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爷爷,我答应你,什么时候动身?”陈天龙和陈兆丰阴谋诡计不断,她虽然不知道陈天龙父子做了什么,但是这些年那对父子的作风她是再清楚不过,不然,相信穆元凯也不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穆元凯似乎并不意外无殊会同意,这几年他让秦晓教无殊习武骑马打枪,可不是想交出来个空有身手没有脑子的女汉子,对时局也做了简单的介绍,相信以无殊的聪明,已经明白了自己这样安排的目的。

  欣慰的点点头,穆元凯将一枚虎头扳指递给无殊道:“到时候秦晓会带你找到那些人,他是你父亲的副官,那些人大都认识他,有他在你会轻松一点。”

  如果不是形势所逼,穆元凯其实不愿意无殊搅入这些是是非非中,才十九岁的女孩子,本该是无忧无虑享受父母宠爱的年纪啊!想到这里,穆元凯对那些堪比土匪的日本人和陈天龙那个汉奸的厌恶和憎恨又深了许多。

  “知道了爷爷,我明天准备一些东西,后天一早就跟着秦叔出发。”知道多说无益,无殊坦然的接受穆元凯的安排,她知道,无论怎样,穆元凯都不会害自己的。

  穆元凯挥挥手:“好,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把该处理的事情处理了,不要太张扬。”年轻人出门总要跟朋友们道别一下,只是这个紧要关头,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按穆元凯的意思,能避过陈天龙的眼线最好。

  “知道了爷爷,爷爷你也早点休息,爸爸晚安!”拿了虎头扳指收好,无殊退出书房回自己房间。

  穆敬轩也跟父亲道了晚安回去休息了。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借着皎洁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阳台上有一个娇小的身影,瘦小的让人怜惜。

  孤寂的眸子透过飘渺的夜空不知道看向何处,确实定定的,好久不曾移动。

  “小姐还没睡呢。”一道磁性的声音从阳台外面传来,无殊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原来是从小教自己骑马打枪的秦晓,不禁问道:“秦叔,这么晚了你不去睡觉在外面瞎转悠什么啊?”无殊好像忘了自己也还睡觉的说。

  秦晓咧嘴一笑:“小姐是糊涂了么,我在巡夜,你难道不知道吗?”自从来到穆家,他就担起了护卫队长一职,虽然穆家并没有人要求他这么做,但是他有自己的考量。

  无殊懊恼的拍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还真是糊涂了,今天可是你最后一天在这里巡夜了,就不打扰了,我先去睡了秦叔!”说着小跑回卧室,娇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银色的月光中。

  秦晓眼神复杂的看着看娇俏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暗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刚才无殊看着的方向,神情说不出的复杂。

  看着无殊长大,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那个地方,没改建之前是洛宅,一夜之间所有的繁华和荣耀付之一炬,原以为当时无殊还小,时间久了就忘记了,可是他忘了,灭门之仇,其实说忘就能忘的。

  什么时候那个只会抓着他的袖子喊:“秦叔,抱抱!”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那一抹倩影印在自己脑海,心头,只是,她是主,她是仆,这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眼底的黯然让原本高大的男人也看起来有些萧瑟了。

  翌日,穆元凯起了个大早吩咐福伯和秦晓准备无殊去南京需要的一应事务,远远的看见门房跑来喘着粗气儿道:“老爷,警察局的陈局长和他儿子来了,还带着两个日本人。”

  穆元凯脸色一变,怎么也没想到陈天龙会逼的这么急,吩咐福伯几句,只当不知道坐在客厅里翻起了账本。

  \“穆老板,不请自来,还请不要见怪啊!”陈天龙誉为客套的声音响起,穆元凯佯装惊讶的抬头:“原来是陈局长,陈局长贵人事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驾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

  后面的两个人他自然知道是门房说的日本人,但是他们没有穿军装,也没有穿和服,更没有说日本话,他乐得装不知道,让他跟日本人虚与委蛇,哪怕是情势所逼,他也觉得憋屈的慌。

  :《酷{匠网?{正版V首发nY

  陈天龙也不愧是汉奸,在日本人,黑白两道吃的那么开,脸皮的厚度也是不可小觑的。

  对于穆元凯的态度心里明明气愤地的很,但脸上却是一副好友重逢的样子,笑着道:“穆老板说笑了,您这要是寒舍,那整个东北就成贫民窟了,今天确实是受人所托,来跟穆老板讨一件喜事。”

