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的中央是一个重叠在一起的铜镜,只分为下两面,每面的中心都有一个小小的太极图案。

  此刻都在飞速的旋转不停。

  道宗的炼器之术果然是天下无双,如此绝妙的阵器,别宗之人是很少能够见识到的。

  “嗯,估计就是这个东西在作怪啊!”

  宋天正观察一会儿,决定先试探一番,遂用足了气力,举起棍棒狠狠的砸了下去。

  双面镜子一道黑白之气生出。

  这一棒便似砸在了水中,毫无着力之处,还感觉自己的棍棒将要被夺取。

  宋天正急忙用力将那棍棒收回。不甘心接着又试了几次,都是如此结果,看来蛮力是不行,遂围着那双面大镜转了一圈苦苦思索着对策。

  而邙牛上上却响起了一阵阵的欢呼。

  “看来那妖魔是被灭了啊!斩了那么多仙修他娘的他也赚够本了!我要继续仙考踏入仙门了!”有人又兴奋得叫好。

  “哎,可怜啊,不知那妖魔的炼体之术有没有带着身上,希望前辈们能开放了这个空间让咱们去抢啊!”还有人热切的说道。

  听到这里很多人的心里都活动了起来。

  还有人感兴趣的却是那道宗阵法,心里决定一但自己要是通过了仙考,就想进办法进入那道宗修习。

  “哈哈,这卑劣小魔,也有胆子独闯长生界!活该傻兮兮的丢了性命啊!”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大笑声。

  空空道长扭头一看见又是那剑宗的欧阳老儿,不过见这妖魔斩了很多剑宗之人,却毁在了本门的阵法中,很有些得意,有意再嬉笑他一番,便开口道:“欧阳老兄真是好兴致,小辈的试炼你倒是关心的很啊,不过我听说你家的后辈,仙考时被人打残了一次,你这回老家是来报仇的呢?还是来照看你那后辈了?”

  “哈哈,儿孙自有儿孙命,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啊!”欧阳老儿故作大方的说道。看看眼前的画面,见那阵法还在施展中,遂继续说道:“贵宗的法器果然是厉害啊,等那妖魔丢了性命,那骨灰交给老夫如何?我好检查检查可有什么诡异之处;别再留下魔界的种子啊!”

  空空老儿白眼一翻,心想:这可是本门立下的大功,哪轮得着他来指手划脚?

  却不知那欧阳老儿另有打算,原来那欧阳老儿在剑宗中也是中等地位,还需要常常看他人的脸色。

  后来这欧阳老儿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听到那俗世门门主家中有一犯了花痴的傻女子,便动了心思要把自己家的后辈欧阳云逸介绍过去,首先力帮他入了仙门,哪知却会被人打残险些坏了大事。

  等那欧阳云逸残废后,便给他讲明,需要他主动的去喜欢那门主之女,欧阳云逸一听倒也同意,不过也提出了个条件,一是恢复自己的肢体了,二就是要灭了那卑贱和尚给他出气。

  第一个条件终于完成。

  然后这欧阳老儿就来到这里时刻关注战况,他自然知道那阵中的就是那可恶小僧。

  按照他的想法即便是那可恶的小子被烧成了飞灰,捡两件随身之物回去也好给后辈有个交代了。

  s酷D匠网;永)3久免。“费看K小_说y

  等得很有些不耐,便再次问了起来:“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可否让贵宗弟子撤了阵法?”

  空空老道很是坚决:“不行,这妖魔还需要再被炼化一会儿,再说即便是撤除阵法那也得一段时间啊!”

