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个……"段根儿一阵犹豫见小子又要收拾自己才又连忙接着交代:“咳咳,好似是为了炼护魂符吧。”

  “什么邪恶东西,需要这么多平民的性命?”宋天正这才真正开始意识到那妖魔界的邪恶。

  原来那妖魔一界地域广大,却多是穷山恶水,所育生灵也皆是蛮荒不开化之辈;万年下来却也自有赖于生存之所长,首先个个寿命悠长,再加上种群繁多,奇门怪技便是层出不穷;而且多是凶残阴横之辈,动不动就相互厮杀一番,所以即使妖魔一界诸多生灵的生存状态犹如那黑暗森林,向来不平静,但是一旦妖王魔头们达成一致要进攻长生界了,那所有的争斗就会全部被禁止,而且众妖魔也是毫无怨言,因为那长生界的仙法宝贝太多了。即使最小的妖兽也会兴奋的充满觊觎,希望趁机再借鉴多谢文明。

  然而大多数妖魔却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不擅魂修;前几次大战失败的教训告诉他们若再不找到解决之法,那将还是毫无胜算。

  好在老天眷顾百年前俘获的一批长生界修者中,居然有人叛变提出来一个很好的主意:然后又暗遣妖魔到长生界盗了一种炼魂之术,而用此术炼成的护魂符就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了。

  恰恰今日所为也是哪叛变者们的主意,就是为了搜集魂魄炼制护魂符。

  当然段根儿是不会将如此隐秘托盘说出的,只选起那不要紧的说了些。

  即便如此,宋天正也恨得咬牙切齿了,暗想长生界的仙修门怎么没有发现呢?

  段根儿见小子半晌没有反应却也不敢再惹他。

  “你说?为何我俩会进到这炼魂壶里?怎么才能出去?”宋天正镇静下来后,又沉重的问道。

  段根儿偷眼一看,只见外边的阴风小了,眼珠一阵乱转开始思索着逃生的主意:“咳咳,可能是哪帮不长眼的东西把炼魂壶支架在了我空间符通道的小村里了。等阴风小了你放了我出去想想办法?”

  宋天正想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先透出意念查看外边的情景。

  惊见满目的尸体已经化成了血水,而头顶的鬼叫之声也少多了,片刻浓雾散去,见头顶有浓重的红云形成,正在慢慢汇集。

  向前方望去依然看不到边际,而身后却是一道高耸如天际的灰色大墙。

  此刻两人正在悬空站在半墙之上,看样子是佛珠法宝的意念之力在支撑着。

  收回意念忽然发现他的眼角又一丝诡笑一闪而逝。

  宋天正立马感觉不对,这炼魂壶可是那魔族之物,即便出去了那也会处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如此可该怎么办?

  思索一会,遂又把视线转移到了段根儿身上:“老哥?你想从这佛珠中出去?”

  “废话,要不咱俩怎么逃出这炼妖壶呢?不过可不是现在啊!”段根儿目露凶光。

  “你估计这炼魂壶什么时候会打开?”

  “这个,这个快了吧!”

  “好,你准备好指路,我控制着佛珠咱俩一块出去!”宋天正严肃的说道。

  “大爷的,那怎么行!过会儿你得先放我出了你这法宝。”段根儿一看外边的阴风小了,胆气立壮,阴阴的看着那小子,盘算着先前泄露的秘密绝对不能再透到长生界去。

  宋天正见他态度大变也立马抄起神棍儿戒备了起来;一分心,佛珠法宝失去控制瞬间拉扯着两人往下滑行而去。

  而段根儿倒也果断,双手一伸,变作了黝黑发亮的利爪;双爪挥舞着朝宋天正抓了过来,爪风犀利至极。

  宋天正挥棍儿一挡,怪异!向来招无虚发的神棍居然格挡不上他的利爪,心里一惊连忙退后,“嗖嗖”又发出两枚暗器。

  段根儿化作人形后,出招居然更加的迅捷,往后一瓢,轻松便将那暗器也躲了去。

  这可是宋天正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暗暗心惊不已。慌忙整整棍法再次打来,可是接连几招都沾不上那段根儿的边。不由有些后怕看来自己先前胜得是有些侥幸了。一激灵,宋天正马上收起佛珠法宝,身边有咝咝啦啦的阴风吹来,那段根儿果然率先有了些迷糊,动作也迟缓了下来。

