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被武明一把扔在了地上的那一刻,在疼痛刺激之下,宋天正脑中才有了一丝的清明;也恰在那时,脑海中太极图中的那道黑丝忽然劈空而下,宋天正这才恢复了少半的意识,感到有丝丝危险气息传来,遂连忙集中精神念起心法盘膝修炼了起来,此后脑府中的混沌之气也在被一点点的炼化了下去。

  此刻的武明心中忿忿不平,却也好久没再动作。

  众位村民见他老实了,这才又再参拜了一番然后吃了些东西就各自休息了去。

  “江姐姐?江姐姐?”武明凑到江彩萱和小螺身边低声的喊道。

  |z最nG新0章节*g上;X酷:匠v网

  "啊,何事?人家不让你靠近他们的先人,你就别过去了呗,还吵半天的!”江彩萱乘机教训了他两句。

  “哎呀,姐姐,收起你那好心吧,你看看目前的形式咱们活命的机会大吗?”武明认真的说道。

  “这,这个..."江彩萱思考了一会儿,也确实有些忧虑。

  “再着说,你看看小子哥哥又开始修炼了,你说再有个什么事,咱们可怎么办呢?”武明又眨眨眼睛皎洁的说道。

  “那,那也没什么办法啊,听天由命呗。”江彩萱叹了口气。

  “姐姐,有办法。”武明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办法?”江彩萱很是悲观。

  “姐姐你看到台子上的那三个盒子了吗?我感觉那个散发药香的盒子里肯定有宝贝啊!你说呢?”武明说完后又咽了口唾沫。

  “不说不让你打那台子上宝贝的主意了吗?你还是自觉点的吧!”江彩萱顿时不喜了。

  “哎呀,姐姐,难道你忘了那个潜伏在村民中的那个妖魔了吗?宝贝要是让他抢了,在他吃完仙丹咱们可别就想活命啦!”武明此刻居然思维敏捷说得头头是道。

  “啊!”江彩萱这才顿时无语了。

  过了好久才又喃喃的说道:“那,那可怎么办呢?”

  “嗯,我有个主意,咱俩假装吵架,我趁机把其中的利害关系给大伙嚷嚷出来,我估计有明白事理的会改变主意的。”武明眼见目的将要达到很有几分欣喜。

  “吵架?”江彩萱不由一怔,想想自己自打走出桃花源还从没跟人吵过架呢,不禁犯了难。

  “姐姐,不要担心,你只管接招就是了,我见过了你的剑法,相当了得,我不会伤了你的!”武明见将她好似说服了,不禁有了一丝兴奋。

  江彩萱还在犹豫呢,却忽然听一声断喝,抬头惊见武明挥舞着长刀砍了下来,连忙拔出长剑招架,片刻“叮叮当当”就是一番响动。

  “呀,这是怎么了?他俩还能打起来?”

  “嘿!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又有妖魔闯进来了呢!”

  “去,赶紧劝架去”村长马上带人奔了过来。

  江彩萱接了几招,连忙呼喊小螺到小子那里去,这才专心的和那武明对打了起来,心里确是还有些不明所以。

  “哼!这事你也拦着我,你要为这里这么多无辜的生命着想一下啊!”武明刀法看似凌厉,却气劲不大,声势浩大也没什么杀伤力,倒是口中又突然大喝了一声。

  吓了江彩萱一跳:“你,你这是何意?”话还没说完,见那武明连使眼色这才住了口。

  “对呀,你俩这是因为啥呀?外边这么多妖魔,你俩咋还打起来呢?”

  赶过来的村民关心的问道。

  “哼!都知道外边这么多妖魔呢,你咋不知道呢?咱们这人群中还藏着一个暗妖呢,忘了吗?”武明故作大声的喊了一句。

  “啊!对啊,快!快,赶紧相互监视起来!”村长反应很快,闻言连忙发下了命令。

  “啊啊,这..."江彩萱还想反驳,却见那武明一阵急攻。终是没能说了下去。

  “你说你啊,向来是头发长见识短,平时就见你不怎么明理。可是现在这么大的事你应该看得明白啊?”武明终于切入了正题,期待着那江姐姐的配合。

  “你,你...”江彩萱一边招架,心里却开始生气非常。不禁埋怨这小子怎么能侮辱人呢?

