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就能这么厉害,我还修仙干什么?”很多这么想到,感觉很伤颜面,也不再说话,怔怔的看着场中,希望那妖魔很快就会被打趴下了。

  可惜没能遂众人之愿。

  宋天正将那陈清明扳倒在地上,朝着他的背上又踢了几脚。

  陈清明心系神器,加上宋天正动手极快居然没躲避开来,虽然一番被打也不知外界的人都能看到自己,遂站起身来阴阴一笑,倒也不甚在意。否则以他好面子的德性可不会这么淡然了。

  陈清明马上运起仙力往前一跃,猛抓住刀把,一用力终于将神器抽出握在了手中。

  这妖魔刚才说:“又是你?”难道真是那卑贱小子?

  这么说我的培元丹有望了?

  陈清明思索一会,马上躲回阵中,顺手便捏碎了信符,通知了那剑宗待命之人,瞬间身周轻爆声响起,忽然有四五个人来到了剑阵之中。

  陈清明理理衣衫,又装出清高的样子,连忙安排众人进入阵脚,然后立马就催动了阵法。

  站在原地的宋天正见那可恶剑宗男子忽然消失,四周看看,见光点斑斑,光点之间,明晃晃的也不知哪里是实哪里是虚。杀心难耐,立马提起棍子,然后将佛珠带到脖子上就大喊了起来:“出来,你不是很牛气吗?出来啊!”

  忽然看到眼前的光点居然移动了起来,还有一道剑光迅即朝自己点了过来。

  能看清了还怕那么多做甚?宋天正立马就是一招横断云山,迎了上去。

  光影消散,没有响动,原来此招是虚,紧接着身后又是一阵响动,道心慌忙弯腰,堪堪避了过去,瞬间回转神棍,棍头飞速改变走势就又挡了过来。

  “当"一声,宋天正往后退了两步,回头见那飞剑又消失在了光晕中。

  “这把剑,也很厉害!”宋天正想到,不一会接连四五剑刺来,倒也不甚惊慌,皆躲了过去。

  片刻后所有的光点全都旋转了起来,宋天正却不知该躲到何处去了。

  眼见四周光晕旋转,不时的又突击出神器仙剑,速度越来越快,宋天正渐渐感觉有些应接不暇,这可如何是好?灵机一动:忽然想到自己能将那仙剑踢碎,那就用肉体硬抗!

  宋天正连忙盘膝坐下,运起了佛念雕龙,不一会便有金光绕身。

  “啪啪!”仙剑撞上宋天正的金身,尽皆碎裂开来。

  光点渐渐减少,阵中剑宗之人也是急了,一人正好路过盘膝坐在地上的宋天正身边,遂用足了仙力,狠狠的朝他刺下。

  宋天正也没在意,任由他的长剑落在了自己身上。

  剑尖入体三分,鲜血流了出来,马上惨叫出声,马上挥舞神棍回挡,一把将此人打退。

  宋天正顾不得伤口,思索一会,心想按照这阵势,那江昭萱和小海螺他们肯定也处境不妙啊!

  看来得兵行险处。

  然后有了主意。

  宋天正捋捋脖子上的佛珠,运起傲龙仙诀,双手挥舞着神棍开始横冲直撞起来。

  只见每每短剑撞上他的身体,多数便会碎裂看来,四周的一切越来越是清楚,偶然见有持神器者冲上前来,虽能伤得了道心,却也很快便被他发现,马上就是一招横断云山,将其扫落一旁,宋天正然后再接着横冲直撞。

  “啪啪!”短剑接着碎裂,白光中血花飞溅!

  白中带红,有些壮烈,有些凄美!

