氓牛山中的试炼者,见两阵下来,居然没能阻挡下那妖魔;渐渐开始有些担心,都在窃窃私语起来。

  “这妖魔够厉害的啊!看来将来的妖魔入侵形势不妙啊!”

  有人小声的说道。

  “放心啦!咱们这里的高手还没出动呢。即使这里听说那剑宗宗主之子也守着一阵呢,估计那关他肯定是过不了了啊!”

  试炼者们相互安慰者。

  空中的老者面色严肃,正盯着那第二空间的血衣人,若有所思。良久见他一直坐在地上调息,这才放下心来。

  “空空老儿!哪里都有你啊?”忽然一阵破空之声传来。

  空中的老者一扭头头见一个瘦削的老者踏剑而来,片刻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后。

  原来空中的持镜者是那道宗炼器一门的长者,仙法也是非常高深,下边的六道空间便是他构筑的,然后他又将每一关的画面折射出来,也是为了让众多的试炼者多一份见识,先对仙魔有一个基本的认识。

  眼见妖魔将要入侵,他这般做法也是为了涨涨众生的见识,也好多一份生存逃命的机会。

  "原来是欧阳老头!你平时说话就很臭,今天又出来放屁,这种小地方你来凑什么热闹!”空空老儿对那欧阳老头很不感冒,马上反问道。

  “我来找那宗主公子,有事交代一番!”来人讪讪的说道。

  空空老道也懒得跟他废话,打开通道让他到了第四空间。然后又回过头来,扫了眼第三空间,心想马上到了本门弟子的阵中了,到时候自己可得暗中相助一番,不能让那真道遇了害。

  此时天色渐亮,空空老道正要打开空间符印会道观休息而去,忽然又见一个红衣女子乘着凤凰悠悠升空而来。

  众多试炼者的眼前又一亮。

  “啊!这不是那涅凤宗圣女吗?仙子真的好美啊!”顿时有人陈赞道。

  “嗯,仙子又出来了,到了她那一关,那妖魔要是敢伤害他,我就上去把那妖魔咬死啊!”有人激愤的说道。

  “请问你那牙是什么牙?是毒蛇牙还是老虎牙啊?还你去把妖魔咬死,你还不如用你的大屁股把他坐死呢!”周围的人顿时轰然大笑起来。

  “仙子姐姐,仙子姐姐,给我们一些灵药呗。”试炼者中有女子热切的开口喊道。

  清玄敏回头一笑,绝妙容颜迎着朝阳顿时把那一群俗世男子看得痴了。

  清玄敏倒也大方,掏出袋有助感知元气的丹药撒了下来,众人慌忙哄抢。

  “谢谢仙子,谢谢仙子啊!”

  看着这些质朴的面孔,清玄敏又想起了那个清秀孤独又带些倔强忧郁的面容,不由的有些伤感。

  “圣女,有何事?”

  空中的空空老道见来的是涅凤宗圣女也是不敢怠慢,马上留步招呼道。老道如此客气缘由圣女的地位特殊,那可是宗主的接班候选人啊。

  “敢问道长,这是来了多少妖魔?听闻已经连破两阵了。”清玄敏也有随从混在那试炼者中,所以也得到了些简单的信息。

  “是破了两阵了!”空空老道严肃的说道:“不过却只有一人,双拳难敌四手,我想下来的两阵他就不会那么容易的过了!”

  “啊,敢问尊上,那妖魔是何等人物居然这么厉害,攻力是到了何等境界了?”清玄敏很是好奇。

  “以我的判断,那妖魔当是炼体者,即使有聚气之法,也不过聚气境初级阶段,可是让老夫想不明白的却是那妖魔既然两道拳劲居然打死了两位剑宗仙修者,可真是奇怪!”空空老道说完脸上还残留着疑惑之色。

  “啊,原来才是聚气之境啊,看来这妖魔一族的炼体之术果然是不一般!”清玄敏若有所思的说道。

  “仙子前来可有何事?我劝你还是固守在阵中的好,”空空老道温和的劝道。

  “哦,敢问尊上,可有那隐身法器,借我一用?”清玄敏这才想起了正事遂开口说道。

  “啊,这,这个...有!”空空老道犹豫了一会,还是掏出了一木人,递给了涅凤圣女,然后又讲出几句了咒语让她记住。

  清玄敏连忙道谢,空空老道以为她要用来对付那魔族之人,也没有藏私,不过临了还是讲了一句话:“一定要替我给你的师尊带好啊!”

