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明站立在一角,抚摸着手中的长刀,感觉自己身轻如燕,体内又元力充沛,先前还有些高兴,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即便这样却还是连小螺这么一个小女孩也伤不了,而且要是她那宠物反击自己;那结果是可以秒杀了自己的;不免又有些郁闷了起来。

  “你,赶紧离我俩远点!”江彩萱气愤的嚷道,然后带着小螺走到一角休息去了。

  武明尴尬的笑笑也不说话。

  此刻的村长看看这边看看那边感觉还是江彩萱和小螺可靠点,便凑过来拉了一番家常。

  话说小子宋天正紧紧抱着那段根儿身处黑暗之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刻。

  此刻空间通道中的两人虽然紧紧相拥却各自心怀鬼胎。

  段根儿悄然吐出细丝将宋天正紧紧缠了起来;而宋天正却在暗祭脑中的阴阳图案准备对那妖魔进行意念攻击。

  按着宋天正的分析此空间通道通往的地方必然是妖魔的地盘;所以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准备一落地的瞬间,就发动意念攻击让那妖怪先迷糊了起来,然后再抓住时机逃离。可又担心会不会奏效,也是一路的忐忑,警惕非常。

  可是,待那光明突现之时,宋天正倒率先有些头晕目眩了。心里一惊,乘着还没落地想极力的将那段根儿推开,却感觉他的身躯有些僵硬,连忙睁开眼来四下打量,这一打量顿时被吓了个魂飞魄散。

  只见那段根儿已经昏迷了过去,还和自己困在了一起,两人身周有黑云缭绕,黑云中隐藏着一个个面容可怖的面容,有的在哈哈大笑,还有的痛苦流涕;细看去见有的眼窝空洞,有的鼻孔流血,还有的面皮剥落,观察之下都不似鲜活的生命。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宋天正一阵惊慌,连忙用尽全力要将那段根儿推开,却毫无效果。

  一路挣扎,最终落了实地。

  又感觉脚下软绵绵粘乎乎的,还有浓重的腥臭味扑鼻而来,低头一看更觉恶心非常。这才明白两人掉落在了一片腐尸堆上,吹开开眼前的浓雾望去,只见前方尸体多如牛毛,而这尸体还好似在不停的挣扎,挣扎中,有各种幻影飘向空中,再往远处却是看不清楚了。

  ){最新i章节n上G酷LS匠I网1#

  就这么一会功夫,宋天正更感觉脑袋沉得厉害,好似灵魂要出窍,顿时大惊,连忙集中意念,再运起龙御四方功法,这才算清醒了一些。

  “难道我这是入了轮回了?”宋天正想了想,伸出手掐了自己大腿一下自言自语道:“不对呀,怎么还会疼呢?”

  “呀,我原本设置的地点应该是一个农家小院啊,怎么会在这里?”相互抱着的段根儿在宋天正功法的作用下忽然醒了过来,马上又嚷道:“哎呀,不好!这他娘的应该是哪冷面秀士的炼妖壶!”

  段根儿显得很是惊恐,挣扎着就要逃了出去,可是一看自己吐出的蜘蛛丝将那小子和自己缠得太紧了,马上施法送开了一些然后就对着小子一番的拳打脚踢。

  边打还嚷道:“你他娘的松开,快逃命啊!这里是炼妖壶,想害得我死在这里吗?”

  宋天正一听,见本领比自己还大的蜘蛛妖也惊恐如斯,顿时更加小心了起来,好在自己很活着,稍微的有了些安慰,不过再听到妖怪让自己松开它后,却连忙上前几步将它抓得更紧了。

  段根儿一看小子这是要赖上自己了,也后悔当初为啥要吐丝把他缠了起来。

  而眼下却也只能再伸出拳脚挣扎着要把他推开了。

  “咦?他咋不现出原形呢?”宋天正也有些疑惑。

  他哪知道那妖物先前一番苦战也受了很重的伤。

  “快!快点想办法出去,等会儿更厉害的炼魂阴风来了,咱俩都得完蛋!”段根儿焦急无比,说话间也动得更加厉害了。

  宋天正一头雾水,不过看形势也确实危急,也开始撕扯缠在身上的白丝。

  “呼呼!”忽传有风声来,段根儿顿时面如土色。

  不一会儿就有阴风刮过,段根儿紧张的抵抗一会,却颓然昏了过去。

  起始宋天正也有些迷糊,后来惊见那段根儿头顶隐约有虚影透出,分析应当是灵魂出窍,遂连忙祭出佛珠法宝将两人护了起来,再忐忑的观察一会,见那段根儿头上的虚影居然又回到了身体之中。这才放下下来。

