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深夜谈心,变乱之前

  不得不说,陈兆丰确实有点小聪明,也很会把握人的弱点,只可惜,这次他却看走了眼,也让他自己吃了不少苦头,算是他自作聪明的惩罚。

  “福伯,爷爷在做什么呢?”无殊拿了那字画直接回了家,一进门就问福伯,这几天老爷子心情不好,她得哄着点儿才好。

  福伯一抬眼就看到了无殊手里的东西,笑呵呵的道:“老爷在书房呢,小姐又拿什么好东西给老爷了?”

  福伯很和蔼,这个无殊小姐明明也是大家小姐,本来可以一生无忧的,却与上那样的意外,偏偏还被人说成不祥之人,也实在是可怜的紧,还有,有老爷和少爷在,这几年过的倒是不差。

  “这几天玩儿疯了,不拿好东西哄哄,老爷子可是要耍小脾气的。”无殊娇娇一笑,俏皮的说道,对他来说,福伯跟穆元凯没什么区别,都是对她很好的人。

  或许是从小失去双亲,又被人指指点点,她心里对于亲疏远近分的特别亲,认可了的人面前她就是个小女孩儿,不认可的人面前,就是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强人。

  就象现在,她就是个放学玩儿得太晚怕爷爷责怪,拿了好东西讨好爷爷的小姑娘。

  福伯和蔼的笑道:“老爷刚才还念叨大小姐这几天总是不着家呢,大小姐来了,老爷一定会高兴坏了,哪儿还舍得责怪大小姐。”

  “嗯,那我去了,对了,福伯我想吃福妈做的驴打滚了。”穆无殊突然跑过去抱着福伯的胳膊撒娇道,还讨好的那小脸儿蹭了蹭福伯的胳膊。

  正讨巧呢,楼梯口传来一阵愤愤不平的抱怨:“哼,臭丫头,就知道卖乖,怎么就不知道讨好讨好我?”

  无殊正卖乖的动作僵了一下,苦着脸求救的看向福伯,却见福伯只抬头望天,当做没看到,眼珠子一转,赶紧拿起手中的字画笑着道:“爷爷,你看我不是拿了好东西给您么,我得吃饱肚子才有力气讨好您,哄您开心啊!”无殊腆着脸狗腿的道。

  “无殊姐姐拍爷爷马屁,羞羞。”小妍宁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看着无殊狗腿的样子挂着自己的小脸蛋儿娇娇的笑话她。

  无殊一转身,才发现穆敬轩,顾天雪都来了,也是,学生放学时间跟晚饭时间差不了多少。

  “爸,妈,要开饭了吗?”无殊放开福伯跑到顾天雪和穆敬轩身边,一手抓着一个人的胳膊说到。

  随即,又看向在穆元凯身边叽叽喳喳说她坏话的小妍宁,调侃道:“还笑话我,每次福妈做的好吃的都进了你这只贪吃鬼的肚子了,我就不信你不想吃福妈做的驴打滚,待会儿不给你吃。”说这还幼稚的吐了吐舌头。

  毕竟是小孩子,小妍宁听无殊这样说,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向福伯,里面憋了两泡泪大有你不给我吃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软萌的样子瞬间俘获了福伯本来就不怎么坚硬的心。

  “好了,姐姐是逗你玩儿呢,我们的宁宁小姐这么可爱,怎么舍得不给你吃呢?”看着小妍宁可怜兮兮,要哭不哭的样子,才十九岁的无殊顿时母爱泛滥,恨不得把那小姑娘捧在手心里哄着才好。

  边儿上福伯等人看得好笑,大小姐每次都忍不住去逗弄二小姐,可是每次只要二小姐露出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大小姐就那她没办法了,只能倒过来哄着她了,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顾天雪看菜都上的差不多了,招呼着大家吃饭:“好了好了,先吃饭吧,福妈的驴打滚在好吃也不能当饭吃啊,福妈年纪大了,你们两个馋鬼尽会劳烦福妈,也不怕福妈累着。”

  嗔怪的瞪了一眼两个耍宝耍得不亦乐乎的女儿,顾天雪温柔的眼睛里全是宠爱。

  对于无殊这个养女她也是怜爱到骨子里去了的,无殊的爸爸是穆家的世交好友,无殊的妈妈也是她的闺蜜,不是姐妹却胜似姐妹,再加上无殊这孩子也是个懂事的,这几年来,穆家的每一个人对她都是像亲生的女儿一样的,顾天雪自然也不列外。

  “知道了妈,福妈身体好着呢,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无殊牵着小妍宁的手卖乖道,人已经做爱了穆元凯的下首。

  小妍宁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听妈妈和姐姐说话,听到了福妈会长命百岁,一个劲儿的点着小脑袋附和:“就是就是,福妈会长命百岁的,还会做好多好多的驴打滚给我吃呢!”

