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武僧动作便更加的迅捷起来。

  只见他们手中禅杖虎虎生风,杖影漫天,轻吟的佛唱中,还有丝丝念力直缠绕上宋天正的脑袋而去。

  不一会宋天正又数处受伤,已经站立不稳,遂伸出一手撑在地面之上,另一手持棍吃力的左支右挡。

  哪知这帮武僧手中兵器也是非凡。神棍格挡而下,却也不能再摧枯拉朽,“叮叮当当”很有些吃力,遂再次感觉这帮人太不简单,居然会个个手持神器。

  形势又不妙,宋天正也只能见招拆招。抬头见那打下来的禅杖,自成阵势,密集而又延绵。手中神棍急舞,左挡了来棍,右边却是来不及,时常的便会着上一招。

  这帮武僧下手居然也是阴狠无比。

  眼见手下就要得手,而那老僧却还会不耐。见他低声念了一阵佛咒。

  宋天正便忽然感觉脑袋刺痛,神棍“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只得连忙伸手捂住脑袋,却再也没有了抵抗之力。

  武僧们瞅准时机,连忙挥杖将宋天正架住,倒逼在了一颗大树之上。

  “哈哈!贵宗之法果然玄妙!高僧打算如何处置他?”欧阳老儿连忙上前打着哈哈。

  明轩老僧没理会他,手臂却突然暴涨,一下就将宋天正脖子上的佛珠摘下收回了囊中。

  欧阳老儿见状也不甘落后,飘然掠过宋天正的被擒之地,顺手抄起了那根神棍又退了回来。

  “哈哈,高僧,若把他囚在你们那万戒之牢我倒是放心,可是在这之前,先得让他服下本门的失心散,如何?”欧阳老儿说着便掏出了一个小瓶。

  “失心散?”明轩老僧一怔,心里好似有些明白了。原来百年前曾有传言,据说那剑宗有一块失落之地,听说里边圈着上万的疯癫者,此又见那欧阳老儿拿出了此种药物,遂更确定了心中所想。而且那宋天正的死活确实与他也无多大关碍,便轻轻点了点头。

  欧阳老儿遂对着老僧行了一礼,手持药丸慢慢走上前来。

  宋天正迷迷糊糊中见一人行来,心里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想要大喊,却没能喊出声来。

  不一会感觉那老匹夫伸手捏开了自己的嘴。

  一股阴狠之色在他面色闪过,真要下手。

  正在这时,时空忽然静止,原本拂面而过的清风,也瞬息定在那里丝毫动弹不得。

  半空中的落叶,好似被凝固的空气拖住了,纹丝不能动。

  看T正◇版章节:s上,酷匠f网#

  众人脸声的表情也不能再有一丝的变化。心里惊骇不已。

  “咚咚!咚咚!”远处忽然传来了拐杖敲打地面的声音。

  好似山下行来一人,听见脚步声时还极远,转眼间却见他来到了面前。

  动弹不得众人更加的恐惧起来。

  来人行近,好似踩得山川震动,路过面前时,却又见他好似脚未沾地。

  只觉他径直来到了宋天正面前,张口吐出一口气。

  宋天正瞬间便神志清明了过来。

  “爷爷,老爷爷,原来是你呀?”看到老者后,忽然感觉心里暖暖的,宋天正挣脱开杖阵便要冲上前来。

  原来来人正是那教会自己棍法的老者。

  来人慈祥的一笑。一道气劲将他顺势拉下。

  宋天正也算懂了些仙法,此刻感知周围天地间的元气居然被瞬间抽空了,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元力感应。

  这才心惊这老者当真是非同寻常,比以往遇到的所有人都厉害多了。

  心里马上既惊且佩,盯着老者看了又看。

  而老者只顾拉着宋天正的手,缓缓往外走去。

  “爷爷,我的佛珠和棍子!”宋天正忽然想到自己的兵器被他们夺了去,连忙开口说道。

  “哦?”老者松开了宋天正的手站在那里等着。

  宋天正连忙跑了回去,从那老僧胳膊上把佛珠摘下,带在自己脖子上,然后又从欧阳老儿的手中夺过了棍子,一看那欧阳老儿另一手握着药丸,还怔怔的张着大口;心里一动,遂从他手里取下药丸,一把就塞到了他的嘴里。

  然后才跟着老者一步步往山下行去。

  “嗯,这个棍子材质确实不错!”