  宋天正这才又慢慢占了上风,几招下来终于又将段根儿制服了。

  再低头看时却见底下是一汪血池,腥臭扑鼻。直觉告诉他,可不能再往下而去了,宋天正连忙又祭出佛珠,可是一想没了阴风那段根儿过会儿又会醒了过来,遂拿出神棍一下敲在那段根儿的后脑勺上,将他打入了深度昏迷之中,这才发出意念控制着佛珠缓缓又往上升了去。

  正上升间,忽然听到了“扎扎”的声声,抬头看时,见天空忽然露出了一丝天光,还传来了细微的说笑之声。

  宋天正连忙集中意念用尽全力往上飞去。

  起始速度还很慢,宋天正着急中将太极图案透体而出,然后让它急速旋转,最终佛珠也跟着旋转了起来,整体的速度马上提升,飞速的往天光之处奔去。

  |酷8匠*☆网9g永久免|费,看小w说%a

  “哈哈,这次的炼魂收获不小啊!"

  “是啊,不亏是十万平民!如此便可以作出十万魂兵的护符了。”

  “嘿嘿,这次咱们可又立了大功了。”

  “嗯,准备领赏吧,小的们赶紧收拾收拾;大人,咱们去喝一杯?”

  临到缝隙处,宋天正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速度遂也放缓了下来。

  抬头时见好似天盖掀开了一道缝,头顶的红云呼呼的往外跑去,宋天正想了一番感觉不能马上出去。

  等那红云散尽,才抓住时机飞速的掠出。

  刚一飘出墙沿,果然见先前的红云被吸入了一个巨大的空囊只中;暗暗庆幸,可是灵魂念力消失,宋天正飞速的往下跌落而去。

  焦急的打量了几次,这才发现原来正是从一个断崖上往下跌落,断崖中间镶嵌着一个细长的灰色巨壶,回想感觉那巨壶中也当是自成空间,半山腰还有一个稀落的小村呢,应该正是那段根儿口中所说的设置的空间符传送之处。

  而此刻正有几个白衣人在有序的忙活着什么。

  宋天正马上噤声悄悄的往下落去。

  众人头顶阳光明媚,山间山风呼呼;宋天正的法宝泛着金光倒也很难让人发现。

  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宋天正心中慌乱,只希望落地时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

  还好,涯底是一个深潭,宋天正和法宝悄然落入水中,幸运的没有惊动任何人;片刻后宋天正才悄然潜上了岸。

  上岸后也是暗暗庆幸,随手将段根儿放了下来,看看周围见三面环山,东面深潭之水顺渠流下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瀑布,走到边上往下望去见深不见底,感叹这里果然是个隐秘的所在,怪不得那些妖魔要在这里炼魂呢。

  想了想宋天正还是决定攀岩而上,可是首先得将那段根儿处理了。

  “放了他?决定不能,就这么悄悄的敲碎他的脑袋?可是如此那个乡村少年也就完了,那可如何是好?”宋天正收了佛珠想了又想终于有了主意。

  只见一面断崖的根部有两块巨石,巨石都是上大下小,底部形成了一个小凹。

  宋天正马上将段根搬到小凹内,然后用佛珠将他困住,佛珠带瞬间缩小;然后宋天正又搬了一块巨石将那小凹挡着,这才放了心,准备有实力了再来将那少年放了出来;可是此一去便是数年,可苦了那法宝中的那蜘蛛妖探,终日的在这个罕有人至的地方咒爹骂娘,自然这是后话。

  宋天正歇息了一番,来到那有炼妖壶山崖的对面然后一手抓起棍子另一手抓紧树藤开始攀爬;有了功法之后,这点山势倒是难不倒武明了,攀爬了半日,来到了半山腰,往对面望去,见众人还在忙活呢,想了一番决定还是先把消息透露了出去;一旦有机会再将这炼魂壶摧毁了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