  宋天正咬紧牙关,只顾往前冲去,片刻后,终于空间里的光点所剩不多,能看得更清楚了,依稀见有五个身影在哪里跑来跑去,依阵而走。

  一兴奋,更加快速的往前冲去,此刻已然成了一个血人。

  又是一阵拼冲,光点越来越少,忽然见一人又想挥舞着神剑偷袭自己,遂装作看不见,等他近了,连忙用足全力,狠狠的朝他打下。

  那人居然没躲开,顿时便被一棒打倒,爬在了地上,不一会便鲜血奔流,血染了地面。

  “啊!”陈清明一看这个样子,也顾不上他是不是那可恶小僧了,马上拔出神器,也就要上来拼命。

  宋天正一回身,接连点出几棍,将四周的光剑,全部打碎。这时才看到了那正要冲过来的陈清明,顿时一声冷笑,不紧步慢将脖子上的佛珠取下,往前一扔,瞬间便将那陈清明困了起来。

  这时另外那几名剑修才又冲了过来。

  宋天正全身是血,眼神狰狞,神棍舞动越来越快,看来也是动了真怒:判断这一切肯定又都是那欧阳一家刻意做出来的,心想难道仙考只能别人杀自己,而自己不可以杀别人吗?

  这又是什么世道,宋天正冷笑一声,出手越发的犀利。

  也不管那几人刺中自己哪里,全都咬牙承受:反正一剑又杀不死自己。

  手中的神棍越舞越快,接连几下皆是打向同一人的肩膀。

  那人一看这妖魔怎么偏偏打自己呢?心里很有些害怕。

  宋天正还是不顾身上刺来的长剑,只顾一个劲的追着攻击那人,而且专打他的肩膀:状若疯狂,众人见状也渐渐有些胆小。

  渐渐,终于逼得近了,宋天正飞身一跃,棍子抡圆了,狠力打下;终于那人没能躲避开来,一棍下去:那人半拉身子顿时被打裂,内脏流了一地,瞬间殉命。

  另外两人一看更加害怕起来,马上退后运起仙力,手中长剑顿时爆出三尺剑芒,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挥舞着长剑又逼了上来。

  宋天正见状不急不慌,用力将长棍向地上插去,“咚”一声入地三尺。

  然后意念集中,汇聚一大团金光注入双拳,金光成拳头状膨大,然后宋天正用力往出一甩!

  只见两道金色的巨拳,迎上了两人。

  “咚咚”很快打在他们身上,两人连忙抵抗,哪知此拳力道奇大,两人抵抗不住,一拳便被击退倒在了墙上,皆口吐鲜血,面色死灰。

  两人又是对视了一眼,心知不好,便马上捏碎空间符石逃回了宗门。

  oI酷匠5J网z!唯`一Q正版6,x其0O他c“都F$是1盗版

  此刻这个空间里只剩下了那陈清明一人。

  宋天正上前收了佛珠。

  陈清明刚刚脱困,眼中还有几分惊慌,眼见面前站着一个血人,阵法已经完全被摧毁,再一看地上的还有两具尸体,更是惊恐非常,紧握仙剑眼珠滴溜溜乱转,想着对策。

  宋天正看他有逃跑的意思。

  马上挥棍将他手中的长剑打落在地,一把他提起堆在了墙上。

  然后空出一手,也不跟他废话,“啪,啪啪!”就朝他的脸上打去。

  左右开弓,一下紧接一下。

  氓牛山半空中的老者,马上收起了宝镜:如此不堪的画面让众位菜鸟修者看到不是太好。

  氓牛山上的众多试炼者却是炸了窝。

  “太野蛮了,这妖魔也真他娘的横啊!”

  “是啊,那可是剑宗仙修啊,你说是因为妖魔太过厉害,还是剑宗派出的高手不怎么行呢?”

  “这他娘的谁知道,我只知道我要过了仙考就入那剑宗,没见人家的穿戴吗?再看那排场,将那妖魔斩了一身鲜血啊,多厉害!”

  “你没看到那妖魔连杀了四人吗?也不知最后这个怎么样了。”

  众人皆看向天空,过了很久,那老者终于又将铜镜祭起,要查看第二空间内的情况,画面出现只见那陈清明站立墙角,脑袋耷拉在胸前,好似脖子已经被扇断了!

  见此情况,氓牛山的众多试炼者又是阵阵哗然,皆想这堂堂仙修居然被活活的扇死了,皆感震惊又郁闷,再看去,却见那血人正盘膝坐在地上养伤呢,身上金光升腾,看来是没事啊!

  很多人眼神中流落出了惊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