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那女孩才情绪稳定了下来。

  “倪霞儿,你这是怎么了?”宋天正哪懂女人心?还以为她又不愿意借给自己宝贝了呢。

  “我师傅临走时给我交代了很多事情,我感觉他这趟是回不来了!”倪霞儿悲伤的说道。

  “不会的,你师傅是仙人,不会有人能难住他的。”宋天正猜想她师傅肯定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也没将此话放在心上。

  “哼!”倪霞儿感觉这小子就是在敷衍自己,很有些不喜:“听师傅说会有人来照顾我,看你这水平和武艺也不像什么贵人救星,真是白费口舌。”

  宋天正听来很感无奈,只能羞赧的看着那仙姑。

  又过了一会儿,倪霞儿才算顺过气来,好似感觉自己也有些过分了,又开始温柔的解释道:“我师傅半年前卜了一卦,好似卜出个什么九九幽冥劫。”

  “那是怎么回事啊?”宋天正真心关切的问道,很怕这仙姑再无辜生气。

  “就是十死无声的那种劫难。”仙姑这次倒没有生气。

  “啊啊,卜卦这事说不准的。”宋天正安慰她道。

  小仙姑马上扭头盯着小子看了又看,感觉这小子根本就是个野人,真是什么都不懂,更加确信师傅先前所说的救星不是他了。马上对他又是一顿教训:“不知道就不要乱说,知道吗?乱说话会很丢人的。”

  宋天正被她说的有心火起,不过想着还要借她师傅的宝贝呢,忍了又忍没有反驳。

  见他这个样子,那小仙姑抬起雪白的胳膊理理头发接着讲到:“那是我师傅的仙友帮着卜的卦好不好!人家可是仙界神算子,向来是算无预测,你什么都不知道还要瞎说!”

  这事听来倒是新鲜,宋天正干脆不言了,知道她会接着说下去的。

  “神算子知道吗?听师傅说整个在长生界比那神宗更神秘的就是这神算一门了,而且据说都是单传,每代存世只有一人。”

  “啊啊”宋天正完全被吸引了。

  小仙姑讲的也起劲把刚才的担忧完全抛到了脑后。

  “那神算子还给我算过一次呢,说我将来是帝后之命,哎,可惜我连这里都没出去过呢。”

  “帝后?”宋天正心里一颤。

  “对!”

  宋天正噗嗤一笑,想忍终是没有忍住。

  “干啥!什么意思!你还想不想救你的伙伴了?”小仙姑羞怒的喝道。

  “想,想啊!是我不对。仙姑请接着讲!”宋天正连忙赔笑,感觉自己刚才也是有些失态。

  “讲什么?”倪霞儿又没好气的说道。

  “讲讲那神算子都有些什么本事呀?到底能有多厉害?”宋天正对此人很感兴趣,心想他一定可以解开自己很多的疑惑。

  “嗯,你去外边的树上给我摘两个果子来,我理理思路!”小仙姑坐在八仙桌上,翘着二郎腿得意的说道。

  宋天正没想到小仙姑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快,感觉有些应付不来,马上到院里为她摘了几颗鲜果。

  “嗯嗯,这个神算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晓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对他来说,这本领还是九牛中的一毛。你可明白?”倪霞儿无线仰慕的说道。

  “啊啊,听来有些玄呀?”宋天正确实没有明白。

  “哼!自个想去吧,这是我师傅告诉我的。”

  “那神算子这么厉害,居然能和你师傅认识,你师傅也不简单吧?”宋天正满心希望这仙姑的师傅是个厉害角色,如此的话,他的宝贝一定很厉害了,而自己就可以救自己的伙伴了。

  “废话!听来访的道友讲,我师父是散仙中的三大山尊之一,凡是有散修受了宗门的欺负,都来我师傅的宫中养伤避难。”

  宋天正听完窃喜,心想看来伙伴们真是有救了。遂小心的问道:“何时带我去看你师傅的宝贝呢?”

  “这么着急呢?我还没说条件呢。”

  “救人如救火呀,姐姐赶快吧。”

  “啊!?”

