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大字下边,是一副详尽的地图,图中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城池,城郭中楼宇万千,看来当是繁华无比。

  城郭南门外是一片空旷的原野,图上看来面积不小;北门外是一片山川,山势陡峭。

  西门外空旷一片,图上没有任何地形标注。

  东门外却好似一片灌木林了,再往外居然是一片大海。

  宋天正仔细找了一下,却也没发现此镇的位置。

  正在此刻,小螺带着一个店小二走到了楼上。

  “江姐姐,你先收好此图,等收拾妥当了,咱们再详细研究一番如何?”宋天正脸上带着几分惶恐,忐忑的说道,看来是很怕江彩萱再次生气。

  “行!你赶紧去洗漱去吧。一会我把衣服就给你送过去!”江彩萱转变很快,这么一会功夫居然完全没有了怒气,痛快的说道,脸上还有一丝绯红。

  宋天正一阵惊愕,暗想很久不见,这江姐姐居然变得如此的怪异了。

  “小子哥哥,快!房间开好了!”小螺在门口喊道。

  宋天正一喜,连忙往外走去,江彩萱目送他到门口,却没有出来。

  来到房间后,见屋内光线很好,家具古朴而干净,床头薄薄的纱帐中,还有一股淡雅的香气。

  想想很久没在床上休息了,看到床铺后,宋天正有种很特别的亲切,一下就躺在了床上,然后长长吐了口气。

  “客官,需要洗个澡吗?”

  店小二虽然看见小子的打扮怪异,却没表现出特别的好奇。

  “嗯,好,麻烦小二哥了!”

  不一会儿时间,店小二抬了个大木桶来到了房间中,又调好了热水,这才往外走去。

  “小子哥哥,你快洗吧!”

  小螺坐在桌子旁,晃荡着小腿,愉快的说道。

  “啊,小螺,你在哪里住啊?”

  “我就在江姐姐里边的那间屋啊!”小螺乐呵呵的说道。

  “啊,那你就看着我洗澡吗?”宋天正腼腆的说道。

  “啊,那咋了?江姐姐洗澡的时候,我就在屋里玩耍呢。”小螺无辜的说道。

  “啊,那你先闭上眼吧,等我进了澡缸了,你再睁开眼如何?”宋天正无奈的说道。

  小螺倒是听话,扭头看向一边,小小子马上脱掉虎皮裤衩,一下就跳到了澡缸里。

  江彩萱见这边安顿了下来,马上摸出几块玉元,下了楼,往客栈外走去。

  只见街上车水马龙,繁华非常,江彩萱边走边看,很是开心。

  出了东街,十字路口有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的一角是一个巨大的医馆,据说现在已经被征用,专门当做了仙考者的救护之地。

  江彩萱心想自己以后也要跟宋天正他们一块前往都城参加仙考,何不先去这里边打探一番消息呢?

  有了此念头,便不由自主的往里走去。

  临近门口,见人来人往,多是些年轻的试炼者。

  “快!快!快让开,再耽误就丢了命了!都给我让开啊!”正发怔间,身后传来了急促的呼喝声。

  江彩萱扭头一看,只见木制的担架上,抬着一个血呼啦的声影,见他的小半截身子早没了,血肉模糊中还可看见白森森的骨头。

  “他这是怎么了啊?”

  门口有围观者吃惊的问道。

  “怎么了?被妖兽咬掉了半拉身子呗!”有有经验者冷冷的说道。

  “啊,妖兽这么厉害吗?”

  “你以为呢?我听人说,那里的妖魔个个力大无比,而且又行动敏捷,稍微一大意便会被它们吃掉,他这掉了半截身子的,还算好的呢。”

  “啊,这么惨啊,那他以后怎么办啊?”

  “哼!怎么办?回家养着呗,一辈子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吧,吃喝拉撒全在屋里,哎,也真可怜啊!”那人感慨的说道。

  “那他们非要去找那妖兽干啥?”