  “那老婆子我就借两位小姐吉言了。”福妈正好端了一锅汤出来,听到两个小主子的话,不禁喜笑颜开。

  一时之间,这个深门大宅里充满了欢笑声,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欢笑声还能持续多久。

  入夜,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大地,天空中的星星也像调皮的孩子眨巴着眼睛,是大自然最和谐的景色,只是,这和谐的景色下面,却上演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穆家大宅书房里···“爹,这么晚了叫我来是有什么事?”穆敬轩推开房门,看着坐在书桌前鬓角斑白的老人问道。

  吃饭的时候,父亲让他在晚上到书房里一趟,他虽疑惑,也没问什么就过来了,却发现父亲是少见的严肃还有郑重,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告诉他,一定是事关穆家生死存亡的事情。

  他的这位父亲,历经半世沧桑,在军阀混战,敌寇侵略中活下来,还能有所成就保着穆家繁华自然不会是稍微遇见点风雨就愁眉苦脸的人,正因为这样,他才觉得接下来父亲跟自己说的事情会很严重。

  穆元凯摘下老花镜看着儿子道:“敬轩来了,来,坐。”

  穆元凯不说话,穆敬轩就这样静静等着,一时间,书房里静得只剩下那墙上的洋钟摆动的声音,穆元凯长长的叹口气道:“敬轩啊,接下来的话你要认真的听着,爹只说一遍,你一定要牢牢的记着。”

  “我穆家的家产是穆家祖祖辈辈几辈子打拼得来的,陈天龙那卖国贼自己想要私吞我穆家财产不说,竟然还想勾结日本人走私军火烟土,最卑鄙的是陈兆丰那臭小子竟然为了一己之私要把无殊介绍给藤田俊熙那畜生,这不是把无殊往火坑里推吗!”

  穆元凯说着气愤的砸了下桌子,喘着粗气儿,显然是被气的不轻,幸好穆家在警察局里还有点门路,不然等那藤田俊熙真的来了,他们只能吃这个闷亏了。

  “你是说那个什么大佐的儿子,那不是个花花公子吗,陈兆丰那臭小子把无殊介绍给那个混蛋打的是什么注意?”穆敬轩也是气愤不已。

  穆元凯叹气:“陈天龙虽然没脑子,那个陈兆丰却最擅长阴谋诡计,只怕,他就是算准了我们不会轻易把无殊交出去,才故意让藤田俊熙认识无殊,伊藤田俊熙的德行,看到无殊绝对会想方设法据为己有,借刀杀人,这招狠呐!”

  “爹您叫我来是不是已经那个有了是你什么对策?”穆敬轩问道,他的父亲虽然烦恼,但是,以他对父亲的了解,父亲这么深夜叫自己来绝对不是简单的吐苦水。

  穆元凯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木漆的盒子推到儿子面前道:“这是穆家保底的东西,你一定要收好了,关键时刻,还要拿它来报名,另外,我在郊区别院的柳树下埋了两箱金条,如果穆家出事,到时候那两箱金条足矣支持你们衣食无忧。”

  穆敬轩觉得今晚的父亲有些不太对劲,像是在交代遗言似的,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询问呢,房门被推开,穆无殊探头进来:“爷爷,这么晚了,您找我什么事啊?”

  “无殊啊,快过来,爷爷有事跟你说。”见无殊进来,穆元凯脸上绽开慈爱的笑容招手道。

  “爷爷,爸爸”无殊听话的走进书房,乖巧的跟两个长辈打招呼。

  穆元凯打量着无殊,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开口,穆敬轩也大概猜到父亲要说什么了,安慰道:“爹,有什么话您就放心说吧,无殊已经长大了,再说了,不是还有我么,她解决不了的事,我自会帮着。”

  “是啊爷爷,我已经长大了,有什么话您就尽管说吧。”无殊在一边赞同的点头道。

  “当年你爷爷跟着孙先生打天下,也算是国之栋梁,后来看不惯那些人的虚伪之态,自立门户,在东北自立门户,一心想着救国救民,也算是小有成就,你父亲子承父业,年纪轻轻就成了成就显著的少帅,只可惜被奸人出卖,落的那般悲惨的下场,洛家上下只剩你一人,如今,又有人打上了穆家的注意,你却成了他们拿穆家开刀的借口,爷爷不得不早做打算。”

  老人沧桑的脸上尽是悲愤,有对固有无妄亡故的痛心,也有对强敌欺人太甚的愤慨,最终却只能化为无奈,敌强我弱永远是最悲哀的事情。

  无殊虽然被穆家人当成亲人一样看待,但是家里出事的时候她已经八岁了,不算小,灭门之灾她是死也不会忘记,穆元凯说这么多,她也算是明白了。

  “爷爷,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我不同意,穆家样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在这个节骨眼而上自己离开,这样的话,就算爸爸和爷爷活着也不会原谅我的,洛家人不能忘恩负义!”

  无殊说的坚决,几乎是不容质疑,如果,穆元凯不是她的长辈的话,只怕一听这话就要立即应下了。

  “好好,有你爷爷和你父亲的气概,不过,无殊你听好了,洛家大仇未报,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现在我是在以穆家当家人的身份跟你说话,你父亲在南京上海都有自己的资产,那些人都是你父亲的亲信,你只要拿着这枚扳指,他们就会听你号令,过几天你带着妍宁去南京跟他们会和,在南京站稳脚跟,到时候穆家举家搬到南京还要仰仗你生活呢。”

  无殊抿唇不语,他知道穆元凯这是在为她铺后路,而且,如果自己真的在南京站稳脚跟,穆家搬到南京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当下点头应下。

  。

  酷H匠F¤网z首b)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 说:

文文改了好几次,终于确定了,亲们请支持!!!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