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么熟悉的画面,让人不得不去回想那是怎样的青春岁月。坤烨走进教室,看着一如既往的同学们,他缓缓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坤烨,你怎么又迟到了?”

  说话的正是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姓丰,这就是为什么坤烨和吼哥两人纳闷儿的原因,初中和高中遇到了同姓的老师,是否也会为他们带来同样的三年“坎坷”经历。

  这位丰老师不同之处就是在于他弱小的身体能够散发出强大的威慑力,豆饼小的脸上架着一副大圆眼镜,大到你都看不到他的眼睛在哪儿。同学们也一直都在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老师的鼻梁能不能承受得起这么大一副眼镜的重量,真的害怕它把老师的鼻梁给压弯了。同学们都一直暗地里称呼他为老丰。

  “昨天和你怎么说的?如果再迟到进来的时候就主动把罚款放进这个盒子里。”

  坤烨摸索着裤兜,翻出了一张卷的皱巴巴的一元纸币,然后再回座位的时候顺手把钱放了进去。老丰总觉得该说点儿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于是清了清嗓子:“我说的迟到罚款,你们不要想着是老师想要你们的这些钱,老师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能够让大家都早一点到教室,多一点学习时间就会多一份收货,懂吗?”

  “不懂。”坐在后面几排爱起哄的同学一起嘘嘘着。

  坤烨此时也感觉到了有点太为难老师了,回到座位的他又站起来说道:“那罚款多了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为班级舔点儿新的打扫卫生工具了?”

  老丰似乎已经看出来坤烨在帮着他在同学面前圆场,就不再讲太多的废话。

  “那个······,大家都快点背书吧,不要把美好的清晨浪费在这上面了。”说着便又从新回到讲台上坐在了那把掉了漆皮的木椅子上面。

  清晨,阳光是绚丽的,清晨,空气是清新的,仿佛带动着周边所有的事物都在一起慢慢走向美好。从书桌里掏出一本儿书就扔在上面,不管是什么,坤烨都懒得去翻,因为现在对他最重要的是看属于自己的那一幅美景,美景就在前边,和他也只有不到30公分的距离,在其他人看来这不过是一副背影,最多不过就是那是一位女生的背影,长发披肩,没有广告中女主角的亮,也没有那么顺畅,但坤烨就是喜欢,他把眼前的这一切都视为美景,迷恋到让自己陶醉,如果背影偶然的回头那将是对他这一天最奢侈的赏赐。

  坤烨伸手想要摸一摸心爱的头发,即使知道那不是自己的,也许前面的她会生气,但还是情不自禁的去摸了,触碰到的那一刻,坤烨满脑子都是她清晰地面孔,再加上嗅到的一丝丝洗发露的清香,便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沉浸在哪一个世界了。

  与其说不想看得清脸,不如说是害怕面对被她看着的眼神,真的是无力去抗拒她望你的那种专注,也许这本不该是他想要的结果,可偏偏就让你从心里读了出来。

  “你可以帮我把头发的分叉弄掉吗?”

  她回头了,是的,正在和坤烨说话,可是坤烨现在完全没有办法走出自己幻想的世界,还一边捧着那缕头发,正准备凑上去闻一闻,为自己多添一点精神食粮。正在这时,这位“美景”回缕了一下,头发变顺着人家的香肩落了下去。

  迷茫的坤烨还在那里傻傻的等着什么!

  “你可以帮我把头发的分叉弄掉吗?”她看着坤烨,又问了一句。

  坤烨此时已经僵硬到不怎么会说话了,慢通通的答道:“当.......然.......能。”

  她如坤烨所说的那样,非常标准的瓜子脸,在这张脸上,坤烨最中意的就是她的那双眼睛,清澈的仿佛能够一瞬间就流出水的样子。有时候相貌就是那样的平庸,却不能阻挡有人把你奉为女神,何况她还是那么的清纯,可爱。

  “文欣,一会儿下早自习我要去吃早饭,你要不要一起?”是的,被坤烨描述到这种程度的女孩子名叫靳文欣,喊她的是她的同桌,也是陪伴文欣三年的最要好闺蜜,叫弓彤彤。

  文欣:“不了,你帮我带一份儿吧,我一会儿还要去交一份作业。”

  彤彤只能不好气的说:“好吧,那我自己一个人去了,你吃什么?”

  还没等文欣说话,坤烨旁边的这位神一样的队友就开口了:“三张馅儿饼,再加一杯热奶茶,谢谢。”

  说话的同时还不忘舔舔嘴唇,懒洋洋的伸展着胳膊。说完之后就又无力的趴在了课桌上。没错,他就是胖子,走到哪儿都最中意吃,也许是他身体的本能,不断地在呼唤着让主人喂饱那个圆咕噜的肚子。

  初中的座位一排两人,坤烨和胖子一排,前面正是文欣和她的闺蜜彤彤,而身后就是他们这三人组的最后一位,吼哥。

  “19世纪初,英国成为世界资本主义最强大的国家,并且建立了“日不落”帝国。而它在亚洲下一个主要的侵略目标就是中国。”吼哥一个人在那里背着历史课本,声音洪亮到隔壁班都能听到的样子。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精神智障,至少胖子一贯是这样认为的。

  文欣:“吼哥,你背书的时候声音可以低一点儿吗?”