  空空老道有意要宣扬下本门的威名,遂将画面又放大了三倍。

  那欧阳剑修也不好再说什么。

  氓牛山中的试炼者,看着那声势浩大的阵法,对那道宗多了很多崇拜。

  宋天正在那狭小的空间里,依然没能想出对策。

  只见聚起金色气团打入镜面之中,顿时便被消于无形了,意念唤出那阴暗死神,再集起一些幽暗之气,打入其中也没见什么效果。

  慢慢宋天正开始有些绝望了,抬眼打量之下,只见那个图案很别致,遂坐下认真的观察了起来。

  “这图案有点眼熟啊,好似在那大唐的时候也见过啊,对了!是在袁天罡住的地方!原来这图案果然还是有些来历的啊!”宋天正看着看着突然心里一动:“这图案这么厉害,那我也做一个。”

  想了一会,拿出了另外一个意念相通的骨珠,然后抽取意念中的一丝金光,将金光打入骨珠中比猫画虎的刻来刻去,终于刻成了一个半圆,然后又抽取一丝黑丝用它刻画好了另一半。最后再用佛宗残留体内的念力,再次勾画一遍,仔细的做完,这才汇聚身上的两种截然相反的元力注入半圆中,片刻后完成了,一看居然和那铜镜中的太极图很有几分相像。

  宋天正一喜,遂将骨珠扔出,意念控制着让它旋转了起来。

  这么一旋转,感知自己做成的骨珠居然也有怪异的力道透出。

  看到居然成功,宋天正顿时也很佩服自己的能力,然后得意的控制那骨珠旋转着往镜面上飘去,飘到正上方后,接着控制那骨珠飞速的旋转了起来。

  按照宋天正的分析,如此做应该可以干扰那阵法的运转。

  这等想法,宋天正可是小看了自己做成的小小太极图。

  首先注入的金光那可是天阳之火,黑气又是幽冥之气,虽然现在还很弱小,可这也是在那法器的中心地带,这里轻微一动,外边便会是滔天巨浪,正如那蝴蝶轻舞顿会添了生机无限,另有玄妙意义。

  只见小小的骨珠旋转越来越快!宋天正感觉这个小小的空间有些振动了,心里一喜,遂马上又催动骨珠反向旋转起来。

  原本已将是尘埃落定的事情,氓牛山的试炼者和仙修已经开始转移话题回忆谈论起前两场的战斗了。

  空空老道见状也很是满意,捋着胡须呵呵笑个不停。正想要用本门符印通知那阵中之人收了阵法。忽然一声巨大的爆裂之声传来来,只见那空间内烈焰暴涨,冲击得空间之壁也有些要破裂之势。

  “啊,这是怎么了?”空空老儿一惊。

  紧接着火焰消退,又是黑黝黝的巨浪拍来,空间之壁又是一颤。

  众多的试炼者,以为这是要收阵,在看到那老道的脸色后,才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散开,快散开!”空中的老道突然大声喊道。

  众人也不知是怎么了,闻言倒是连忙往后退去。

  也正在这时,忽然一声巨响,第三空间突然爆裂!

  只见火焰带着黝黑的海水,冲了出来,极热极冷间,白气升腾,空空老儿马上撑起一把巨伞挡了去。

  但是还有一部分冲到了山间。

  只见那原本生机无限的氓牛山,瞬间被淹没了。

  怪流退去后,树木苦干,山石迸裂,鸟兽顿时丧命。

  “啊,快逃啊,这他娘的是怎么了?难道阵器爆炸了吗?”

  试炼者们跑出很远,这才惊魂稍定,回头看了过来,却见一道巨大的山谷居然变成了死亡地带,完全没有了一丝生机。

  天空中的老者自然知道那太极阵的厉害,小心的收了巨伞,往阵中望去,还好,本门弟子,还躲在加了防护的阵眼中,居然没受到多大伤害,不过看他的脸色却是苍白无比,好似还是受到了惊吓。按照老者的分析也是本宗的法阵神器出了意外,心想好在那妖魔也被斩杀了,总算保住了宗门的颜面。

  哪知一个角落,好似蚂蚁大小的一个东西,忽然慢慢变大,越来越大,不由的还打了一个喷嚏:“啊,他娘的,冷冷热热,这是要害的我生病啊!”

  众多的试炼者发现画面中的身影后彻底的被震撼了,呆呆的看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