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日寇在中国东北蠢蠢欲动,哈尔冰这个东北的第一大都市成为他们下手的首要目标。

  夜幕降临,冬夜的寒霜为这个喧嚣的都市附上了一层神秘的纱衣,没有人知道这个夜里,有一场血腥残忍的灭门之灾正在哈尔滨第一大家族洛家发生。

  砰,轰,各种杂乱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打破了夜的宁静,还在女儿的小阁楼里睡觉的洛海宁一下子翻起身身手敏捷的掏出枕头下的手枪三两步破门而出。

  “孙毅,出什么事了?”骑马打仗半辈子,那些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枪声和爆炸声离自己家这么近,想不明白都难。

  “老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仓皇的跑过来大声嚷嚷着,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洛海宁皱眉,他很是不喜欢手下人风风火火的样子,此时却顾不上这些小事,粗着嗓子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老爷,是日本人,日本人偷袭!”那叫孙毅年轻军人惊慌地说道,人还在往洛海宁这边跑。

  洛海宁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秦副官呢?”秦晓负责巡夜,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副官竟然不见人影,他还要他这个副官干什么。

  “军长,是秦副官,秦副官带日本人进来的,管家他们都被秦副官杀了!”孙毅一脸的恐慌还有愤怒。

  洛海宁脚步一顿“那你是怎么逃脱的,他没对你下手?”按理说孙毅是秦晓的手下,要杀的话,他会死第一个受害的人才对。

  “我,我身体不太舒服,今晚没去巡夜,起夜的时候看到秦副官从后门带着日本人进来。”孙毅脸上露出一瞬的紧张和心虚,被夜色掩着不是很明显,洛海宁却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手里的枪瞬间顶在孙毅的太阳穴上:“孙毅,背叛我的是你吧?”秦晓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就跟亲兄弟一样,怎么会背叛他,而且,孙毅的表现简直是漏洞百出。

  “军,军长,您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背叛您,是秦晓,他背叛了······”刺啦,利刃刺入肉体的声音,孙毅原本还算俊朗的脸变得狰狞:“军长,你太聪明了,可惜,有时候聪明人往往活不长,我要是你,拔出枪的第一秒就会开枪,而不是跟我废话。”

  小人般的脸上说不出的狰狞,得意还有疯狂:“你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出卖你是吧,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我孙毅有哪里比不上秦晓那个小乞丐,凭什么他只是个副官却能住在洛家主宅里,享受主子的待遇,而我战功不比他少,出身见识比他强上几倍却只能做他的手下,跟那群粗鲁的兵痞坐在脏兮兮的军营里,你告诉我这会为什么?”

  “不过没关系,你不愿意给的,日本人可以给我,还答应帮我除去秦晓那个碍眼的小乞丐,我孙毅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在砰一声枪声这戛然而止,孙毅不可思议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洛军长怎么也不相信心脏被插了一把匕首他居然还能开枪,可惜,他没有机会再明白什么,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洛海宁强撑着一口气扶着走廊围栏爬起来,一步一步向外院走,走到院门口清晰地看着外院一时一片火海,只觉得心头一阵刺痛,哇一口血喷出,高大的身体无力地倒下。

  “军长,你怎么样了,军长醒醒······”努力地睁开眼睛,是秦晓,洛海宁虚弱的抬起一只手,上面有一枚古朴的扳指,示意秦晓将扳指摘下来:“拜托!无、无殊、穆家,别······别······报······仇。”

  抬起的手虚弱的落下,秦晓探出一只手到洛海宁的鼻翼下,俨然没了呼吸“军长!”攥着洛海宁留下的戒指,穿着军装的的男人泣不成声。

  “小姐!对了,小姐还在,一定要找到小姐。”跪在地上的男人突然像疯了似的拍起来念念叨叨的跑向小阁楼最上面一层,完全不顾及自己是否会被敌人察觉到,好在外面的刽子手们正忙着清点缴获的珠宝银票,被所谓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没顾上小阁楼,阁楼里的人暂时还算安全。

  “还好,还好小姐还在。”一口气跑到小主子的房间,秦晓看着蜷缩在大床上小小的身影,露出劫后余生的微笑,这是洛家最后的血脉了。

  轻轻地、小心翼翼的,走到床边,生怕吓到了熟睡的人儿“小姐,小姐快醒醒。”叫了几声,还不醒来,轻轻拍拍小姑娘的脸蛋“唔,秦叔,天亮了啊?”小姑娘将醒未醒,天真的样子看的秦晓心头一酸,一出生就没了母亲,才七岁,又没了父亲,他该怎么告诉她,她的家全被毁了。

  “小姐,天还没亮,家里来坏人了,军长让我带你先躲起来,等军长把坏人打跑了,我们再回来好不好?”想想还是先瞒着,过段时间再告诉她吧。

  小丫头却一下子亮了双眼“坏人在哪里,我要帮爹爹打坏人!”义薄云天的洛军长闲的没事就给女儿讲各种英雄的故事,搞的自家小女儿小小年纪就有了向女汉子发展的趋势。

  秦晓心里一阵苦涩,那些坏人岂是一个小丫头能打跑的,无奈只能哄道:“小姐,军长说了他要跟坏人单挑,你去了毁坏了规矩的。”

  小丫头小脸儿一苦,无趣的道:“好吧,秦叔等我一下哦!”

