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之后,感觉人格外精神,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听到外面有动静,我想多半都是美雪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早饭还有便当了吧!心想有个妹妹真好,不愁没吃的了!

  p酷{匠-网永d久。免z●费看小。,说G

  我起身正准备穿衣服,不想美雪突然进来,我还没来得及把衣服穿好,就被美雪看到,还好我身上有一件内裤,不然,真是被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啊,欧尼酱,你怎么?”美雪看到我浑身上下只有一件内裤,满脸羞红,娇嗔了一句,立马用手捂住了脸,转身跑了出去,我正准备要解释一下的,结果美雪已经跑出房门了。

  平时习惯一个人了,也就没在乎那些,这还没几天,习惯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只好收拾穿好衣服才出了房门。看到美雪已经把早餐准备好,就等我上桌了,可美雪人不知道哪去了。我只好先上洗手间洗漱,刚打开门,在洗手间里的美雪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好在美雪只是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粉红的小脸,不然真的该自刎谢罪了。

  “啊,美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里面的。”我赶紧关上门,免得又引起什么尴尬的事情来。

  “哦,我没事的。”美雪打开门,看了我一眼,又马上低下头,径直走向餐桌“哥哥快洗漱一下吧,吃完早餐还要上学去呢!”美雪把声音压得很低,好像生怕被我听到似的。

  “哦,我很快就好了!”我答应到,进去洗漱一番,就马上出来坐在餐桌前,看到美雪还是低着头,很害羞的样子,连看我一眼都没敢。我还以为是不舒服什么的,就问道“美雪你哪里有不舒服的吗?怎么总是低着头呀!”

  “哦哦,没有啦,我很好的”美雪还是没有抬起头,只是连连点了几下头,只是加快了吃饭的速度,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我吃完了,哥哥我不等你了,我先去学校了哦”说着把碗筷快速的洗干净,放下就走了。

  我也是很纳闷,美雪这时怎么了,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而且上学也不等我,像是有什么事情似的…只好答应她,让她先走。

  美雪走在路上,翻看着昨晚跟母亲大人的信息记录,不免又红起脸来“这么害羞的话,我怎么说出口的嘛,而且还告诉了妈妈,但是妈妈好像不太阻拦似的,真是奇怪!”“可是这样对哥哥就公平吗,刚才我那样对哥哥,会不会生气的啊!”

  美雪走路一路,想了一路,到了校门口,也没想出个什么来,走着走着,一头碰在一个人的身上。

  “哎呀,谁呀!”美雪抬起头一看,原来是苏梓玲“咦,美雪,这么早啊!怎么看你还是没精神的样子啊!”

  “啊,对不起,玲姐姐,刚才碰到你真不好意思,没有伤到哪里吧!”美雪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一路上魂不守舍的样子,这会不小心碰到了人。

  “没事没事,倒是你,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吗?”苏梓玲看到美雪的样子,很是担心,便随口问起来。

  “我…我没事,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美雪心里也很清楚陈晓凡跟苏梓玲的微妙关系,并不打算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除了妈妈。

  等我到了教室的时候,已经快到上课时间了,我走进教室的时候,美雪依然不敢直视我,而是在我经过她座位的时候,又是低下头,我就奇怪,这妮子这两天怎么了?刚来的时候不是挺好的吗?难道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应该没有啊,没有人提前以前的事情了啊!

  我就再没做多想,依旧是做好该做的吧。可是今天令我很奇怪的是,美雪跟南宫两都很正常的说话,可跟我几乎再没有多说一句话。就连中午的便当,都是南宫两帮美雪拿过来的,一中午的时间也没见人影,到了上课的时候,才匆忙进教室。到了放学的时候,美雪收拾好东西跟我一声招呼没打就走掉了,只给我在TL上发了条信息说是去剑道馆里锻炼锻炼,晚饭不会来吃了,便再没有回复信息。

  我让美雪早点回家,别太晚了,然后找南宫两准备到外面吃饭,这家伙意外的说,今天还有事,也没详细说,就走掉了。而苏梓玲一放学就坐上了家里车回家了。奇怪,简直太奇怪了!怎么今天我身边的人都像是刻意远离我似的,而我又好像做错了什么事的人,一个个都不想跟我在一起。

  心情也突然变得很糟糕,恍恍惚惚的。本来想是回家的,结果走着走着,就来到公园,只得坐在人工湖旁边的座椅上。

  傍晚的天空,依旧是那么干净,没有一丝云彩。鸟儿在天上自由的飞翔,湖边的柳枝随着风在摆动,湖面被风吹起一层层涟漪,吹进我烦恼内心里。就在这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乡。

  “晓凡,恭喜恭喜啊!”

  “老大,恭喜啊…妹妹变成老婆,真是一大跨步啊!”

  “晓凡哥,希望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梦中的我,在婚礼仪式上,穿着笔挺的西装,身边的新娘穿着圣洁的婚纱,美貌非凡。都是只有穿着婚纱的女人是一生中最美的一天,可我转过头,却看不清新娘是谁,只听到旁人道喜的掌声和欢呼声。走近父母身边后,母亲微笑着看着我,又看这我身边的新娘,老爸也是满面笑容。就在司仪说完一大串台词和祝福语过后,让我们互相对拜,待对拜结束后,我缓缓掀起了新娘的头纱,新娘对我说了一句“欧尼酱……”

  我猛然从梦中惊醒,看到周围已经是夜色一片了,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竟然睡了近3个小时,而刚才的梦境又是如此的真实,最关键的是,梦境里的新娘是?

  我起身甩了甩头,尽量不要去想那些,正准备往家的方向走,可景色一变,变成了游戏的场景!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被强制拉入游戏世界了,不好!难道是黑客!通过把人拉入游戏世界,留在现实世界里的本体就会很危险,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尽快脱离游戏世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