  小仙姑久处深宫,听小子如此说,也有些惊醒,倒没再为难他,连忙说道:“你不是有好几个伙伴呢吗?等你们脱困了来这里陪我玩耍几日如何?”

  宋天正还以为会是多么刁钻的条件呢,原来是这样,不由的一喜,连忙满口答应。

  而那倪霞儿显然很在乎这件事,顿时喜笑颜开;马上站了起来愉快的喊道:“跟我来!”

  终于要前看宝贝了,宋天正偷偷的有些兴奋。马上跟着小仙姑往里走去。

  穿过无数的庭院,一只往里走去,到了宫殿的最里边,见有一座灰色的石屋,很是不显眼。

  来到屋前,小仙姑让小子转过头去,然后在门前比划了一阵,屋门悄然打开。

  进到里面,见室内比较空旷,中间有一个石台,台上居然有个与外边的宫殿一模一样的小小宫殿。

  而一旁只有一个古朴的架子,架子上也只摆着两样东西:一个黑色的瓶子和一件衣服。

  “啊,不好,师傅走时将宝贝全都拿走了!”小仙姑忽然说道。

  宋天正马上一怔,郁闷的看着小仙姑,心里暗想:“看来她师傅真是遇到大难了,居然用上了全部的家当。”

  “咳咳,不过好似还点宝贝,你看看能不能用得上呢?”好似她也有几分不好意思。

  "哎,”宋天正叹口气往前走了几步,弯下腰来仔细的看着石台上的那座精致的宫殿。

  意念透出想要探究一番,却好似碰上了无形之墙,完全被隔绝在外。

  “看它没用,这又不是法宝。”小仙姑凑看跟前,盯着楼阁中的发亮的一间屋子出神起来。

  宋天正见是偏僻角落的一个阁楼,此刻里边的灯火飘忽,好似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小仙姑看了一会儿脸上的担忧之色更浓,宋天正再傻也知道这个阁楼法宝自己是带不走的了。

  便忐忑的来到架子前拿起那件衣服看了又看,可是怎么看那都不像是一件宝贝,看那材质就是普通的皮麻,上边还有几块油腻,拿起来放到鼻子边一闻,有一股刺鼻的汗臭味,不由开口问道:

  “这是什么宝贝?”

  %酷匠网正{版Pd首发yH

  “那是我师傅俗世的衣服。”

  “啊,这好似是乞丐服啊?”

  小仙姑翻着白眼瞪了他两眼。

  看样子这也确实是事实。

  看着这件衣服,宋天正忽然对这个没见过面的胡月大仙印象好了些,至少他的出身也是卑贱的。

  “那这个黑瓶呢?”宋天正还是心有不甘伸手将那瓶子拿了起来,就要打开。

  “快!住手!”那仙姑箭似的一步就窜了过来,抢过那黑瓶马上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的接着呼喊道:“千万不能打开,我师傅说谁都不能打开这个黑瓶的,说是会把这座宫殿都给毁了!”

  宋天正听完,也很有几分后怕,可是又想不通既然如此那仙姑为啥还要把这么危险的东西留着呢?

  “那我还有什么宝贝可以借呢?”宋天正看看四周没好气的说道。眼见自从进来后就一直低声下气,一味逢迎自己的小子突然翻脸,小仙姑一不知该作何反应了。

  宋天正垂头丧气的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感觉很是郁闷。

  小仙姑看着小子这个样子,心里也开始不是滋味,犹豫了一会终于开口道:“要不这个黑瓶,就给了你吧,记着别在这里打开啊!”

  “哎,了胜于无吧,谢谢你啊。对了?你还有别的什么条件吗?”

  “也,也没什么了,等你和你的伙伴脱困了,记得来找我玩啊!”小仙姑感觉自己说了这么多,还对人家发了脾气,最终却没帮到人家,心里也有几分愧疚,所以这次倒是真心的邀请了。

  “嘻嘻”宋天正看看眼前的精致的阁楼,心里一喜,知道如此一来在长生界可有一个落脚之地了,不光是自己,这下也不用担忧小螺他们了,忽然醒悟

  “啊,对了,得赶紧去救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