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仔细打量这个粉色头发的冒失娘,怎么看也不像个锻造师吧?我想象中的锻造师,都是肌肉男之类的大叔吧,脖子上挂着毛巾,身上穿着工作服,一身臭汗这个形象吧!

  眼前的这个眼镜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迷迷糊糊,毛手毛脚的,除了那波涛汹涌的大白兔,长得倒是十分甜美可爱,加上那副眼镜,增加了很多萌点,除此之外我觉得一无是处了,但是怎么也不像拿着锤子,天天在火炉边敲敲打打的锻造师嘛……

  “啊喏…请问你是要买东西还是修理武器呢?”眼镜妹在我眼前晃了晃手,看我愣的出身,边想让我回回神。

  “哦…对不起,我是想来维修武器的,你看这个能复原吗?”我尴尬的笑了一下,想着是来办正事的,边拿出那把断剑,可是跟先前不一样的是,断剑整个变了颜色,呈赤红色。

  “怎么会断成这样,几乎完全不能用了呢…还有这个颜色是怎么回事啊?”粉毛接过这把断剑,流露出可惜的眼神。

  “碰上个很厉害的怪物,一下弄断了,可我已经用习惯了这把剑,没有它还反倒不习惯了呢!”我挠了挠头,想到这把剑可以最大化弥补我在速度上的劣势,没有它反倒不习惯了呢。

  “这个,恐怕很难哦,要不把它留在这里,我想想办法好吗?”粉毛把断剑放在一个木制台子上,用布盖了起来。

  “嗯,那好吧,我叫步凡,你叫什么?到时候我好联系你”心想着即使我知道这家店铺,可不知道这个粉毛是什么名字,到时候再把我的剑给弄丢了,那岂不是赔大了!

  “我叫雪璃”雪璃伸出一个手指,对着脸蛋指了一下,眼睛还眯了起来,微笑着说道。

  不好…非常不好…我感觉整个人都快被萌化了…这么多萌点集于这个妹子一身,这样真的好吗!神啊!我对这个卖萌的世界……干得好!再多来几个这样的妹子吧!

  感觉浑身飘飘然就出了这家店,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该休息了,点了退出键。

  回到现实中,房屋内的主要灯光早就因为我设置的“舒适模式”而熄灭了,只留下了微弱的底灯,看看屋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美雪这会早就睡着了吧!我也赶紧躺下休息,明天还得回学校上课呢!

  ……

  “欧尼酱,该起床了哦,已经早上了呢!”美雪拍了拍还在呼呼大睡的我,我揉了揉眼睛,看清楚是美雪在叫我,原来已经到早上了啊!

  '酷匠\网C永$e久免s费c看;0小0*说)

  “偶哈优,美雪,这一觉能睡着醒来可真好”我在跟美雪打招呼的时候,又想到了当时昏迷时期的我,现在对于“每一天都是新的”有了新的理解了。

  “欧尼酱,快起来吃饭吧,今天是回到学校的第一天,下周就要考试了,咱们要抓点紧了”美雪说完就转身到客厅去了,我也马上起身,穿好衣服走出屋子,坐在餐桌前。

  “对了,昨晚玲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我在城区里也没见她啊!”我突然想起,玲昨晚被打挂了之后,就再也没了踪影,什么时候离开我家的都不知道,我想美雪应该知道,就随便问了一句。

  “玲姐姐…她…她说要早点回家,来不及给你说,就先走了”美雪一听到关于苏梓玲的事,有点慌忙起来。

  “哦…那到了学校我再找她问问吧,能有什么事啊,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急的赶飞机啊!”我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居然成为了现实。

  ……

  机场内,苏梓玲带着遮阳帽,一身粉白色的连衣裙,神情落寞,依依不舍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谁也不知道她心里这个时候在想着什么,只是出神的看着远方,眼睛里流出丝丝泪水,在母亲的呼唤下,也始终无动于衷。

  “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吗?放心吧,父亲隔一段时间会来中国一次,你也可以跟着来啊,也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的吧!再说你还可以在游戏见到你的晓凡哥的吧!”弗洛尔扶着苏梓玲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可梅琳妈妈说…”苏梓玲听到弗洛尔的话,摇了摇头,叹息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这只是暂时,等过段时间,也许梅琳妈妈会想通的”弗洛尔拍了拍苏梓玲的肩膀,让她安心。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苏梓玲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到登机的时间了,苏梓玲马上就得离开这里了……

  ……

  我跟美雪到了学校,当同学们看到我跟美雪同时进到教室里时,同学们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美雪被吓了一跳,跟在我后面,才慢慢挪步到座位上。

  “哟,老大,你们终于来了啊!我都给同学们说了,你们今天会回来上课的,所以大家早就准备好了,本想来个列队迎接的,结果被老师给知道了,所以……”南宫两摊了下手,表示也很无奈。

  “至于的么…我又不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还让大家列队迎接,也太夸张了点!”

  “哈哈,是有点夸张了,但是毕竟大家都是同学一场,你和美雪不在的这段时间,真是无聊到爆了,嘿嘿,老大,想不到你还蛮有影响力的么”南宫两猥琐的一笑,我感觉早上饭都要快恶心出来了!

  “切…别瞎扯,我没被当做反面教材的典型代表都不错了,还影响力,要有影响力也是美雪好吧,班上除了她,没人敢说是班花了吧!”事实也的确如此,即使在高科技智能化的时代,人的长相是不可能像电子产品一样,想变就改变吧!

  “老大,你可真会王婆卖瓜,好像除了美雪,咱们班上就没有美女了似的,咱们的纪律委员和文化委员也不差吧!”

  “哼,你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啊!纪律委员长得是不赖,可就是脾气也太爆了吧,也就她那脾气才能当上纪律委员吧,文化委员就更不用说了,成天就是死读书,那眼镜的重量快比她的脑袋重了吧!”我没好气的回道。

  “老大,纪律委员也就不说了,文化委员在上一次手工艺比赛还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呢,学习成绩也是在班上数一数二的,人也长得美,关键是很‘凶’,非常‘凶’!”南宫两说着,还用手在她的胸前做了个手势,让我更不想直视他了。

  “你除了上课睡觉,下课吃饭,就知道观察女生的凸出点了,还能干点别的不!我刚准备一个手刀劈在南宫两的狗头上,老师进来了。

  “今天我们划定准备考试的内容,你们都注意点啦,那个陈晓凡和星野同学,你俩很长时间没来上课了,自己跟其他同学要一下笔记之类的,把落下的功课赶紧补上来,不过我估计陈晓凡同学又得创造‘奇迹’了吧!那你就多帮帮星野同学,毕竟她刚来中国,对咱们这个教育体制不熟悉”代课老师如是说道,即使我三个月没来上课,学习对我来说从来不是一件难事,我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快速学习知识点,而美雪就麻烦了,不知道她能在考试中考出个怎样的成绩。

  ……

  中午休息时间,我跑到高一一班,想找苏梓玲来着,可怎么也找不到她,用TL发消息,也不回,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没办法,只好先回教室了,想着昨晚苏梓玲突然不辞而别,问美雪,也是闪烁其词,当时的神情还有点慌张,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想让我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晓灵说:

  你们猜猜这个新出场的女生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