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玄敏和江彩萱好奇的看着小螺。

  江彩萱想起果然见面时便见那宋天正带着这小女孩,不由得集中精神听她说下去。

  “宋哥哥的功法是从一本书上学来的!”小螺兴奋的说道。

  清玄敏望望四周连忙示意小海螺小声点。然后又蹲下身来,嘱咐她千万不可将此事再说出去了,否则怀醉其壁,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小螺连忙点头,清玄敏再看看江彩萱,江彩萱也会意,武明正拎着刀片眼巴巴的看着空中的画面呢,根本就没注意这边。

  清玄敏一回头,却见远远的地方很多炽热的目光看向这里,心想难道是自己下蹲的姿势太过撩人,又遭人窥探了?

  不由的心里不喜,马上站了起来。

  “这小子拿着一本不知什么样的书,这么闭门造车,也真够难为他了!”清玄敏心里一酸,望向阵中却见那于耀扬更本没停,剑如长虹,又一剑刺了上去,随即心里又是一紧。

  宋天正情急之下带着念力,用尽全力打出了那枚自制的阴阳骨珠。

  骨珠破空而去,悄无声息,于耀扬也没当回事。

  伸手随意一挡,另一手却提剑继续刺下。

  眼见剑尖就刺中了宋天正的胸口。

  宋天正大吼一声,心知躲不过,遂以攻为守,神棍又悄然出击。

  “啊!”一声惨叫响起,却不是那宋天正喊出的,再看时只见那于耀扬手臂下垂,滴滴鲜血流了下来。

  剑势力道锐减,宋天正这边的神棍却又狠狠打出,一下打在了那于耀扬的腿上,虽然没折断。那于耀扬却再次惨叫了一声,马上抽出仙剑,猛然后退。

  不是他功法不高,而是因为他不够狠!

  于耀扬身份尊贵,哪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又何曾真正的与人死战过,反而那道心几历生死,临敌之镇静,应变之迅疾,他自然非是敌手。

  氓牛山的众人见居然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皆感震惊。

  江彩萱慢慢脸上有了一种难得的自豪,这就是自己的和尚啊!心痛中也带着几分敬佩。

  小螺看见宋哥哥流出的鲜血有几分害怕。

  武明见那高高在上的白衣男子也受伤了,正傻傻的乐呢。

  众多的试炼者看着场中,依然相信这小子是个妖魔,应该说他们希望是如此。

  宋天正查看一番胸部的伤口,感觉虽然刺入胸内,却也没伤及内脏,加上自己所练的是全身汇元之法,倒也无妨,遂伸手一招,将那骨珠又收了回来。

  而那于耀扬却显得失态多了,平时他尽看别人被自己刺伤了,自己哪流过血呢?这时才感觉这种疼真是深入骨髓,已然忘了运起仙力抵抗。

  看见那胳膊上被打出的血洞很有些眼晕,却又不感觉决不能就这样认输,尤其是那心上人可能正在看着。

  遂拿出伤药附在了伤口,微微一动,感觉腿部还有些疼痛,暗暗叫苦,这才又想到自己一身的高深仙法,还没用呢。

  反思自己刚才确实是太过大意了。盘膝坐下调息一会儿,准备再起来找回面子;最好是能将那和尚能碎尸万段!

  打坐调息后,于耀扬忽然又起身动了手,一道长剑,气劲暴涨,还带着压制他人仙力之效,一挥而下,宋天正顿感吃力非常。

  加上他的剑招精妙细密,宋天正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只能东躲西藏,实在躲不开了便甩出那阴阳骨珠,次次堪堪躲过一劫。

