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上是斑驳的烧毁痕迹,第三空间里忽然跳起了一个身影,只见他满身血污头戴龙头面具,手中持有一棍,猛然便从空间破碎处冲了出来,直奔天空中的空空老道而来;头侧还一个晶莹的骨珠旋转不停,近了一棍砸下,又听他口中大骂:“你个死老头儿,他娘的!小爷挖了你家的祖坟了?这么害我!看我打死你!”

  众多的试炼者大惊失色,慌忙逃散。

  “江姐姐,听那声音,是宋哥哥呀?”小螺听到喊声再次拉拉江彩萱的衣服焦急的说道。

  江彩萱抬头看看空中的身影,感觉确实有几分相像,又不敢确认!有些情绪失控的大喊了起来“是他吗?”

  边喊边拉起小螺开始快步往前跑去,武明马上相随。

  “这几个人疯了吗?看来这几个人是真的狂热分子。”逃跑中的试炼者好奇的回头看看几人。

  空中的老道却不急不慌,掏出一把木伞撑开,一下将那妖魔罩住,无情的丢到了第四空间之中。

  见此,大家才停止奔跑,气喘吁吁中惊恐的再次看着天空中的画面。

  只见那第四空间中,只有一个白衣身影站在中央,手持一剑;那个血影妖魔,也站在一角正在冷静的观察呢。

  第三空间中的真道,这才缓缓走了出来,检查一下发现也没受什么伤,眼神中却有一丝恐惧之色。

  真道看到空中的老道后,弯腰行了一礼,然后捏碎空间符印,瞬间回到了自己的道观。

  空空老道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第四空间里的妖魔若有所思。也没多在意真道的离去。

  欧阳老儿却站在一旁,脸色难看之极:还记得先些时候自己进入第四中间找那剑宗宗主之子,希望他可以帮自己除掉那小小妖魔,哪知此人对自己根本就不屑一顾,还把自己呵斥了一通,要自己少插手人间俗事。欧阳老儿早憋了一肚子气了,此刻见那剑宗宗主之子又不马上出手,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此刻要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早就上前亲自动手了。

  江彩萱心里也有几分疑惑,却知那小螺最早与宋天正认识,说不定此妖魔真是他呢,却埋怨他为何还要带着个面具,看也看不真切。她哪知道宋天正连闯几关,感觉空间还是不太正常,怕摘下面具后,让空间碎隙扰乱了自己的意识。

  江彩萱考虑一会儿,忽然间想到了那清玄敏,心想何不找她帮忙呢?,遂辨认方向,按照当初的指示往氓牛山一个突兀的山头走去,走近后果然见巨石旁有一个粉红色的帐篷,得报后才缓步走了进去。

  话说清玄敏在阵中打座,忽然得到了同门信息,马上就出了来,见到时江昭萱后,也很是热情,再听闻她说那阵中的妖魔可能是和尚后,也是大吃一惊,马上和大家一块来到了山头,清玄敏仔细的看着空中的画面,心想自己也不能确定啊。要是能联系到那于耀扬,倒是可以劝说他停手,可惜自己也没那剑宗的传讯之法啊,只能紧张的看着。

  落在第四空间里的宋天正观察一番,只见就那么只有那么一个人影站在哪里,便能感觉有一种压抑之感,全是的气息也有些运转不畅;看来是遇到大敌了,遂深吸一口气,将神紧紧棍握在了手中。

  “出手吧!”白衣男子也不废话,淡然说道。

  宋天正一看,也就不客气了,神棍抡出,“啪啪啪!”横断云山八势一一打出!

  白衣男子剑不出鞘,身形飘动,便轻松躲了过去。

  “好!”氓牛山中的试炼者见状大声喝彩,“果然不亏是剑宗清流啊!"“果然是他,这是他的棍法,不过却更加精妙了!”明声小声的对清玄敏讲到。此刻明圣也激动了起来,原本还内疚非常,以为是自己害了和尚哥哥,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顿时激动的又大喊起来:“他不是妖魔啊!他不是妖魔啊!”

