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深处一个深谷中!”白胡子老头儿说到此处眼神中居然透露出了深深的恨意。

  “啊,神仙洞府啊!”武明闻言很有几分兴奋。

  白胡子老头儿看了他一眼却没有理他继续开口说道:“什么神仙洞府!那人见我和我爹吃了他的灵药,便驱风将我俩刮到了一个山谷中,我俩抬头一看,整个谷中全是羊群,半山上种着各种草药。我和我爹后来被困在那羊圈里一困就是五十几年啊!”说到此处白胡子老者也很是感慨。

  “他为啥要把你俩困在羊群里呢?”武明好奇的问道。

  “哼!”白胡子老者白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他那羊都是吃药材长大的,不过每到夏天就会长虫子,那妖男把我们抓起来就是让我们给他的羊捉虫子的。”

  "啊,吃的好吗?住得呢?”

  “吃的淡出个鸟来,我和我爹住得是山洞!”白胡子老头没好气的说道。

  “啊,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出来?我爹在哪山谷中捉了四百年虫子!后来那一年,那妖男需要一个药童和一个烧炉的,然后才派我下山来的,我也不能害别人啊,他娘的后来一咬牙将我的两个儿子送上了山!”白胡子老者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完居然抽泣了起来。

  “你那俩儿子现在如何呢?”江彩萱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头儿抽泣了好久才又开口继续道:“后来我那两个儿子就啊留在谷中,然后才让我下山的,十年后我又上山看了一次,哎,哪知我的两个儿子完全变了模样,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居然不认识我了;后来一问原来是试药试的,我一想这还了得?那是就找那妖男理论,哪知那人一道袖风就将我扇下了山。此后再也不允许我上山了”白胡子说道此处脸上悲伤更深,好久才又接着讲道。

  “按我原先的想法,是想让儿子们上山跟着那仙人混个十年八载的,没准能得到一些仙药,更好者还可以学得一些仙法啊,哪知结果会是如此啊,他娘的真不是东西!”

  众人听他说完,皆感觉有些凄然。

  “二百年了啊,我对两个儿子日思夜想,当初也都怪我啊,哎,我真想一头撞死啊,可是我还想寻得一丝机会,希望有高人可以上山将我两个儿子救了出来啊!如今我也一把年纪了,也活不了多年了,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两个儿子,所以才四处对人讲此事,希望寻得一丝机会将我的儿子救出来啊!哎,哪知又赶上了有妖魔了,看来我的两个儿子...”

  说道此处,白胡子老头已经是泣不成声。

  过了好久,宋天正才悄然开口:“爷爷?你可还记得进山的路径?”

  听到此言,白胡子老头忽然双眼放光强压着心中的激动,坚定的开口道:“当然记得!”

  白胡子老者自有自己的打算,这么些年了,他逢人便讲那胡月仙人的故事,为得就是希望能遇到贵人,可以帮自己把两个儿子救出来。

  已是百年的诉说百年的等待,年纪越大对儿子的思念越发强烈,原本已然有些绝望,也多了些麻木。哪想今日居然有人对此事关心了起来,不免有些激动,而且这问话的可是那村长的尊客,先前还听闻两日前的妖魔便是他们打的,心里早就有了些期冀,镇静了镇静,遂摸摸贴身的衣服掏出了一块布料。

  “这位小哥,这个地图是我做成的,上边有上山的路,小哥需要的话就拿去吧!”白胡子老头颤巍巍的将布片递了上去,小小的布片此刻却好似有千斤之重。

  众人听了半晌,始终不知这小小子为何对那南山胡月仙如此的感兴趣,却也没有打扰。

  宋天正看出了这份图对那老人有多么重要,接过后连忙弯腰拜谢,接着开口道:“老爷爷,我准备马上就上山去,可有我需要帮你办的事情吗?”

  宋天正心地善良,最见不得可怜人,顿时便热血上涌,诚恳的开口问道。

  “这,这个..."事到临头白胡子老人却犹豫了,多少次的绝望依然不敢再升起一些希望,犹豫间心底好似完全被掏空,每一丝心理活动都毫不保留的体现在了脸上。

  正在这时宋天正走到跟前,伸手搭在他的肩头,热情的说道:“老爷爷是想念你的儿子吗?我可以帮你帮他们给你带回来!”

  “这,这个...”这次老头儿是有点激动却又没说上话来。

  众人却急了,连忙上前劝说老头儿。

  “哎呀,你倒是说话啊!”

  过了好一会儿,老头才咽了两口涂抹才眼含泪花兴奋的看着宋天正“小哥,我也知道此行不易,我只希望小哥帮我打探一下两个儿子的消息,若是能见到那仙人可否跟他说声能让我时常上山看看我两个儿子?”

  宋天正沉默不语。

  白胡子老头可着急了起来。

  “这是什么仙人?仙德何在?将人逼到这等地步?”宋天正忽然有股发自心底的怒气,自从过了七道杀阵,这是第一次又怒了起来,一股幽黑的气息透体而出,脸色阴沉,众人马上惊奇中居然有了一股惧意。

  武明原本还有意要出些风头,看到小子哥哥如此,老老实实的呆在一旁,也不敢再出言说话。

  宋天正也意识到有些失态,急运仙法,脸上金光闪烁,过了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

  随后微微一笑对着那老儿道:“老爷爷,莫担心,这事我会给你办好的。”

  老头儿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担忧了,看看小小子的眼神,忽然想要给他跪下。

  宋天正连忙将他扶住,想了想开口道:“老爷爷,你可见过那仙人,都有什么能耐?”

  老头儿小老俗夫一个,哪懂得那么多?听小小子问起,认真的回想了一番,才小心的开口道:“这么些年下来,我见过那男子出手两次,一次是有一个小道前来和他喝酒,兴起时听他们发了半天牢骚说什么散修不容易啦,光受人歧视了什么的,临了,两人还切磋了一番呢,没见他们用什么兵器,却又光剑交汇,中途还砍断了一颗大树呢!”

  众人听来,感觉很是惊奇。

  宋天正闭目思索,判断这仙人肯定是聚气境大成了。

  “还有呢?”遂又接着问道。

  “嗯,还有一次,我望见他站立在山头,好似有什么烦心事,然后就有两只野山豹瞄上了他,悄然上前想要将他吃了。那时我还有心要提醒他一下,虽然他对我们不怎么样却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众人连连点头。

  “哪知两只山豹临近身,飞身一跃!诡异的事情却发生了,半空中的山豹不知被什么阻挡,速度居然越来越慢!然后那男子伸手一一掌就同时将两只山豹给劈死了,也是自从那次后,我和我爹再也没有了与他作对的念头。”白胡子老者好似还有几分后怕。

  “凝神大成!估计还要更高。”宋天正心里暗道,想了想抬头对着老头儿劝道:“老爷爷,你先回去吧,你的事我记下了。”

  白胡子老者一再道谢,这才退了出去。

  村长等人听两人说完,满脸的疑惑,这才开口问道:“小哥?你听他讲这等没有根据的故事,可是有何打算?”

  “不,这不是没有根据的事,我听那仙官讲过,说咱们要想渡过此劫,得找到那南山散仙胡月真人!”

  “啊!”众人都是一惊。

  }R酷h匠J!网Z正版@首T2发☆{

  “这话可是如何说的?难道这石堡大阵还阻挡不住那妖魔?”

  宋天正缓缓摇了摇头。

  众人大惊失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