  吼哥:“低了我就记不住了,不好意思啊。”

  坤烨回头看着吼哥,挤着眼睛说道:“让你小点儿声,怎么那么难啊?”

  胖子趴在书桌上也附和道:“是啊,你也不看看让你小点儿声的是谁。”

  吼哥此时似乎已经明白了过来:“行,我从今天开始就用蚊子的频率。”

  坤烨和胖子惊奇的看着他,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现在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下课铃声响起,还没等老师从椅子上站起来,教师已经炸开了锅,每一位同学都要急着出去,都挤在了门口。

  “同学们,大家注意了,一个一个来,不要着急。”老丰用他那仅存的一点儿威严归劝着一拥而上的那些同学,等着门口终于有一条能够通过他的缝儿时,就迈开了大步走向前去,出门后还不忘回头向同学们打了声招呼:“早餐愉快。”

  有时候他就是这样一个不被任何职责拘束的老师,让所有知道他的人都觉得他是老顽童,其实也没那么老,也许是我们一群人想要给他不嫣举止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这个充满魔力的课堂上,有看小说的,听音乐的,等等,除了那些认真听课的好学生,其余的所有人都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坤烨也一样,手里拿着笔托着下巴,和他的神队友同桌谈论着军事,讲着自己从杂志上看到的所有东西,用自己仅有的词汇编造出吸引对方的震撼用语。

  前排的文欣虽然对军事不是很感兴趣,但有时候也会回过头说点儿什么,就像现在这样。

  “你的笔好漂亮,送给我吧。”

  坤烨把下巴从手上挪开,看着文欣,又一次的四目相望,心跳的速度就在那一刻猛增了许多。

  “给你了,不就是一支笔嘛。”

  即使是普通的一支笔,在坤烨心里这也算是坤烨第一次送文欣礼物。在坤烨的书桌里一到夏天就会多一件外套,这件外套他虽然不穿,但还是一直放着,隔几天拿回去洗一下,不多时就会又放在书桌里,除了胖子和吼哥,没人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心里很清楚,他要等到下雨天为文欣披上,虽然这个想法一直到初中毕业也没有实现。

  一天的课就这样结束了,文欣和彤彤两人来到教学楼后面的空地,说是空地,其实是学校为了方便学生放自行车的地方,两人推着自行车走向学校门口。

  学校有两处大门,文欣和彤彤一直都是从后门走的,本来坤烨的家离前门是最近的,不到五分钟的路程,可只要是上学期间他都会从后门走,为的只是能够跟在文欣的自行车后面奔跑,由于家离的近,也就没有配自行车。

  坤烨就一直跟着,此时胖子和吼哥正从他身边过去,隔着空气,胖子大叫到:“跟屁虫,我们先撤了,你慢慢尾随。”

  吼哥也一样,换了种语气说着同样的话。不得不说这是两个损友。坤烨不想让文欣知道自己每天这样跟着她,就转身躲避了几秒,直到和文欣她们有了一段距离后才又跟了上去。

  默默地,默默地,每一个夜晚,每一次风雨,他都这样享受着。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付出,也不懂这是不是爱情,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在该有的年纪萌生出的那一点点好感而已,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地点。多么希望再长大一点,换一种环境遇上她,结果可能会好很多。

  之前有人告诉他,这就是你的初恋。不相信,也不懂什么是初恋,当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时那真是美好的回忆,青涩的直叫人忘却所有。

  偶尔坤烨会想着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只有她,这一切都要回归到二年级刚开始的那几天。当时的坤烨和胖子就是同桌,也是死对头,一天下来都不会说超过五句话,无聊的时候胖子就会问坤烨:“你觉得咱班哪个女生最漂亮?”

  坤烨:“不知道,我也懒得去看。”

  hH看6●正h版t章1节(上s{酷匠.#网

  胖子:“那你现在瞅瞅呗,我昨天看杂志上说,只要一直盯着一个女生看,时间长了她就会害羞的,咱们试试,你选一个。”

  坤烨:“我怎么感觉这很无赖呢?”

  胖子:“谁说不是呢,但咱两用得着那么矜持吗?”

  吼哥:“矜持是说女生的,你两这文化水平怎么那么高呢?”

  坤烨和胖子听出是讽刺自己也就不怎么反驳了,毕竟词汇量有限。于是坤烨和胖子就各自选好盯着的女生。胖子选的是他的小学同学,回头看的时候还能见到那女的对胖子咧嘴笑呢,真的是和胖子绝配。坤烨偷偷地将身子向前倾了倾,刚好能够看到他选好的女生。这就是他之后一直忘不了的人——文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