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彩萱和武明身在佛珠法宝之中望着外边心情复杂,想想这一路行来,都是小子冲锋在前。眼见他的功法也遥遥领先;隐隐然有一丝不平。

  可是两人都没意识到,那小子事事冲在前方全是仁慈之念是为了几人的安危着想;而他所吃过的苦累,历练的心魔,也不是他们这种图求安逸,循规之人可以想象的。

  不过此等境况之下,两人更多的还是欣喜。

  武明盯了一眼场中就又关注起了台上的宝贝,脚下往前挪动两步,来到散发着金光的佛珠巨墙前,想从两珠之间的空隙处钻了出去,可是缝隙太小,试了几次怎么都挤不过去。

  遂站立起来伸手摸了摸小子哥哥的宝贝,现出满眼的羡慕。

  片刻后也只能再次退后开始关注着场中,心中只希望哥哥赶紧打杀了那妖魔好让自己去捡宝贝。

  村民们正惊恐的望着墓室之中,眼见先人只剩下一副骨架子了。也没多想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蜘蛛巨妖,只见它现在全身黑气弥漫。渐渐轮廓也模糊了;那小子散发的金光也被逼得弱了不少。

  “哇!”众人一惊,原来那蜘蛛忽然举起了前爪,前肢黑黝黝的绒毛犹如锯齿,前端的爪锋利如刀刃,去势如电,正飞快的奔向了小子的脑袋。

  宋天正也不惊慌,一弯腰,提棍儿一招横断云山就打了出去。

  “哼!本尊的利爪削铁如泥,你拿根破棍子,大爷还能怕吗?”蜘蛛妖居然说话了,前爪力道不减,还是直插向了那小子的脑袋。

  宋天正脑袋稍微一侧,随即看到了满地的肢体碎片,心中顿时怒生,赶紧身随棍势,手中却还是那招横断云山,一棍就打在了那蜘蛛的前肢之上。

  “吱吱!”黑蜘蛛前肢顿时便断了一截下来,顿时有黑色汁液淌了一地。

  宋天正还没顾得上细察自己的功法呢,只感觉每一靠近那妖魔,几尺之外便感觉有无形的气团相触,去势稍缓,好在自己的步法精妙,能够弥补过来。

  而那蜘蛛妖全靠长长的前肢倒也不甚吃亏。

  “哼!这烧火棍还挺厉害!”蜘蛛妖这才又想起先前就是这棍子点破了自己脑袋上的护甲,暗自嘱咐自己得小心一些了随口喊道:“哈哈,看我的神通!”

  蜘蛛妖说完身子一阵蠕动,片刻间黑气缠绕中,居然又长出了一只巨爪,伴随先前那只巨爪摇摇晃晃,从上而下,避开棍子,专门往小子的脑袋上插去。

  宋天正抬头见两道利爪专找自己的脑袋也有些紧张,不停得往后躲避。

  蜘蛛妖马上又吐出一只巨网往宋天正笼罩而来。

  宋天正隐隐感知这巨网的厉害,神棍往地上一撑飞速后跃。

  顺手又甩出了几粒暗器,暗器呼啸着奔向了蜘蛛的脑袋。

  “噗噗!”蜘蛛妖虽是往后退了几步,却又马上奔了过来。宋天正完全没意料的这巨妖居然会有重生之力。感觉很是棘手,站定后,吐了口气微一定身,便双手持棍,那棍子点点而出,一招一势,行云流水的打向那蜘蛛妖的四肢和大肚子。

  酷●☆匠#{网_j首@)发

  “噗噗!”一番不停歇的进攻,蜘蛛妖接连中招,“吱吱”的叫个不停。

  不断的有肢爪被打断了,看得武明和江彩萱比自己厉害多了,咂舌不已。

  打了片刻后蜘蛛也急了,扭转身躯,随后屁股往起一撅!