  然后便在人群中奔跑起来,边跑边喊。

  “滚,一边去,别他娘的挡着大爷看戏!”众人却根本听不进去,还以为他是疯了。

  清玄敏一急连忙跳到空中跟那剑宗老儿商量了起来,希望他可以传个音讯进去,哪知那老儿左右推诿,好一副可恶的匹夫嘴脸!

  清玄敏也不再搭理他,遂央求那空空道人。哪知此人也是不信,还说那阵中的即便不是妖魔,也必与那妖魔一界有染,还说即使退一万步来说他不是妖魔,那么如此历练一番,也是好的。

  如此油滑的论调,听得清玄敏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回去又目不转睛的关注着阵中的情况。

  宋天正一棍不成,也不停歇,再次攻了上来,依然是横断云山。

  白衣男子于耀扬,还是轻松的躲避,边躲避边开口说道,:“你这棍法虽然精妙,却也奈何不得我!可还有其它的技俩?”

  宋天正一听,意念集中,强祭起一些金光仙力注到神棍之上,接着再次打去。

  于耀扬依然不与其硬碰,仅凭身法便轻易躲了过去。

  “这可不行啊!”宋天正一急,然后摘下佛珠扔了过去。

  佛珠迅疾旋转,飞速罩向那于耀扬。

  难得,于耀扬面露严肃之色,渐渐退了几步,然后往后一跳,接着再退,腾空跃起,一套步法施展开来,犹如蜻蜓点水,玉壁借力,步步升高。

  升到力尽处,于耀扬猛一转身。

  画面中便失去了他的身影。

  宋天正佛珠落地,一看居然没将他困住,心里一惊,连忙又将佛珠收了回来。

  又提起棍子寻找那白衣男子的身影。

  一抬头,却见他悠悠从头顶飘了下来。

  宋天正一惊,连忙神棍朝天,脚下一用力,跳起点向哪白衣人的脚心。

  Ms更新最◇快上E、酷;匠w网7

  于耀扬身在空中,见状马上旋转了起来。

  宋天正失去了目标,心里一慌,再次落地;见那白衣男子也落在了一旁,连忙又起一棍,这棍使出,依然无迹可循,犹如青烟掠过天空。完全没了招式。

  一棍打下,白衣男子再次运起步法,神棍却紧紧相随,于耀扬连换了三个身姿,居然还没避了过去,无奈只得拔出长剑,格挡而上。

  “当”一声轻响,宋天正退后几步,白衣男子剑身轻颤,原地未动,不过脸上却露出了吃惊之色。

  “想不到,这妖魔的棍子倒是好材质,居然与自己的神剑硬碰而不受损害。看来得来点真格的,要不放了他离去伤害了我那玄敏妹妹可就不好了!”于耀扬暗暗想到。

  宋天正一棍打实,忽然想到当初老人的嘱咐:要将招式忘了才能大成,可是自己才学了一招横断云山啊,要忘了下边的怎么学呢?正犹豫间听那白衣男子又说话了。

  “好,看来你还值得我出手,接我三招如何?”

  宋天正还没拿定主意,于耀扬已经迈开步法准备出招了。

  天空中的清玄敏看到此却是大惊失色。

  那于耀扬的本事她自然是知道,还记得上次师尊带自己到剑宗办事,恰逢剑宗弟子在场中演武,师尊便驻足观察。

  好似弟子中已经决出了凝神期前三甲,然后这于耀扬便走了出来。执意要三人连手攻他,长辈也有意见识一番便同意了。

  哪知三人联手攻击无数招,却招招落空,然后那于耀扬轻出一剑,便将三人扫落台下。

  据清玄敏的观察那于耀扬当是到了结元初期,相差一个境界那便是天上地上。

  如此他要是出招,那小子还有何活路?

  “不行!得想办法”清玄敏焦急的看看四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