  接着又招架了几招,又嘀咕起平时自己可对这小子不薄啊。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而武明见江彩萱半晌没有反应,也不禁有些着急,又想还是再刺激他一下吧,便开口道:“你说你是不是缺根弦啊,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明白,咱们这里边可是有妖魔的啊,难道让他把仙人的宝贝抢了去吗?”

  紧张的村民们闻言更加慌张了起来。

  江彩萱香汗淋漓,脑袋嗡嗡的,只听到了他说自己缺根弦,想想自己见识再少也知道这可不是句好话!

  忍了又忍终是忍耐不住了,遂开口冷冷的说道:“你倒是不缺弦,你好!当初要不是你贪恋女色,被那林雪儿诱惑,才将那小子陷入了七绝之地,也让我和小螺住了半年的地牢,你倒是很不缺弦啊!”

  说完后江彩萱倒是也有些后悔,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武明听完后,脸上青一会儿,紫一会儿;心里很不是滋味,暗骂这死娘们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

  弄假成真!武明也有了些怒气,举起长刀就又砍了上去:“哼!你真是缺根弦,人家小子有涅凤宗圣女罩着呢,你说你做个小鸟依人样也就罢了,难道还想跟人家圣女争风一二吗?”

  江彩萱闻言可是彻底怒了,手中长剑舞得密不透风,“嗖嗖”又扔出几粒暗器,去势又快又猛!

  武明见事情弄巧成拙,不免气急败坏。仓皇招架之下,腿上居然中了一镖。

  鲁莽的咬牙支撑着又攻了上去。

  两人越打越不像样子,村民们想劝也无从劝去,只得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

  众人不注意间,忽然有一道人影向台上掠去。

  只有有一两个人注意到了,正是那不显眼的段根儿,也被他的举动惊呆了。

  片刻,墓室中忽然响起一声巨响,大家闻声看去,见中央的石台光华大做,一人站在石台边上,正伸着长爪用力的搬那玄武石像呢。

  “害根儿,你他娘的这是要干啥?”台下的村民怒喊道。

  “什么?根儿?快下来!你这是要干啥啊!”人群中有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婆行了出来,见她急匆匆的往台前扑来。村民们才认出来此人正是那段根儿的老娘。

  而段根儿无暇顾及台下众人,只顾用足了气力,搬那石玄龟。

  不一会,老太婆走到了段根儿身前,伸出干巴巴的手掌向他拉去,口中还喃喃道:“根儿啊,赶紧下来啊,这可是先祖的陵位啊!”

  段根儿被拉扯的不耐烦了,顿时回身一爪,将那老太太的胸口抓出了一个血洞,爪子又揉搓一会儿,将扯出的心脏揉了个稀碎,鲜血流了一地。

  那老太太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众人大惊失色,恐惧的看着那台上的害根儿,好似想到了什么,都不敢再上前。

  “叮叮当当”而后边的两人还在斗个不停,真有越斗越上劲之势。

  段根儿见众人都不敢再上前,站在台下,双手抱住那玄龟,用力的往外拉去。

  四相之阵,威力奇大。

  哪知那段根儿根本就没往阵里去,直接站在外边就搬起了那阵角。

  “哇呀呀!”段根儿忽然现出原形,终于就将那玄龟搬了下来。

  “哗啦啦”一阵巨响,威力奇大的四相阵在没有被激发的状态下就被破了去。

  这是那村中老者万万没想到的。

  众多的村民惊惧的看着眼前的发生的事情,又见那先祖的的身影渐渐风化,最终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此刻还有一道残音传出:“是谁吞噬了老朽的轮回再世之魂魄!老朽地府等你!”

  声音阴森森的,修炼中的宋天正脑海中突然一阵战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