  顿时有一股黑色的腥臭液体喷了出来,直奔宋天正而来。

  宋天正正斗得激烈,无暇分心,顿时感觉粘稠的液体淋了一身。

  "我呸!”真是恶心非常,宋天正正要退后,却感觉“呲呲”的声音响起,见落到胳膊上的黑色粘稠液体,好似有灵性,直要顺着毛孔往里钻去。心下一机灵,连忙默念仙法功诀,片刻金色气劲外露,瞬时将一部分黑色液体甩下了体表,却仍还有一些钻到了体内,顿时便感觉五内翻腾,站立都有些不稳,心里一惊,慌忙往后退去。

  也恰在此刻那巨大的妖蛛又追了过来。

  宋天正摇晃间又挥出一棍儿,却没有打中,巨妖乘机伸出两爪将宋天正夹住扔出摔在了墙壁之上。

  紧随赶过来,伸出两只前爪对着宋天正身体要害一阵的乱刺。

  好在宋天正龙髓炼体,只被刺破了薄薄的皮肉;不过妖爪上带有剧毒,入体还是剧痛无比;加上先前的迷糊,宋天正感觉形势不妙,马上集中意念控制着脑府中的太极图案急速的逆向旋转了起来,外表忽然的全身金光退去,有更加冷冽的黑气透体而出。

  此刻蜘蛛妖正在得意的狂攻,却突然感觉压迫之感消失;正疑惑间紧随一股诡异的阴气弥散来,心头居然油然而上一种恐惧,而前爪的攻击却更加的迅猛了起来。

  宋天正身上刺痛不断,脑子却清明了起来,一弯腰捡起神棍,又用力的挥舞了出去。

  诡异的是此刻的神棍却完全变了模样,通体的黝黑,夹带着凌厉的阴风,一下就划破了蜘蛛的肚皮。

  “吱吱”惨叫声响起,恶心的黑色汁液留了一地,那蜘蛛巨妖痛苦的挣扎一会,忽然蜷缩在地上居然恢复了人形,还是先前的段根儿。

  打量一会儿连忙跪地求饶。

  宋天正再一棍儿打下,却见是村中的年轻人,犹豫一会儿终是住了手。

  “你是何方妖孽?怎么会是人的模样?”宋天正喝问道,又顺手召回佛珠,放众人出了来。

  整个墓室弥散着一骨恶臭,小火猫随麻利的喷火将地上的残肢和汁液都燎成了飞灰。

  过了好久气味才正常过来,众人皆都围了过来对着那段根儿一阵拳打脚踢,在小子的几番劝阻下才都住了手。

  此刻武明早就跃上石台研究那几样宝贝去了。

  “说!你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连你娘都杀了!”有几个年轻人揍完段根儿后才气狠狠的问道。

  “啊!什么?”段根儿扒拉开人群一阵寻找,在找到一只耳坠后,才蹲在地上抱头大哭了起来。

  众人也疑惑不解。

  宋天正上前意识出体,一探查,见那段根儿的脑海之中有一片黝黑的区域,区域中正藏着一只受了伤的蜘蛛,这才感觉事情不太对劲。

  连忙又扔出佛珠一下就将段根儿困了起来。这才向众人解释道:“大家莫着急,他也是被妖魔害的,现在大家都安全了。”

  老村长这才又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安排大家收拾去了。

  “江姐姐!快来,看看这药丸到底有什么用?”

  闻言江彩萱往那边望了一眼,见村民们都顾不及那先祖的宝贝了,都在悲切的收拾东西呢,这才拉着小螺也来到了台上。

  接过一颗丹药后,先闻了一下,只感觉异香扑鼻,再细看,丹药之上白色的光华流转,内里隐隐有个虚幻的人影盘坐。想想药典中的描述感觉好似跟那元婴凝结丹有几分想象。

  “快说,这叫什么丹药啊!”武明早等得不耐烦了。

  “啊,这好似是凝结元婴用的!”江彩萱小声的说道。

  “啊!赶紧拿来吧,你和小子哥要盒子里的那俩!”话音刚落,武明一把抢过丹药放到嘴里,吞了下去。

  “哎呀,这可不能乱吃的!”江彩萱大喝一声,可惜迟了,只见武明吃过丹药后,全身皮肤抖动不已,渐渐血管爆起;面容变得狰狞了起来。

  忽然又听他大吼一声,然后就倒地抱头痛苦的打起滚儿来。

  墓室不算太大,见有事发生众人又围了上来。

  宋天正连忙将武明扶起,附耳嘱咐他盘膝坐下,然后意念一探查发现他体内有股强大的气劲,正四下乱窜。

  思索一会儿,喊江彩萱拿出几颗护脉丹喂他吞下,又聚一道气劲透体而出,钻入武明的体内,开始引导凌乱的气劲循脉而行。

  “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有长者正收拾着先祖的骨骸边气愤的嚷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