  +看q4正版:章/节#(上9酷5匠^/网

  如此三番,身上很快便受了几处剑伤。

  那宗主之子,仙气境界高出宋天正不少,一动一阻间气劲激荡,时时压着他的速度和力道。

  而他的剑法,更是绝世无双,是得自其父,唤作青阳独照剑法,出剑必带凌厉剑气,压制之效也必不可少。

  如此便是威力大增,每次宋天正都是险险躲过,有时候居然会在地上练练打滚儿,看得山外之人大感不齿。

  “如此躲避之法,也不怕失去了仙修的颜面,我估计他肯定是沾染了那魔族之习,哎这小子,即使他能不死,也该被圈入佛宗好好调教调教啊!”有一个出身大家之人,不齿的笑道。

  “真能放这酸臭屁,你进去试试!他娘的,什么时候了,保命要紧,还要个面面!哼!”有人很不齿他的说法。

  “以我看,这小子的躲避身法虽然姿势不雅,却实用无比,那可是剑宗清流的剑法啊,试问同等境界,能在他剑下走过三招的能有几人?”有懂行的神色严肃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看这妖魔小子仙气境界不高,难不成是炼体之术在起作用?”也有人很是认同。

  战到如今,很多人也并不再害怕,尤其是见到那被称作妖魔者居然是一幅人的面孔,不由的对他有了几分好感,都感觉己方的人很有些以大欺小了。

  虽然这时那剑宗宗主之子占尽了上风,观看者倒也没有大声喝彩起来。

  江彩萱和武明提心吊胆焦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可怜巴巴的望着清玄敏。

  “我给他通过信了啊!为何他还要这么下手无情呢?”清玄敏自言自语道,不禁想到:“看来师傅说的很有道理啊!”

  原来当初她的师尊便告诉过她:“别看这于公子当下对你百依百顺,你又感觉好似风采无限,可是一到生死关头,尚不知会是何等模样,不如人意的时候多!”

  此刻到了危急关头,看来他果然也就只想着自己了,师傅的话果然很有几分道理。

  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又过了片刻,那于耀扬的剑法更加凌厉,逼得宋天正躲来躲去,很难再找到藏身之地。

  空间内剑气激荡,时常擦到空间壁上,划出一些裂隙。

  裂隙越来越多,宋天正可躲避之地也越来越少,终于又被逼到了一个角落。

  于耀扬马上一剑刺来,打算就此招了解了他的性命。

  也就在此刻,“轰隆”一声空间忽然破开了一个大洞。

  “师兄,住手啊!”一声大喊传来,于耀扬回头一望,看到了外边山头的清玄敏等人不由的一怔,下手也慢了下来。

  宋天正也看到了山头熟悉的面孔,见他们都在为自己着急,心里一动,往事涌上了心头,忽然想到了当初师傅的“无”字心经,遂默默的念了起来。

  心经控制意念,宋天正决定还是要反抗一番,长棍一挥!了无痕迹,于耀扬回身一挡,居然没能躲过,神棍忽然便打在了他的腿上。

  “哎呀!”一声,于耀扬再次摔倒。

  “打他!接着打他啊!”武明大声的喊道。

  于耀扬马上起身反抗。

  宋天正接着又是一招横断云山,一下又中,打在了他的肩头。

  形势再次逆转!

  氓牛山中的众人又沸腾了起来。

  于耀扬见连挨两棍儿,也是大惊,剑法马上再次施展开来,越来越是急骤。

  宋天正眼神迷离,棍法由心,却了无痕迹,那于耀扬居然防不胜防,接连中招,又一次居然被打到在了地上,很失颜面。

  武明站在山头兴奋的大喊不已。

  江彩萱也慢慢放下了心。而那清玄敏却紧张起来了,心想他俩谁伤了谁都不好啊,又开始担忧了起来。

  众人见此刻的宋天正仅凭一套绝妙的棍法便又逆转形势,不由的再次兴奋了起来:“这小子真是命硬啊,打不死的小强,身上的功法真多,他娘的,把他捉了,将他的功法全都套来就好啊!”

  真在这时,那于耀扬处境越来越是不妙,情急之下,居然掏出一把,毒砂扔了出来。

  宋天正也不躲避,将神棍背到肩上,又见那阴阳骨珠打了出去,直奔于耀扬的脖子而去。

  “哎呀,妈呀!”于耀扬吓得马上捏碎空间符,瞬间逃回了宗门。

  宋天正也摇摇晃晃倒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