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正!天正!”江彩萱见状急忙拉着小螺往下跑去,武明也不甘落后;清玄敏站在山头,一时间也没理清头绪。

  $酷j。匠网正版z首I7发

  忽然远处响起了一阵破空之声。

  众人回头见是一个老僧站在半空中飘然飞了过来:“阿弥陀佛,且不可离这妖魔太近啊!”

  佛号喧完,老僧一个铜钹扔下,瞬间将那第四空间罩了起来。

  “明轩大师,何事惊您大驾?还得亲自跑一趟吗?”空空老儿连忙上前行礼,看来来者身份不凡。

  欧阳老儿也连忙行礼。

  “何事?得报我那宝贝徒弟被人斩杀了,我还能不来看看?倒是什么妖魔,有如此大的本事?”老僧脸色冷漠语气也坚定无比。

  “啊啊,原来是如此啊!好!好!”欧阳老儿连忙屁颠屁颠凑上前来的给那老僧添油加醋的讲了起来。

  江彩萱带着小螺了来到了山下,往前一张望,见根本就进不去,也看不到里边的情况,不由着急起来,遂大喊道:“宋天正,你怎么样了?”

  众多的试炼者见佛界大尊来到,也不再关注空间里的那小妖魔,羡慕的望着空中,希望能求得一丝仙缘。

  不过还是有人看到了江彩萱几人,好似有些明白过来似的,惊奇的谈论着:“看来那小妖魔果然像是这边过去的,要不在这里能有好友吗?大家看,那女子还颇有几分姿色,小女孩也很可爱呀,那男的也不像恶人!”

  “啊,你说这么大的阵仗只等来了一个还是这边过去的人类,真是滑了天下大稽了啊!”有人感觉有些好笑,终于憋不住说了出来。

  “你管那么多呢,有热闹看不得了吗?

  “那倒是,这小子也算有点本事啊!哎,他要是真能活着出来,我要和他好好亲近亲近。”

  “咋亲近?没看到人家身边有两个女子吗,虽然一个比较小;轮得上你吗?”

  原来说要亲近者居然是个女子。

  “哼,那又怎么滴?”

  几人一番争吵,却没人再提起那丢人的剑宗宗主之子。原来仙考过后,可能踏入仙门,免不了还要跟那剑宗接触。所以众人虽然看不起他却也不便多加议论。

  “以老僧之见,还是把他渡入我佛门,先囚禁几年再说吧!”老僧听完欧阳老儿的述说也确实感觉这小恶魔十恶不赦,顿时便决定把他带回佛宗管教管教。

  “这小子打扮怪异,请问和你们可有啥渊源?”空空老儿这时才凑上前来认真的问道。

  “什么?”老僧很感吃惊,马上打开铜钹,往那空间里一看。

  “这么怪异的打扮是?是那……。"老僧关键的话终是没说出口,脸色却更加的难看了起来,愤然说道:“这并非非本界之人,却可当妖魔处置!老僧决然要将他带回佛宗处置!”

  “小女子涅凤宗清玄敏见过大师!”清玄敏听完了大家的说话,连忙走上前来行礼道。

  “哦,原来是涅凤圣女啊,快,快这边请,你那师尊可还安好?”老僧也不敢托大,连忙回礼问道。

  “家师安好,多谢挂念,大师,这人确实不是妖魔,我认识他,他可是过了聚气仙考的,本来准备要前往城中参加下一步仙考了,可是为了争夺仙丹,却不知怎么进入了那空间通道,这次又返了回来,据我了解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呀,至于与贵宗弟子的前番较量,俗话说仙修必争,争则必有所伤,此乃长生界司空见惯之事,大师何不慈悲为怀放过他这一次?”

  老僧盯着圣女心里好奇,心道空间中的妖魔也不是什么女子啊,这圣女怎么会如此替他说话,可真是破了天荒了。不过圣女居然开了口,老僧即使想拒绝也得给她几分面子:“圣女且跟我来,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你说说!”

  圣女点点头,跟着老僧来到了一旁。

  老僧这才严肃的开口问道:

  “圣女,这小子你是何时认识的?”

  “半年前,就是聚气仙考的时候,我恰巧路过这里,见他面善便与他结识了,大师,他确实不是妖魔啊!”清玄敏再次为宋天正开脱道。

  老僧神情怪异,抬起眼皮问道:“圣女,你师尊可否给你提过那混厄元界?”

  清玄敏不知他为何会突然提到这个问题,想想便开口了:“倒是听师傅给说过一次,说古时长生界起了一场内乱,内乱中出了几个杰出的人物,联起手来想要靠武力统一长生界,决意建立起统一的修仙秩序,但是行使过程中过于操切,杀伐太盛,结果掀起了腥风血雨,几大宗门联起手来,经过几年对抗终于还是将那几人打败,然后便被流放到了混厄人间,还留了四道空间之门以作随时监管之用,结果多年下来,三道空门被他们从另一端封印了,最近唯一的一道空间之门也失去了踪迹。”

  老僧点点头,接着他的话语说了下去:“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长生界防备那混厄元界再起祸乱,更甚于防患妖魔界!加上最近又失去了那里的音讯,眼见妖魔将要大举入侵,要是那里再起祸乱,形势自然便会更加危急了。你说我们行事不得更加小心嘛?”

  清玄敏点点头,却又疑惑的问道:“这事与他有何关系?他可是来自西域苍莽山啊,那里是五神宫的势力范围?”

  “什么苍莽山?从他那意念中我就可以断定他必然是来自那混厄元界!此事可非同小可啊,圣女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老僧坚决的说道。

  清玄敏闻言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宋天正还有如此复杂的来历。心里想了一会不过记得当初师尊曾经说过,当初这一场内乱还是佛宗之人起的头,所以佛宗之人对此也是最为嫉恨,不过据师傅的分析,那些人的一些理论倒非完全没有道理,估计他们封印了空间通道只不过是不想再被打扰而已,完全没有再打回长生界的打算。

  清玄敏很认同这一点,尤其是在见到宋天正后,更加坚定了这个信念,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管会是什么结果都要保他一次。“大师?那这人也不一定就是坏人啊?我看他这番作为都是被逼无奈啊,据我的观察他这人还是很不错的。”

  老僧闻言很是不高兴,心道这一向清高的圣女怎么专替外人说话呢,况且还是替一个男子说话,看来她也是缺乏师门管教了,遂开口问道:“圣女啊,此次出来可是身受师命?”

  清玄敏点点头。

  “你师尊给你授的是何命?”

  “游历天下,为师门选拔人才!”

  “那他可是贵师门选拔好的?”老僧这可是想不通了,再说那涅凤宗可是很少接受男弟子啊,别说还是外来人了。

  清玄敏分析了一下形势,看来只能咬咬牙认了下来呢。又感觉自己的分量不够,只能把师尊抬出来了:“不瞒大师,这小子是我师尊看准的!所以才要我前来中照看一番的!”

  老僧哪能相信这等鬼话,却又不好直接驳她的面子,想了想开口道:“可否请师尊传个口信出来?”

  清玄敏闻言可犯了难了。

  站在一旁的欧阳老儿见他俩嘀嘀咕咕,心里早着急了马上走了过来:“请问两位说完了吗?我们都折损这么大,你们要是拿不定主意,我就下去收拾了他了。”

  明轩老僧一看:这剑修老儿是自己一伙的。看那圣女一脸的狐疑之色,心里也有了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