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剑修与那陈清明狼狈为奸之下,使得那第二空间内的曲光剑阵更加厉害,后来还补加了两把神器级别的仙剑。

  守阵的陈清明也早与宗门中人做好了联系,多人正戒备在宗中等着随时支援呢,更甚者还有那欧阳剑修也在关注这里。

  先前第一空间内那么大的动静,守在第二空间内的陈清明却也不甚明了,只是收到宗门传来消息讲到那第一空间的留尘已经殉命了,不由得更加紧张起来,但是却又不确定那妖魔界的来人到底是不是半年前掉入空间通道的卑贱小子。

  陈清明虽然紧张倒也不惧,又认真将阵法检查了一遍,想起那培元丹不禁有些兴奋。

  再说那第一空间中的宋天正,回忆起往事脑袋隐隐作疼,心中的恨意也越来越浓,加上挂念旧时的好友,只想赶快走了出去。

  '酷Ej匠网永#久F免费看小M说

  看看四周见除了这个塌裂的空间通道外,一切都大变了模样。

  地上还残留着很多的残破佛像,四周的墙壁是却是变成了一圆桶状,细看上去见不是砖砌石垒,像是用整块的玉石雕刻而成的,伸手抚摸,感觉冰凉无比。宋天正初入长生界,自是不知,大仙要想构筑空间,还需要借助一定的材料,而构筑此空间之人的取材却是那西山寒玉。

  此玉坚硬逾铁,一般的兵器很难撼动,即使是神兵;因为墙壁已然被加持了仙力,再加布下空间之人境界太过高深;这空间壁垒一般人是很难逾越的。

  因此先前那氓牛山空中的老者,才判断这个妖魔即使能突破空间壁垒那也得一两天时间,所以才安心的布置而去,哪知仙府中忽然又传来了一声轰隆巨响。

  此刻虽是晚上,氓牛山的众位试炼者却还是被惊醒,马上就涌出来观看了。

  只见片刻后,那名老者又出现了,只见他祭起铜镜法宝,画面显现却见第一空间中却失去了那妖魔的身影,空间墙壁也倒塌了一块。

  老者感觉突破得也太快了很有些意外,他哪能想到那和尚的棍棒是黑暗物质做成的,试武架上的玄玉轻敲一下都瞬间碎裂,更别说这西山寒玉了。

  老者连忙又将宝镜对准了第二空间。

  天空的画面中顿时出现了一番光怪陆离的景象。

  众多试炼者已经完全没了睡意,聚在山上兴奋的看了起来。

  “这就是那剑宗的剑阵吗?”众人感觉神奇无比。

  宋天正将那壁垒一棍打碎,跨步走了过来,原以为眼前不是厅舍,就是山林,哪知又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好似一片耀眼的天光,晃得宋天正连忙护住双眼不敢直视,想低头寻找路径,却发现地上也是白光一片,马上揉眼想适应一会,好久再睁开眼时,微微能看清一些了,却只能见眼前白光点点,一扭身四周都是白光,也辩不准方向,也不知该往何处去。

  宋天正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有了第一阵的经验,马上便警惕了起来。

  果然不一会,身后有兵刃破空之声传来。顿时意念出身,双手持棍,一用力双臂扭转,神棍便迅速格挡而去。

  “彭!”一声脆响!好似有什么东西碎裂,宋天正再看时,感觉好似只是那光点灭了一点。

  看到此,氓牛上的众位试炼者又疯狂了起来。

  “哇,这是个什么棍子呀?真厉害!仙剑都能打碎。”有人赞叹道。

  “我看那棍子好似是烧火棍啊,上边好似还有红红的锈迹呢?”

  “别瞎说了,你去拿个烧火棍进去试试!”

  “那会不会是天界的烧火棍呢?”

  “你脑子是不是进过水?天界要烧火棍干什么?”

