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宗多才俊,老身却也没想到,你今日居然会将我涅凤宗圣女逼到这个地步!若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那你这条老命我就收了去!”见众位弟子不再关注这里,老妪才看向那欧阳老儿严厉的说道。

  欧阳老儿一听此言,蹲在最高的山头上的他居然开始有些瑟瑟发抖。连忙开口辩解,居然带了些哀求的意味:

  “宗主,宗主,你可得听我解释啊!"

  涅凤宗主一示意,欧阳老儿赶紧起身按照想好的说辞马上讲了起来:“这个,这个首先她那护身青符绝对不是我逼她用出的,这个你可以问问她自己的。”

  欧阳老儿虽然先前有些害怕,但一想自己身后还有剑宗呢,感觉也不能为宗门丢了颜面,说话也便有些硬气起来。

  涅凤宗主再次看向清玄敏,却见她脸色一红,顿时也奇了,遂开口问道:“敏儿,到底怎么回事?”

  清玄敏脸色更加不自然起来,诺诺的开口道:“这,这个确实不是他的缘故,是徒儿在守阵时被逼迫使用的。”

  “啊,什么?是何等人物?”涅凤宗主马上睁开法眼向本宗阵中看去,见那阵中有一个年轻的小子,正盘膝坐在地上调息呢,微一探查,见他才是聚气之境,不由的更是好奇:“就,就是他?”

  清玄敏站在一旁没想好该如何去说。

  “是他呀,你那乖徒儿可不但是打不还手,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替他疗伤啊,而且还听他胡言乱语,出来后便还造谣生事,来污蔑我剑宗名声啊!”欧阳老儿连忙上前搭腔道。

  涅凤宗主见他又阴阳怪气的说话,心里很有几分不喜,又见自己的徒儿一脸的苦笑,也不好再责怪那欧阳老儿,“徒儿,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师尊,他不是妖魔,又身受重伤,我是可怜他才为他医治一番的。"清玄敏无力的辩解道。

  “吆喝,有如此简单吗?那还有必要如此污蔑我剑宗吗?再说大庭广众之下,你又为他去擦拭伤口,贵宗的颜面何存!”欧阳老儿马上添油加醋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清玄敏忽然失态的大吼一声,看样子真有一口吞了他的架势。

  “道长,怎么回事?”涅凤宗主见两人各持一词,遂把空空老道叫了上来。

  空空老儿一看,也不能不说了,遂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哦?是吗?”涅凤宗主看向清玄敏脸色渐渐转冷。

  清玄敏也不说话。

  “嗯,看来是真的了,事情完了我要带你回宗,让你面壁三年!”涅凤宗主严肃的说道,闻言清玄敏脸色却是大变。

  “对呀,确实该管教管教她了!”欧阳老儿见状幸灾乐祸道。

  涅凤宗主忽然一道气劲散出。

  那欧阳老儿反应不及,一把被扫落了山下,样子狼狈不堪,身后又远远传来一句话:“我涅凤宗之事,论不上你个剑宗三流弟子来管教!再出言无状!老身便要了你的小命!”

  欧阳老儿闻言脸色阴沉,却连忙跑了一段,躲避在了山中。

  “道长,多谢你此番说明真相。要不又是一番恩怨!”涅凤宗主对那空空道长一番感谢。

  空空道长连忙推说不敢,然后马上又去照看阵法去了。

  “师尊?师尊?”清玄敏小声的呼唤道。

  “你干下这等丢脸之事,还有颜面留在这里?赶紧给我回宫面壁思过去!”涅凤宗主脸色很是难看。

  “师尊,听我一言,那阵中之人是混厄元界过来的,也就是我梦境中常常出现之人啊。”清玄敏小声的说道。

  “啊!什么?”听到此言涅凤宗主身躯一颤!

  马上又向那空间之中望去。

  “你站在这里,不要乱动!”说完涅凤宗主瞬间来到了本宗阵中。

  宋天正听到空间内有响动,马上睁开了双眼。慌忙问道:

  “你,你是何人?也是要来阻杀我的吗?”