  说完一咕噜爬起来,干练的穿衣戴帽,不过几分钟,小姑娘一身利落的站在秦晓面前。

  “好了!”娇娇一笑,朝秦晓张开双手,秦晓会意的抱起小姑娘,从小姑娘的梳妆台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小姑娘,身形闪动借着夜色的掩护想办法逃出院子。

  洛海宁住的别墅被日本便衣里里外外包了个密不透风“藤田君,洛海宁不在里面。”一个日本便衣提着枪跑出来对坐在沙发上的穿着和服的男人报告到。

  “你告诉我,洛海宁在哪里?”男人手里提着日本军官惯有的指挥刀,指着一个抱头蹲在大厅里的下人,指挥刀近在咫尺,威胁旳意味不言而喻。

  “我不知道。”那个下人被下的颤抖,却还是选择了隐瞒,可见,洛海宁在这些人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

  啪!毫不犹豫的,那个下人脑袋上多出了一个血洞,谁都没想到他会一丝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开枪。

  “你来告诉我。”男人脸上还带着笑意,却更让人毛骨悚然,被指到的下人吓得瑟瑟发抖“我我说,老爷在小姐的阁楼里。”

  洛家的下人都知道别墅只是老爷会客的地方,平时只要没有外人,老爷吃饭睡觉都在小姐的阁楼里,因为夫人说过别墅太空,不像个家,老爷才建了那个小阁楼。

  “很好,你是打日本皇军的朋友,你的良心大大的。”穿和服的日本人朝那个下人竖起大拇指,用半生不熟的汉语说道。

  其他的下人都用责备的眼神看着那个出卖主子的下人,虽然自己也害怕,却更不耻出卖主子。

  “你看,他们都在责怪你呢,作为你的朋友,我愿意帮你除去你的敌人。”不等拿下人反映过来,男人一挥手,后面的便衣啪啪啪齐齐开枪,整个大厅的下人男男女女皆倒在血泊里。

  “你,你杀了他们,你把他们都杀了!”那名下人像是被吓疯了,重复着这一句话。

  “藤田君,穆元凯带人来了,我们要加快速度。”虽然他们带的人够多,但是目前在哈尔滨的行动还是受到限制的,尤其是洛家和穆家这些大家族,目前还不宜全部得罪了。

  “洛海宁不重要,那东西一定要找到。”那人撂下一句话,自行带着人离开了。

  “老爷不必太担心,洛军长戎马一生,怎么会被那些小人算计,想必不会有事的。”洛家正门不远处,穆元凯带着一众手下风风火火往洛家赶。

  刚才有人传来消息说洛家有难,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他却不能袖手旁观,一收到消息就敢了过来,只怕来不及了。

  一走到洛家门前就觉得不对劲了,洛海宁一向以军规治家,每晚都有一个班的兵守门,今晚却一个人都没有。

  正要敲门大门从里面打开了,里面的人一看清来人,激动的扑上来“穆老,您可来了!”秦晓抱着无殊激动不已,日本人严防死守,他几乎以为今晚是要交代在这里了,自己没关系,小姐却不能出事。

  “秦晓,出什么事了,大半夜的你带着无殊要去哪里?”穆元凯感觉到了不对劲,却还是想求证一下。

  -酷匠:4网…正#版?首|发

  结果这一问,却是恨不得自己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穆老,洛家,没了!”秦晓七尺男儿泪如雨下。

  穆元凯如遭晴天霹雳“谁干的?”一字一顿,几乎咬碎一口钢牙。

  “是日本人,但是,是有人出卖了军长,我觉得只凭一个孙毅,不可能有如此计谋。”秦晓狠狠的说道。

  两个人一时气愤,竟然忘了怀里还有一个才七岁的小女孩:“秦叔,穆爷爷,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我爹爹出事了。”

  没有母亲的小孩子总是敏感的,听着两个大人的怒言,小心翼翼的猜测出了答案。

  秦晓一惊,暗恨自己太大意“小姐,军长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他让你乖乖跟着穆爷爷,等你长大了,他就来接你。”对着这个敏感而又天真的小女孩,秦晓选择了隐瞒。

  “穆老,拜托了!”抱着一脸木然的无殊,秦晓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一脸沧桑。

  穆元凯隐下痛心,从秦晓怀里无殊无殊怜惜的道:“好孩子,以后我老头子就是你爷爷,你穆叔叔就是你爸爸。”

  秦晓感激涕零,穆老这是那小姐当自己亲孙女儿看啊,军长应该安心了。

  七年后······“无殊姐姐,这次你一定要等我数到十才出来哦,不然,宁宁真的要生你的气了。”

  真是的,明明自己已经藏得很好了,无殊姐姐每次都能找到,一定是无殊姐姐偷偷拿下布条看见了,粉粉嫩嫩的小女孩儿撅着嘴碎碎念。

  一个穿着白色的公主裙,扎这两个小花包粉粉嫩嫩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根黑布条正努力的蒙住蹲在地上的少女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徐静宁说:

文文删了写,写了删,还是决定不管怎样让亲们看看,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