容手下为非作歹,在哈尔滨几乎成了百姓们的守护神。

  别的不说,就凭洛军长在百信们心中的威信,他藤田是拍马也赶不上的,何况他本来就是个侵略者。

  藤田浩野回头看着穆家气势磅礴的大门,回头对藤田俊熙道:“立即加加派人手道各个路口守着,另外派出人手找穆无殊,绝不能让穆无殊离开哈尔滨。”

  藤田浩野作为一个搞情报的政治人员,想事情自然不会像陈天龙那些人一样只想着眼前的利益,穆无殊作为洛军长唯一的女儿,一定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然,穆元凯不会这么急着送她离开。

  事实上,穆元凯送无殊离开确实另有原因,却不是关于洛军长,只是想給穆家留条后路罢了。

  再说无殊这边,穆敬轩打来电话,秦晓立即带了几个人带着无殊往乡下别院赶,路上却发生了点小状况。

  无殊本来起了个大早准备去买些东西,顺便跟同学到别的,结果,才出门就被秦晓拉了回来,困的要死,正坐在车上昏昏欲睡,被一阵急促的枪声吓醒。

  “秦叔,出什么事了?!”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就要打开车窗。

  “趴下!”焦急的声音带着平时没有的担忧呼出,无殊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扣在一个有力的胸膛上。

  无殊有个很不好的毛病就是刚睡醒的时候特别迷糊,被人扣在怀里还傻傻搞不清楚状况:“秦叔,发生什么事了。”小脸贴在男人有力的胸膛上,无殊被捂得难受,挥着手臂挣扎。

  “你这死丫头你是要吓死你秦叔嘛,听见枪声还敢开窗户!”秦晓一向温和的声音带了些怒气,虽是责备,却掩饰不了慢慢的担心。

  “姐姐每一次睡醒都是不带脑子的。”旁边一直无聊的把玩儿着自己的布老虎的小研宁娇声娇气的说道,惹来无殊狠狠的一瞪,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不得不说,这孩纸也是个奇葩,听见枪声也不害怕,只顾着调侃自己的姐姐。

  说起来,这还是感谢无殊,穆家老爷子高瞻远瞩,知道无殊的日子不会平静,干脆从小就让人教无殊骑马打枪学了一身好身手,作为妹控的无殊最大的乐趣就是带着妹妹骑马打枪,所以,才七岁的小研宁虽然不说身手有多好,却也不是听见枪声就害怕的小娇娃。

  闻言,秦晓了然又无奈的放开无殊,对这个毛病他还真不知道,在穆家他的待遇虽然不错,但是无殊的闺房还是不对他开放的,这些女孩子的小毛病他还真没办法了解。

  不过,看她刚才那样子,就知道小研宁说的话是真的,这个毛病还真得改改,不然,那一天连小命儿都给迷糊没了。

  无殊赫然,这个妹妹对自己实在太过了解,这个时候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装模做样的理了下噌乱的头发,清了清嗓子道:“秦叔,我好像听到枪声了,要不要下车看一下?”

  司机是穆家的老人,早在听到枪声的时候就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

  秦晓正有这个打算,无殊一说他当基表示同意:“你们在车上待着,我下去看看。”说着就要走。

  无殊才不会这么听话,急忙道:“等等,我也去,李叔照顾好宁宁!”话落人已经下了车,司机李叔想追上去,又碍于研宁还在车上只能叹气。

  秦晓对无殊从来是纵容的,想着有自己在他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就没说什么,两个人缩着身子在汽车的掩护下往外看,远远地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踉跄着超两人的方向跑过来,偶尔回头开枪。

  那男人大概是受了伤,行动渐缓,追兵将至,无殊看的都替他着急,却难得的耐着性子没有动。

  虽然他的西装有些乱,白衬衣也染了血,但是那西装样式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穿得起的,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突然出来这么一个穿着考究的人实在可疑。

  那男人离他们越来越近,后面追他的人也渐渐进入了无殊两人的视线范围,无殊正要说要不要帮帮他呢,嘈杂的叫骂声传来,无殊一向风轻云淡小脸儿一下子带上了严肃的表情。

  敏锐地扑捉到她的变化,秦晓问道:“怎么了?”

  “是日本人。”无殊脸上带着仇恨,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当年一家灭门说什么仇杀,分明四日本人拉拢不成,勾结国内的败类陷害父亲,现在,又打上了穆家的注意,害得她和妹妹颠簸流离,不恨日本人,她就枉活这么多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 说:

文文这个月更新都会比较稳定,日更三千,亲们可以放心跳坑。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