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请你到一旁歇息,万事三思而后行,千万可不能因小失大啊,失了宗门的颜面啊,万事还是多请教师尊的好。”明轩老僧缓缓说道。

  欧阳老儿连忙接口劝道:“是,是啊,大师德高望众,我们都得马首是瞻啊?”

  清玄敏低头思索一会,心里很是厌烦,很久终于好似拿定了主意,缓缓抬起头开口道:“师尊命我出来选拔修仙大才,我半年前就看好了这个小和尚,再者说仙门不论出身,我想师门也不会不同意我的做法!”

  两人见那圣女神色坚定,对视一眼感觉有些无奈。

  “哈哈,如此人才,我也早看中了!”欧阳老儿突然大喊一声。

  老僧一听马上会过意来,也是喧了一声佛号,接着开口道:“老僧也看着小子有点意思,我也很看好他!”

  清玄敏一听头就大了,原来六大宗门早有约定,若是某一个仙考之人被两大宗门同时看中,那么谁都不能把他私自拉回门中,还必得等其步步仙考,待其参加完万兽幻界的终极试炼后再由其自个选择决定。

  这么一看被一个宗门看好,是件幸事,若是同时别两个宗门选上,那可就倒了霉了。

  当然中途之上,宗门还是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助其修炼之事的。

  欧阳老儿的坏心思也恰在此处,原来他是想要乘他病要他命,想那小魔僧现在已经身受重伤,昏迷了下来,要想通过下边的杀阵,几乎不可能,所以欧阳老儿偏偏要他如此,还美其名曰“试炼煅心”。

  欧阳老儿与那老僧对视会意,便马上就提了出来。

  清玄敏心想与人攻杀也不是本宗的强项,再者说与这两宗的前辈也不能轻易翻脸啊!要不师尊该怪罪自己了,望望山上,见众多的试炼者正热切的看着天空。好似还能听到他们的喊话:

  “赶紧开战!到了第七关,咱们一拥而上,抢了他的炼体之法!”

  “对啊,我要他的棍子!”

  “嗯嗯,他那佛珠也不错!我要他的珠子!哈哈,想想很兴奋啊!”

  “你能打过人家吗?”有人不齿的嘲笑道。

  “去,前边还有两道杀阵呢,没见他已经混乱了吗?我估计到了咱们这一阵,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啊,哈哈!”

  众人一想也有道理,不停得兴奋的谈论着,好似全然忘了那和尚的威猛犀利。皆在眼馋他的宝贝。

  清玄敏眼见形势不可挽回,考虑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开口道:“不过!这下一阵必须还由我来守!”

  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欧阳老儿和老僧对视一眼,思索了一会勉强答应了。

  清玄敏也懒得再理这帮无耻小人,便飞身落回了阵中。

  还没等那宋天正苏醒过来,长笛伸出,一下就击碎了那空间壁垒。

  见有老僧的铜钹罩在哪里,遂往天空中一望,眼神犀利。

  老僧苦笑着摇摇头,却还是把铜钹收了回去,口中不禁念叨:“冤孽啊,冤孽!”

  “世人常言女子难有成大事者,多是因为爱感情用事啊!大师不必劳神,咱们还是下去做番安排可好?”欧阳老儿阴阴的说道。

  明轩老僧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便随他要下了去。

  “且慢!”空空老道站在一旁听他们说半天了。见两位要行事,这才出言阻拦。

  “道长何事?”欧阳老儿连忙问道。

  “两位可是要到那空间中去?长生界可是有规矩,如此以大欺小不太合适吧?况且那空间是老朽构筑而成,两位若是进去给破坏了,我道宗的颜面何存?”原来空空老道也想明白了,目前早已清楚那小子并非妖魔,眼见大战将至,也有心要为长生界多留一份力量。

  性格直爽的他遂阻止了两人。

  明轩老僧虽然地位尊崇,却也知那老道说的在理,犹豫再三,没了主意间,却见欧阳老儿马上又凑了上来:“大师,来来!”

