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密的竹林中,清风徐徐,武明原本还非常兴奋,一听此言心里顿时就不喜了,往一旁一打量见是个身着白衣的高个子男子,脸色煞白中带着一股阴气。遂心里更加反感起来,眼睛一瞪,怒吼道:“我这刀法怎么稀松平常了?”

  “呀,说你还不服吗?看看你那万人烦的模样,练个破刀法,还砍掉一片竹林。”那人眯着眼,不屑的说道。

  “砍掉竹林管你什么事了?你家的竹林啊!”武明郁闷之极。

  “呀,你这土包子可真够无礼的,我正在感悟元气,忽然就有两根竹子砸了下来,你说管我事不?你这小子冒冒失失的,说话还如此的难听,怎么?想打架吗?”来人阴阴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

  外围几个小子见有热闹看了,都凑过来站在一旁嘻嘻的看着。

  武明自大进入长生界以来就一直活得窝囊无比,早就憋着一股劲想要找机会出口气了,眼见聚气小成,刀法也掌握了些,那还能按捺得住?闻言也是火大,再说眼见对方也是一人,胆子自然就大了起来:“我砍掉竹子,砸了你了,我又不是故意的,那你还想怎么着啊?”

  “你小子真是欠收拾,砸了人了,道歉的话都不会说吗?有人养没人教的东西!”那人得理不饶人,步步紧逼。

  武明也受不了了。

  “就你有教养了?像你这么说话,我还就不道歉!你能怎么样?”武明虽然依然脾气火爆,一年多来的苦难也迫使他学会了克制,也没说太过难听的话。

  “啊,这不是鹤老弟吗?你怎么会在这里?”两人正争吵间,又走过一帮人,各个衣冠整齐,精神抖擞。

  武明扭头一看,感觉这帮人都气势不凡,再一思索他们好似在跟那与自己争吵的男子说话,不由的有了些忐忑。

  “啊,原来是你们啊,准备前去运镖试炼了吗?”白面男子看到这帮人顿时一喜,上前热情的打着招呼。

  “啊,是啊,你聚气成功了吗?快的话,我们就等你一会!”人群中有一个壮实的男子说道。

  “这不快要成功了却被这狗一样的人给打扰了吗?”白面男子见来了好友说话也突然刻薄了起来。

  “怎么,要我们帮你教训他一下吗?”说完那个壮实的男子就走了出来。

  “这个小蚂蚁,还不用老哥出手?就让我先实验下他的斤两!”白面男子见来了帮手,也不再废话了,掏出一把铁扇,瞬即就点了过来。

  武明虽然不想再惹什么麻烦,但见他打上了门来,也就挥出一刀格挡而去,用的还是当初的流云刀法。

  哪知白面男子的折扇微一点上刀身,武明便似要拿捏不住了,连忙踉跄退后几步。

  “我呸,就这么点本事啊!真是浪费本爷的兴致!”白面男子往后一退,想要就此退了去,却又感觉还是有些不解气,微一犹豫,又是一招攻了上来。

  “裂神,刀影初现!”武明大吼一声,手中短刀飘忽砍出,好似早晨的一道红光掠过天际,白面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胳膊上火辣辣的疼,震惊中,迅速往后一退,好在那红光去势也弱了下来,躲开后,白面男子低头一看见手臂上的伤口深深已可见骨,不由的心中恨意又起。

  再抬头看时,却见那使出刀法的男子也脸色惨白,好似不太好受。心想:肯定是被自己吓的,遂又上前几步开口骂道:“你个狗娘养的,居然伤了大爷!我要要了你的狗命!”

