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中的老妪缓步走到水池边,伸手一捞,便捞出一条大鱼,放到嘴里嘎吱嘎吱就嚼了起来。

  吃完之后就扭身往回走了去。

  清玄敏站在墙头想了又想,终是没有下去,等了半晌见院落中再也没了动静,正要离去,忽然夜空中飘来一道白影。

  还有轻声的呼喊声:“彩鸦老妹,彩鸦老妹!”

  清玄敏一看,居然是那欧阳家的剑修老儿。

  更吃惊的是他居然还和这么一个妖物有关系,不由的感觉有几分厌恶,马上悄然下树,决定再到其它的地方查看一番。

  刚走下墙头,却听到了开门和说话声:“彩鸦老妹,我帮你打听清楚了,那五神宫主确实与妖魔界没在联系啊!”

  “那不行啊!嘘!欧阳大哥进来再说。”

  然后话音就变小,再也听不到了。

  清玄敏也想不明白这两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见还是没探到那小和尚的消息很有些失望,无奈的往外走去,情绪失落中走得很慢,四下打量一番见房屋中都是嬉笑之声,想想更是失落,决定找了这次以后也就不再找那和尚了,一切听天由命吧。

  刚走过一个走廊,想坐下休息一会。

  “白术甘温,健脾强胃,止泻除湿,兼祛痰痞。茯苓味淡,渗湿利窍,白化痰涎,赤通水道。甘草甘温,调和诸药,炙则温中,生则泻火。当归甘温,生血补心,扶虚益损,逐瘀生新。白芍酸寒,能收能补,泻痢腹痛,虚寒勿与。赤芍酸寒,能泻能补,破血通经,产后勿犯……。"忽然有断断续续的诵经之声传来。

  “呀!这不是本门药典中基础篇所记载的吗?”清玄敏顿时奇了,心想整个九华州除了自己也再没同门姐妹了啊。

  后来猛然惊醒:“对呀,我不给了那聚气成功的女孩一本药典吗?找到她不就找到小和尚了?”

  清玄敏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忽然见有两人拎着个饭盒走了过来。

  想想自己还是隐身状态,连忙后边跟随,不一会随两人绕过一道假山,然后来到了一个平台之上,见他俩掀起了一个盖儿,然后将食盒丢了下去,这时听那诵读之声更加的响亮了。

  清玄敏观察一会,判断地下应该是另有乾坤。

  待两人离开手,遂四周一阵搜寻,凭借着微懂的一点机关之术,终于在一颗高树下的石狮子上发现了端倪,清玄敏连忙打开,顺着台阶往下行去,终于来到了一间地牢,见地牢中四五个人正坐在地上扒拉着饭食吃呢。

  “你们是何人?”

  清玄敏轻声的问道。

  “啊!鬼呀!”江昭萱听到说话声尖叫一声,大家都害怕非常,慌忙躲在了一角。

  清玄敏这才想起来,自己还隐身呢。

  遂马上解了咒语,现出真身。

  “谁?你是谁?”肥葫芦壮着胆问道。

  “我是涅凤宗的圣女,你们有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

  “啊!原来是你啊!姐姐,你还给过我一本药典呢?”江昭萱看清后激动非常,马上走上前来高兴的说道。

  “果然是你们啊,快,快,跟我出去!”清玄敏也很是兴奋,仔细看看,见那女子脸上脏兮兮的却依然还可以辨认出来。

  后边的几人也马上凑上了前来,唯唯诺诺的看着清玄敏。

  “走,我送你们出去!”

  几人依言飞快的出了那黑暗的地牢,清玄敏看来看去却也没发现的小和尚的身影,心里一惊,拉住走在最好的明圣开口问道:“那个谁,那个小和尚呢?”

  明圣闻言,黑黑的脸上一片羞赧之色:“这个,这个,他没把抓到这里啊!”

  “那他去哪里了?”

  “好像是去参加仙府争夺去了。”

  L|酷q匠》网!r唯一_正/:版o,D-其p+他k都r是盗版

  清玄敏一想,自己在参加仙府争夺的众人中打听了一番了啊,也没有人说见过那小和尚啊,不由的再次失望了。

  “哎,快,先送你们出去吧!”