  欧阳老儿也不再管那空空老儿的反应。

  马上请高僧飘然落到了氓牛山上。

  “大师?还派出贵宗的影子武僧,潜入到试炼者中准备第七阵下手吧,要不咱们颜面何存?我也马上回去准备一番。"

  老僧想想也只能如此了,遂马上回宗去了。

  欧阳老儿见状嘿嘿一笑:“你个笨秃驴,仙法高深又有何用!”遂得意的也回宗找救兵去了。

  氓牛山中的众多试炼者见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大尊前辈,原还想能求得一丝仙缘,哪知两人说完便很快溜了去,不由的很是失望。

  “哎!看来他们也不富裕啊!若是随手赏赐下,获得小的们一声谢谢,多好啊!哎,不知道结个善缘。”有人埋怨道。

  “哼!那是根本就看不见你,再说跟你有啥善缘可结的?逆天修仙提升实力才是正道!自个努力吧!”朋友数落了他一番,不过此话听来也确实有道理。

  “快看啊,第五阵开始了!”众人抬头果然见天空中又出现了画面。

  看到后都是吃了一惊,都没想到杀阵中却是一幅温馨的画面,不由的痴了,马上有人嚷嚷道:“这是什么杀阵啊,让我去吧!”

  “嗯,嗯,我也要去啊!太他娘销魂了!”

  氓牛上上的试炼者们比先前更加兴奋起来,胡乱的喊叫不已。

  原来那第五空间中,灯光昏黄,中央一个平台上那宋天正正趴在台上,看样子是还处在昏迷之中;见他金黄的皮肤上血迹斑斑,有很多的伤口。

  最为让人眼晕的是居然有一只雪白的玉手,正拿着一块丝巾沾了水在给他擦拭伤口呢。

  “哇塞!我想把那小子踢到一边,让我躺那里啊,啊啊啊!”有人控制不住便大喊了起来。

  “是啊,那可是涅凤宗圣女啊,给我擦一下死都乐意了”

  很多不争气的男子兴奋不已,一副丢人之像,躁狂不已。

  “不要脸!”有女子实在看不下去了非常不齿的一扭头走了回去了。

  清玄敏哪还顾得了这么多,再说不就是给人治个伤吗,这不正是涅凤宗的教义吗?

  仙府外江彩萱狂奔而来,却见没有进去的空间口。遂着急得绕着空间外仙府中的石壁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见这边又起了动静这才再次返回氓牛上观察,一看之下,瞬间也是心跳加速,不过在看清后,见她在给宋弟治伤呢,倒是稍微放下了点心来,不过却闭起眼睛扭头看向了一旁。

  山上众多的试炼者们不停兴奋躁动,再抬眼看时,却见那画面中躺在石台上的那个小子的虎皮裤衩居然也被圣女掀起一角,擦拭了下里边的伤口。

  “哇呀呀,受不了啦!”很多的试炼者相互抓着暴捶个不停。

  空空老儿也想收了宝镜,又怕空间内再发生什么过分的事情,如此自己也就有了责任。便强忍着没收了法宝。

  宋天正这次昏迷,完全虚脱:前番接连几日丝毫吃食没进,又连番战斗,再受伤数处;应该说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此刻正昏昏然处在了深度的睡眠之中呢。

  擦拭完毕,清玄敏又给他喂下几粒疗伤灵丹,然后才静静的守在在一旁看着。

  “她这个样子,不会丢哪涅凤宗的颜面吗?”有人忽然想到,阴阳怪气的说道。

  WJ酷匠1网正D版Mw首&{发!%

  “对呀!哼!得把她这丑事宣扬出去,让她也无颜面无存!那她也就不高高在上了,嘿嘿,我也就有机会了!”有人猥亵的说道。

  众人就这么等着,边说边谈笑,转眼间又过去了一天一夜。

  宋天正却好似做了一深梦,慢慢醒来时,忽然便抄起身旁的棍子飞速跃了起来。

  然后一棍打下,只朝那地上的清玄敏砸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