  陈天龙嘴上说着不要见怪,人却已经自发的做到了沙发上,还好,穆元凯最初坐的就是主坐,不然,他只怕也要做到主坐上,鸠占鹊巢了。

  穆元凯看他这样,也只是皱了皱眉,一个座位改变不了什么,他担心的是陈天龙接下来要说的事情。

  前几天警察局的线人就说过陈天龙父子在打无殊的注意,现在这样子很明显就是冲着无殊来的。

  脸色未变,却只是一闪而逝,眼神落在坐在一旁的另外两个人身上:“不知这两位是?”刚才门房来说的时候他已经安排秦晓现在就带着无殊出发,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却又不能做的太明显。

  “哈哈,正要跟你介绍呢,这位是藤田大佐,这位是藤田大佐的儿子藤田俊熙,少年才俊,十九岁就从江岛军官学校毕业,可是应届毕业生中的佼佼者。”陈天龙谄媚的话说到,那样子好像藤田俊熙是他儿子似的。

  穆元凯虚抬了下手道:“原来是藤田大佐,久仰大名。”确实是久仰大名,确实恨不得抽筋扒皮,饮血食肉。

  藤田浩野一进门就被穆元凯无视,能忍到现在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这个被陈天龙说是不简单的老头到底有几斤几两,现在看穆元凯还在装傻不由得恼怒,正好穆元凯跟自己客套,他也不客气的道:“犬子虽然年幼,原始小有所成,昨日在街上偶遇贵府大小姐,一见倾心,特地请了陈局长来做媒,不知穆老板意下如何?”

  穆元凯气急,还下如何,这分明就是逼婚,当他不知道门外那几十个便衣嘛。

  心下思索着无殊应该出了陈天龙的眼线范围了,故意做思考状道:“藤田先生有所不知,无殊这孩子虽然在穆家长大,却并不是穆家的亲生女儿,所以,她的婚事,还是要找到他家里的长辈点头才行。”

  穆元凯想的很好,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中国是很正常的事情,拿这个来当借口是再合适不过,虽然他也明白这个理由根本说服不了这些故意找茬的人,但是,能多拖一时,无殊她们就能多一份安全。

  这下,陈天龙也愣了下,藤田浩野自不必说,他们这一代进入中国的情报机关的军人哪一个不是专门培养的中国通,对于这些事自然是知道的,可正因为知道,他才愣了。

  随即笑道:“有道是生恩不及养恩贵,你看连陈局长都不知道穆大小姐是穆家的养女,说明穆家早已经把大小姐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养了,这个婚事,穆老板自然是做得了主的。”

  藤田浩野说的一本正经,实则谁会在乎那穆无殊是不是穆家的亲生女儿,他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借口打开穆家的仓库为大日本帝国效力罢了,至于那个女人儿子若真的想要,抢过来便是,等到穆家落在他手里,那个女人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何必那么麻烦。

  若不是因为穆元凯这老家伙在东北,尤其是哈尔滨商界影响力太大,还握着整个哈尔滨几乎一半的米粮岩药生意,他才不会对他这么客气,不过,没关系,先让这老头嚣张一会儿,等今天晚上一过,他就是想嚣张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那也要问一下无殊自己的意思,强扭的瓜不甜,要是无殊愿意的话,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但如果丫头不愿意,我这做爷爷的也不能亲手把闺女的一辈子给毁了。”

  为藤田浩野的咄咄逼人感到不悦,穆元凯沉声说到,没有刻意的说难听的话,却能让人感觉到他声音里的不悦。

  陈兆丰向藤田俊熙使了个眼色,藤田俊熙了然的点头然后转向穆元凯道:“穆老先生,昨日街上偶遇贵府小姐,一见倾心,还请穆老先生看在俊熙一片真心的份上成全俊熙,而且,穆大小姐若是嫁给我,穆家就是皇军的朋友,大日本帝国不会亏待您和穆家的。”

  藤田俊熙嘴上客气的说着请成全,那态度可完全没有请的样子,而且后面的话听着倒是顺耳,细细揣摩就问题大了,你成全了,穆无殊嫁给我,你就是皇军的朋友,大日本帝国也不会亏待你和穆家,相反,如果你不同意,执意拒绝,那么后果是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对于藤田俊熙的话,藤田浩野视而不见,显然是支持的,陈天龙父子从一开始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态度,偶尔推泼助澜,穆元凯心里冷笑着跟着几个人周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从今天起,日更3000,稳定不变,亲们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