  “爷爷,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听说有空间裂隙,我便过来查看一番,没想到出来的却是你。哎,眼看现在的长生界门派繁多,又少有大仁者,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话音随着两人的远去也越来越弱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众人才些微有些能动弹了。

  "啊,哈哈,哈哈,你们都在这里啊?你,你,我认识你,你不给我端过夜壶吗?还有你们这群秃驴,早就想敲打敲打你们了,哈哈,终于机会到了。还有你这个老秃驴,我就喜欢你那佛珠和禅杖啊,送与老子可否?”欧阳老儿反应过来后对着众人指指点点,说说笑笑。

  一番话下来,听得大家面面相觑,脸色皆不自然了起来。

  “可真是失心疯啊!你们赶紧扶了他回去!”明轩老僧听他越说越不像样子,便马上呼喝让他的手下把他带回去。

  众人连忙上前将那他架起,抬着灰溜溜的往山下而去。

  “师尊,师尊他这是怎么了?”有的武僧连忙上前询问道。

  “吃了他们本门的失心散了,自作孽,不可活!”明轩老僧不屑的说道。

  “师尊,那刚才这又是怎么了,咱们咋都动不了呢?”

  明轩老僧思索一会,神色肃然;过了很久却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按照他的分析,此人仅凭一道气劲便能压制得众人动弹不得,此等高深法力,即使是本门师尊也未必能够做到;想了很久却也想不明白这小僧为何会认识如此法力高深之人;再看了眼四周,心中决定此事还是就此作罢的好,免得为师门招致祸事;带些无奈马上呼喊了一声,带着身旁的众多弟子往回奔去。

  风云变幻了月余的氓牛山,很快人去山空,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而镇上的试炼场上却又来了很多的新人,不过面孔轮换,热闹却是丝毫不减。

  更有好些人已然通过仙考,早兴高采烈的往都城而去了。

  而明圣回去后,便在客栈里开始了清修苦练,实验之下感觉那小子带回的丹药果然是极其有用的,只两日下来,便感知到了皮肤外轻轻流动的元气。

  明圣兴奋不已,连忙又运起聚气仙法,开始试着牵引气息入筋脉。

  江彩萱倒是很少再练习功法,每日除了带小螺给她弄些吃的外,便是坐在门口,等着小小子的归来。

  且说那小小子跟着老者很快来到了一个山谷中,谷内有一片白桦林,林里有一个木头搭成的小茅屋,茅屋前是一个小小的石桌,桌上杯中酒香飘逸。

  老者请宋天正坐下。

  宋天正好奇的打量一番。终于是紧不住好奇的开口道:“爷爷,你就住在这里吗?”

  “哈哈,稍微歇个脚而已,不过没想到那涅凤宗居然与你大是有缘,很出乎我的意料啊!”老者看着他耐人寻味的说道。

  “嗯,是的爷爷,她们人很好;爷爷,我这是第二次见你了,却不知您到底是什么身份啊?”宋天正见这老人功法通玄,心里早起来疑惑,加上天下几大宗的情况自己也早有所了解,对这老者的身份怀疑又好奇,更是充满了期盼。很希望他是个背景深厚者,如此也免得日后再老有人无端的找自己的麻烦了。

  “哈哈,老朽的名号早已忘却很久了,不过那六大宗门中的神宗就是我的山门,不知你可听说过?”

  宋天正怔怔的呆在哪里半晌说不出话了:神宗?威名隐隐还在剑宗之上啊,宋天正哪能没听说过。

  既惊且喜,宋天正再也坐不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