  手中折扇狠狠的点出招招逼上武明的要害之地。

  武明体内气息翻腾好不容易躲了过去,然后才又抽空,攻出一招裂神刀法,又是仅仅一招再次将那白面男子逼退。

  “呀,这小子的刀法确实有些怪异!”后赶来的几人看出了门道,惊奇的谈论着。

  那个最先说话的壮实男子,死死的盯着武明的刀法,眼神中渐渐透露出了贪婪之色。四周一打量,见观看的人越来越多,想了一会有了主意,见那白面兄弟正在那里喘息,便悄然凑上前来,耳旁一阵低语,然后那白面男子轻轻点了点头。

  说完之后,壮实的男子才又看向武明:“喂喂!我说你这小子哪里冒出来的?这是我兄弟,知道吗?我看你是有点活得不耐烦了吧!”

  武明五内翻腾很不好受,却又见这人出来训斥自己,不由的窝火。完全没有了一丝的克制,大声嚷道:

  “我就是要找死!你他娘的能怎么着啊!”

  “怎么着,敲死你呗!”这个壮实的男子往前一跃掏出了一个铁锤,舞了两下,呼呼生风,一把就砸了上来。

  武明眼见对方人多,心知该跑回去,却又不想再次窝囊逃避,咬咬牙,马上挥出一刀,迎上那壮实的男子。

  刀锋掠过铁锤,从下侧钻了进去,直劈上这名男子的肩头。

  “啊!还真是他娘的诡异啊!”男子连忙退后,眼神中的贪婪之色却更加浓厚了起来。

  “怎么着,你们以多欺少啊?”武明退后几步,胸内更加难受起来,看看几人,眼中的怒火更甚。

  这才注意到几人的衣着打扮很类似,看来是一个地方出来的,大约有五六人,中间还有两名女子皆在好奇的看向这里,却不肖开口说话。

  领头的是一个瘦高的男子,细眉,嘴唇很薄,面上透露出一股冷峻,看起来也不似平易近人之辈。

  此刻几人都在冷冷的看着场中。

  眼见对方如此阵仗,武明有些心惧,便有心激对方一下,免得他们一涌而上,那样自己就更本无还手之力了。

  “以多欺少?你配吗?”壮实的男子冷冷的说道。

  闻言武明倒是轻舒了口气,接着开口道:“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

  “赔礼道歉,不过你又伤了人,单纯的磕个头,那可是不行了,至少你得孝敬点宝贝出来!嗯,比如你的刀法了什么的!”白面男子好似早就打算好了,淡淡的说出此话,眼神中也是充满了热切。

  “我呸!原来你是打得这个主意!有本事自己去找刀谱啊!”武明一听便急了,“哗”又挥出一刀,劈上了那白面男子。

  男子吓得赶紧往后一躲。

  壮实的男子回头看看人群,一使眼色,几人便马上上前将武明团团围了起来。

  “干吗?你们要干吗?”

  中间那个冷峻的男子终于开口了,却简短无比:“一,你把刀谱献出来,就放你一条生路;二,我们把你打死,再夺了你的刀谱!”

  武明一听此言气不打一处来,脸色都发紫了,可是四周望望,见看热闹的很多,却少有仗义执言者,不由的心里一凉。却也还是咬了咬牙:“要刀谱没有,要命有一条!你们以为人多就可以欺负人了吗?”

  “不错,我们就是仗着人多,今天就要欺负了你,怎么了?你个单修狗!还有这么妙的刀法,那就怨不得我们了,哈哈哈哈哈!”几人一阵嚣张的哈哈大笑,吓得武明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我,我不是单修,我有哥们朋友的,我哥哥是小子!”武明虽然愤怒却见形势不妙,遂大声喊了起来。

  “哈哈,听到了吗?他说他的哥哥是小子!”壮实的男子又哈哈大笑了一会,才又盯着武明忽然认真的问了一句:“哪又如何?”

  接着众人皆轰然大笑了起来。

  “你的朋友哥们来了,照样收拾了他们!可是他们在哪里呢?”

  壮实的男子接着取笑道。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3小)说

  “别废话了!看他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利索的收拾了他!”领头者发令了!

  “住手!我哥哥是神棍小僧啊!”武明咬咬牙紧握刀柄,再次喊了起来!

  “什么!”众人随即身形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