  众人一番兴奋的讨论,那空中的老者却是冷哼一声。

  守在剑阵中的陈清明牛刀小试,见这妖魔果然有两下子,心里也犯嘀咕,可还记得早先那山谷中的贼小子也是拎棍子的,但是也没现在这么厉害啊。

  陈清明不敢再大意,马上催动阵法祭出一把神器短剑,短剑在阵道中窜来窜去,寻找着机会,准备做致命一击。

  宋天正更本就看不清四周的情况,更别说主动出击了。

  无奈下决定全身戒备,耐下心来点点击破,正在此时感觉又是一阵破空之声,马上回棍来挡。

  剑力奇大,宋天正吃力身体马上失衡往一旁倒了去。

  “嗖嗖!”顿时又有无数的短剑破空而来。

  宋天正只得一手撑地,双腿连连飞踢,“啪啪啪!”无数的短剑顿时被踢飞了,还有几把仙剑还被踢碎了。

  “啊,这是炼体之术啊!”氓牛山上的修炼者有见多识广者,马上认了出来,吃惊的喊道。

  “炼体之术?那不是五神功的拿手好戏吗?”

  “真厉害啊,我也想炼体。”有人羡慕的说道。

  “瞧你那小身段,粉条似的,还想炼体,我建议你回家先多喝点奶补补吧,免得炼体炼得再成了个骷髅架子。”

  “那你行,你去炼啊!”被说之人很生气。

  “我知道我炼不成,但是我也没瞎说话啊!”

  “说说话都不行了吗?”两人一番争辩,确也皆知那炼体甚难。

  “那可是仙剑啊。咦?为啥第一剑没碎呢?”有人发现了细微的端倪。

  “那应该是神器,不是一般的仙器!”有懂行的说道。

  “那全换成神器不得了?”

  “我呸,神器就算整个剑宗能有几把,还全换成神器,你可真敢想!”外边的人聊得很是高兴,却不知那阵中的道心是多么的吃力。

  踢飞飞来的光点后,宋天正连忙站起身来,不敢再乱动,却感觉身后生风,先前那把厉害的剑又刺了过来。

  宋天正灵机一动,扔出佛珠,意念控制,一下就套了上去。

  只见佛珠泛着金光,跑来的飞剑速度顿时被减缓了下来。

  宋天正这才微微有些看清,见那飞剑身后无人,遂当机立断,马上飞速绕到飞剑后边,举起长棍就打了下去。

  “当当,当当”神器对神器,两厢无损。

  道心根本怜惜,马上接着又是一通猛砸。

  而那陈清明守在阵角却是心痛了,这剑虽说是三等神器,可那也不是自己轻易能使用的啊。

  遂连忙集中意念要把神剑收了回来。

  却感觉那套在金光中的神剑居然渐渐有些难于控制,情急之下,慌忙起身要潜伏了上来想要夺回神剑。

  起身之前,陈清明不忘祭起无数的仙剑攻击,只见仙剑闪着光芒直奔宋天正而来。

  宋天正听到风声,只能先行自保,着急间想起了旧时故友东方晨剑法中的那招天剑倒悬,顿时单手提棍竖在身前,身体一阵飞速旋转。

  “叮叮当当,”仙剑碎裂开来,哗哗掉在了地上。

  不一会,飞来的仙剑尽数被挡落,宋天正这才缓缓睁开双眼,四周一看,居然能看清阵中的情况了;不顾多加打量,只见佛珠中的长剑正在被缓缓的抽出,这还了得?再往后看,看到了一个人正抓着剑把往后抽呢。

  看清面容后,道心一惊!

  “他娘的!原来又是你啊!”宋天正无名火起。

  马上运起仙力,绕过飞剑,冲上前一把就抓住陈清明的衣服,然后抡圆了巴掌“啪啪”就打了他两个耳光子。

  打完之后感觉还不解气,又腾出一手抓住他的头发,“咚咚!”遂在他的肚子上踢了两脚。

  气急之下如此野蛮的村夫打法看得阵外的众多试炼者却是目瞪口呆。

  “这还了得!高高在上的仙修,居然被妖魔如收拾小鸡般的这般蹂躏。他娘的,颜面何存啊!”

  众多的试炼者感觉很是郁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