  原来那佛珠的法宝正是那鬼祟阴风的克星,宋天正暗自庆幸一番,然后意念透出,却听外边鬼哭神嚎,痛哭鬼叫之声交杂成一片听来渗人无比。

  如此片刻后感觉脚下一阵晃动,遂低头看去,只见脚下的尸体开始慢慢的移动了起来,便连忙跃起往旁边跑去。

  哪知这尸体堆积而成的地面居然辽阔的很,宋天正拽着昏迷过去的段根儿越跑越是恍惚,眼见四周黑雾蒙蒙,根本就辨不清方向。

  “咦?你这法宝很厉害啊!”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宋天正回头一看,拉扯中的那段根儿居然又醒了过来。

  “快!看看该怎么办?”宋天正油然而生一份欣喜连忙问道。

  “嗯,阴风过后,魂魄出窍,尸体开始化液了就,你赶紧背着我朝着一个方向快跑!先去到炼魂壶的边缘再说吧!”段根儿连忙说道。

  宋天正看了他一眼,微一思量,弯腰背起他就飞快的跑了起来。

  一边祭着法宝,宋天正飞速奔跑,过了整整三个时刻;期间掠过的尸体何止千万,最终这才看到了灰黄的墙壁。

  一确认才知道已经来到了边缘,回想一番宋天正凄凉无比,疑惑也不知是什么事,会有数以万计的平民大众会在这里被炼化。

  两人停留下来后,首先又忙活一会儿终于是从白丝缠绕中脱困而出,宋天正望望眼前的一片炼狱景象,渐渐面现悲苦然后盘膝坐下开始小声的念起了往生之咒。

  一旁段根儿掏掏被囊发现空间符已经用完,也是暗暗叫苦。

  又过了一刻,宋天正起身后,心里还是起伏不已,见那段根还在念念叨叨,心里一动,忽然就收起了佛珠法宝。

  处身外边,顿时有更加强劲的阴风吹来,段根儿猝不及防,马上惨叫两声,见他面部开始皮开肉绽,不一会儿就要再昏了过去,宋天正麻利的又将佛珠罩了下来。

  “干啥?你要干啥!”脱险后的段根儿勃然大怒。

  “忘了你的身份了?我要问你三件事,你可否如实回答?”宋天正冷冷的问道。

  “你大爷的!”段根儿还是气愤不已,只顾狂骂。

  宋天正也不说话,忽然就又收了佛珠,然后自己赶紧默念龙御四方仙法倒也能熬得过去。

  而那段根儿却惨了,再次痛苦的呼喊一会儿,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宋天正就又把佛珠罩了下来;如此三番终于是没了脾气,不断的求饶不已。

  “哎,老弟啊,现在咱俩是共患难,有什么事为啥不好好的请教呢?用的着这样吗?”段根儿幽怨的说道。

  宋天正见他如此说,作势就又要收了佛珠,将他放了出去。

  段根儿吃够了苦头,慌忙作揖老老实实的说道:“老大,快请问,我知无不言啊!”

  其状甚惨。

  宋天正这才开始发问:“一,你从哪里来的?寄生在这人形中有何目的?”

  段根儿望望宋天正,苦笑一下,只得一点点的交代了出来:“哎,应当说我是妖魔界的探子,因为我有人族血脉才被派来人间潜伏的,话说这个小村原本是我潜伏的地盘,如此我界大尊这般进攻,也是我的功劳啊!”

  说道此段根儿居然又几分兴奋,可一看到那小子冷冷的脸色,这才又立马换上了一脸的愁苦,接着讲道:“我们这些探子,目的一是刺探此界仙修的动静消息,二是要乘机暗杀资质好的年少修仙者,三是搜罗此界的宝物啊”

  “那为何对俗世平民如此作为?”宋天正感觉他说的可信,遂补充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