  “你也真够消息闭塞的,什么叫找妖兽,是妖兽来到了咱们这里好不好,所以才要试炼者参加仙考,去对抗妖兽啊!就你那胆小样,我建议你回家找个山洞,最好永远都不要出来啦!”

  “那你为啥不去呢?”

  “我这不正在感悟天地元气,准备去仙考吗?”

  “那里又来这里干啥?”

  “你娘的,我不能过来涨涨见识吗?”

  围观的人说着就要争吵了起来。

  “让开,让开!快点!”

  后边又传来了呼喝声。

  江彩萱往后一看,只见一人的的肚子被利爪刨了开,肠子流出来血呼啦的快要垂到地上了,那人一脸的痛苦之色,“吱呀呀”叫着被人抬着跑到了医馆中。

  江彩萱连忙扭过头来,很有了几分恐惧。

  心里想到自己和小子他们也要马上进入下一步的仙考了,也不知这帮人是在哪里受得伤,盘算一会儿,感觉还是打探清楚的好。

  于是壮着胆子,往医馆内走去。

  来到了里边,见硕大的大厅内,整齐的排列着一个个带着阁楼纱帐的床铺,床铺之上躺着各色的伤者,中间有医者穿行来穿行去。

  医者都拖着一个木盘,盘子上边放着各色的丹药。

  还有一些人手持火红的法器,待断了胳膊的伤者服了药后,便将法器放到伤者的伤口,咒语声起,伤者们一阵轻微的痛苦尖叫后,伤口便很快结了皮痂。

  整个医馆内怪味和药香交融,刚开始江彩萱还有些不适应,看了好一会,才来到一个伤者的床铺前,掀起他的纱帐打了声招呼。

  “嘿!大哥,你好吗?”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黑瘦黑瘦的男子,脸上还有一道疤痕,虽然受伤了却还是有几分狠厉。

  见是一个清淡的美女在问话,也没好意思拒绝。

  “啊,你也是聚气成功者吗?我建议你还是回家吧,聚气者成功在这里是宝贝,可出去了就是炮灰啊!”床上的男子沮丧的说道。

  酷匠\C网首发

  “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江彩萱好奇的问道。

  “几月前还行,这里到都城的路上,平安的很;可是传言忽然有妖魔入侵了,都城的外围都被占了,所以又要仙考者们要各自带一些物资穿过那妖魔域,进入都城,如此便是一路坎坷了,能保住命就不错啦,你看我,生生丢了一根胳膊,哎。”床上的伤者可怜巴巴的说道。

  “那六大宗门的人不管吗?”江彩萱疑惑的问道。

  “管!厉害的妖魔都让他们斩杀完了,留着低等妖魔来锻炼我们呢!”

  “啊原来是低等妖魔啊!”江彩萱这才松了口气。

  “哼!低等妖魔也能一口咬掉了你的脑袋!”床上的伤者很不以为然。

  “啊,这么说,那先前到达都城的人,可算是幸运了呗!”江彩萱说道。

  “呸!幸运个屁,他们也被赶出城,来接应各路的仙考者了,顺便接收物资了”

  江彩萱见这人说话越来越粗鲁,心道看来他心里阴影还真是太重,微一道谢,便往外走去了,心里却更加的忐忑了起来。

  “哈哈,我这刀法原来也有几招可以用了!”武明在竹林中,挥舞着大刀,砍出了几招。

  刀势凌厉,气势如虹,一刀下去,四周的竹子便倒下了一片。

  原来几日下来,武明居然聚气成功,还挑选了几招简单的裂神刀法,实验了一番,居然也是威力奇大,不由的很是兴奋。

  “哇!你小子一聚气成功,便有了自己的招法,好厉害啊!”

  武明一招试完,身旁的林中便钻出了四个男子。

  “啊,原来是你们几个啊!”

  原先跳出之人几日下来一块和武明修习,也算熟悉了起来。

  “我看这刀法也算稀松平常!”

  武明闻言顿时不喜了,往旁边一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