  清玄敏领着几人搭乘仙凤,很快便出了仙府。

  肥葫芦半年没见到自己的手下了,心想早告诉过他们要回去报信了,怎么直到现在还没回来?心下很是担忧再次拜谢了清玄敏,遂到镇上寻找自己的手下去了。

  清玄敏看看几人脏兮兮的样子,见她们忐忑不安,尤其是那小女孩,脏脏的脸蛋还流着黑黑的鼻涕,一张望,眼神惶恐;连忙掏出几块仙玉,在镇上找了一家很好的客栈,将几人安顿好了,这才要返回氓牛山。

  临别又告诉他们要是想找自己,就去氓牛山中。

  几人又是感谢一番,清玄敏这才飘然离去。

  杀阵中的宋天正调息半天多,身上的伤口渐渐结了痂,却没法清洗血污。

  时间不等人,简单的休息一夜。

  第二日一早,宋天正便举起神棍一棍打破空间壁垒,来到了第三道杀阵之中。

  阵中的真道听到响动,马上祭起了法阵。

  这个空间的阵法叫做阴阳无极大阵。

  阳攻阴伐,两极威力皆不小。

  宋天正刚刚站稳,还没顾得上打量一番,就见滔天的巨浪拍来,好似又处身在了大海之中,四周一望,遥无边际,头顶也是滔天巨浪,还没想好应对的办法,就已经被巨浪包围了起来,海水入口,感觉又腥又涩,还极度的冰冷。

  好似水中有毒,宋天正连忙运起了傲龙仙诀,忽然见水势旋转流动,自己的身体也被卷着转了一圈又一圈。

  宋天正虽然运着仙诀,却还是感觉全身冰冷,不由被冻得直打颤,一会之后全身瑟瑟发抖,只见身周黑黑的海水,也没结冰啊依然流动不已,速度还越来越快。

  宋天正摒住呼吸,提起胳膊一看,感觉两只手掌居然有些僵硬,活动都不灵便了。

  “如此下去肯定要被冻死了啊!”道心叹口气,心想:“这一路可真是艰难啊,刚出虎穴,又遇一道险关!”

  思来想去,也没想出很好的应对之策。

  眼见四肢僵硬就要动不了了,脖子也有了些僵硬。

  “黑鬼!赶紧出来啊!”宋天正忽然想到了第一阵中的那个黑影死神,心里一动遂默默喊了一声。

  果然有用,宋天正见自己原本金黄的皮肤居然渐渐变成了黑色。这时身体上的寒冷感觉才微微有所减轻。又过了一会,好似还很舒服。便躺在波浪中惬意的歇息了起来。思索着脱困之策。

  天空的中宝镜依然折射着这个空间里的画面。

  只见巨大的太极图案,流光点点,那妖魔的身影正躺在黑色的一半中,身形居然被缩小了,好似一只蚂蚁。

  众人很是佩服这个阵法。

  几阵下来,氓牛山上的试炼者也很少再大声的喧哗,都在小声的窃窃私语。

  “这是什么阵法?谁人布置的?”

  “道宗的阴阳太极阵!”

  “啊!这么厉害啊,你说这道宗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关键时刻这么顶用啊!”

  “你以为呢?还记得道宗与五神宫的那一战吗?”

  “啊啊,争夺飞凤仙子的那一战吗?”

  顿时有知情者急忙凑了过来。

  “是啊,听说那五神宫主和道宗玄真道长在凌空雪山大战了三天三夜,不分胜负,然后拿玄真道长就摆出了这阴阳无极阵,才将那五神宫主困住,一困就是七八年啊,听说还是那五神宫主,认输后才保得一命啊!”

  众人听得津津有味,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段密闻。

  “难道这阴阳无极阵就没有破解之法吗?”有人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道宗的技俩谁能说得清呢?”

  “那里边的那个道修,小小年纪就能布下如此厉害的阵法吗?”

  “哼!道宗炼器无双,早把阵法炼到了法器中,再布置出来还不容易啊!”

  众人渐渐又松了口气,心想看来那妖魔要折在此阵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