  清玄敏连忙答应,然后才回到了阵中,底下的万千仙修皆都依依不舍的目送圣女离去,渐渐又活跃了起来。

  “哎呀,要是那妖魔将这美女霸占去了可如何是好啊?”

  有人杞人忧天的说道。

  “那就生个小妖魔出来呗!”旁边有女子愤然说道。

  刚说完却发现不对劲,见四周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有鄙视者,有厌恶者,还有欲火焚身者。

  r酷$A匠网首发‘A

  这名女子吓得顿时收起心中的嫉妒连忙跑回了营房之中。

  “哼!我要抓紧练功啊,成了仙修什么美女仙玉得不到!”说完说话之人也愤然走了回去。

  众人还想知道那空间里的妖魔又在干什么,却见空中的老者也已经离了去,无奈中只得回去等着去了。

  宋天正盘膝打坐一会,身上的伤痛减轻,却见还有鲜血渗出,连忙来到剑宗弟子的身上搜寻一番找了一些仙药吃下,忽然惊奇的发现原来掉在地上的几枚神器仙剑居然不翼而飞,暗暗吃惊,见空间里一片凌乱,心中也意识到不知那后边还有何等险恶的阵法在等着自己,遂定了定神,又开始坐下修炼了起来。

  忽然那佛珠很管用,遂又拿出来演练了一番。

  这时才把龙头面具摘下透了透气,不过又想起了那倪傲天的嘱咐:异样空间中若不带上面具,会被那空间错乱处的碎缝撕裂,心中一害怕马上又将面具套到了头上。

  这时又将随身之物收拾一番,然后才盘膝坐下开始梳理起功法来,想想这番拼杀,这才意识到,直到现在心里还有淡淡的杀意残存,也不知这种嗜血躁动是好是坏?不由得有些担心,不过又想自己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了自己,且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吧。

  第五阵中的清玄敏,算算时间,知道外边应该已经黑了下来,便马上招唤出坐骑乘着夜色溜了出去。

  不一会便又来到欧阳震天的府门外。

  原来清玄敏一直放心不下那小子,接连几次夜探欧阳府邸,却是毫无收获,听闻那欧阳震天的客舍中啊还有一块禁地,是谁都不能靠近的,清玄敏猜测说不定会那小和尚就被藏在里边,又怕惹上什么麻烦,这才借了那炼器大师的法宝,再次夜探前来。

  清玄敏用起隐身法宝,一路潜行,终于靠近了,来到院落前却见禁地的墙壁都被涂成了黝黑之色,看上去更有一份神秘之感。

  绕着墙壁走了一圈,居然见没有门户,顿时大奇,疑惑中终于看到墙边的一棵大树。遂运起仙力悄然爬到了树上,这时才往院落中望去。

  夜黑星稀,只见院落中居然也是没有灯火,也不知是没人,还是另有玄机。

  忽然一阵脚步声响起,清玄敏连忙朝院落中望去。

  却见一个小屋的门被打开,一个老太婆拄着拐杖慢慢走了出来。

  清玄敏大气不敢喘,仔细的看去,却发现这老太婆长相怪异无比,只见她脸上皱纹满布,眼窝深陷,鼻子尖尖的好似鹰钩,下巴短小,白森森的牙齿外露,再往下两只手掌酷似骨爪,正拄着一只拐杖踏踏的往院中的一个水池子旁行去。

  “这是人还是妖怪?”清玄敏疑惑的想到,心里也有些害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