  “是,你且动手吧!”涅凤宗主脸色冷厉。

  宋天正一听此言,脸上顿时有一股黑气升起。

  看到此股黑气,涅凤宗主也有些心惊,不由暗道:“这股黑气杀气深重,看来此子日后,必然杀孽不小。”

  “动手吧,我看看你有何能耐!”

  宋天正也不废话,飘然又是一棍打出。

  涅凤宗主一看,骇然中设想了无数可能皆是躲避不开,不由的明了徒儿为何要使用护身玉符了。

  “不对!这有些那神宗前辈杖法的痕迹!”涅凤宗主又是一惊,:“难道他还活着?”不由的对这小子另眼相看。

  眼见棍棒临身,涅凤宗主放出一道气劲,宋天正居然再也前进不得。

  心里惊惧非常,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高手,心道:看来这次是麻烦了。

  “你不要害怕,我是那清玄敏的师尊,这次下来是有些事情要问你!”涅凤宗主见状马上转变语气开口问道。

  “啊啊,请,请问。”宋天正还在惊惧她的高深仙法,忐忑的开口道。

  “你是从那混厄元界来的?”

  宋天正考虑了一会,也不知道什么是混厄元界啊。又想她既然是清玄敏的师傅,也当是没必要隐瞒了。

  “我不知道什么事是厄元界,不过我确实是从其他地方来的。”

  宋天正简单的讲大唐的情况讲了一下,不过师傅的隐秘之事没有讲了出来。

  涅凤宗主听来心中早已起了波澜,听完之后,默默祈祷一番,却又转为欣慰,这才又回过神来,诚恳的讲到:

  “多谢你给我讲了这些,若日后你没有了容身之处,便到凤鸣山来,如何?”

  宋天正一听,马上跪倒便谢,涅凤宗主一见这小子还算有些忠厚老实,心里也有了些好感,又想想那六大宗门设下杀阵来对付他,不禁感觉也是有些过了。

  又想他居然能闯关多阵,当是有些能耐,便稍微嘱咐一番便飘然出阵离了去。

  “走!咱们回宗!”

  “师尊,我还有些事情没办?”清玄敏诺诺的说道。

  “什么事情?你是放心不下他吧?”涅凤宗主此刻的脸色稍缓。

  “不,不是的。”

  “放心我观他的面相不是短命之人,你且跟我回宗面壁!”

  “不是,师尊,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聚气成功者,想要把她带回宗门。”

  “哦,是吗,且把她带来让我看看。”

  清玄敏闻言马上来到山下把江彩萱和小螺带了过来。

  “师尊,就是她!”

  涅凤宗主一探查,果然!不由的露出了几分笑容。

  “江妹妹,这是本宗宗主。”

  江彩萱连忙行礼。

  涅凤宗主一看她也行礼古怪,开口问道:“你也是和那阵中之人一块来到此界的?”

  “回宗主,是的,我们四个都是。”江彩萱礼貌的说道。

  “啊,很好很好,你就随我回凤鸣山一块仙修吧!”涅凤宗主随即说道。

  “这,这个,多谢宗主好意,我那好友还在阵中被困,我们说好了要一块参加仙考入仙门的。”

  涅凤宗主见这小女子说话淡然脸色中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顿时一怔。

  “是的,我们要一块参加仙考入仙门!”武明也上前坚定的说道。

  小螺不说话,却在那里揪着小辫不舍的看看江彩萱看看阵中。

  一看这情况涅凤宗主苦笑一声,扭头看看自己的徒儿随即苦涩一笑:

  “你还不是聚气之境吧?我送你两颗丹药,虽然不是那聚气仙丹,却也有助你的修行!”涅凤宗主掏出两颗丹药递给了武明。

  武明大喜,连忙拜谢。

  片刻后涅凤宗主强行带着凄苦的清玄敏飘然而去。

  可怜凤鸣山中从此多了一个孤寂的身影,熬着那三年的面壁光阴。

  ++酷匠pJ网k正。c版.:首i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