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我叫欧阳震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知道吗?修仙是你这种西域蛮荒之人可以想的?”欧阳震天说完又在道心脸上打了两巴个掌。

  接连受辱,宋天正“呸”一口浓痰吐在了那欧阳震天的脸上。

  “你个贱种!”欧阳震天气极,脸上一摸,顺手抄起一根木棒,便开始朝道心的胸前狠狠打来。

  宋天正虽然吃痛,却咬紧牙关,一句话软话也不说。这就是他的性子,躲不开了便死硬到底。

  一会儿暗暗运起仙力,欧阳震天也不是仙修片刻便打累了,气喘吁吁,遂命令手下道:

  “打!给我狠狠的打!”欧阳震天则退回坐下。

  两个手下马上上前,对着宋天正又不停的打了起来。

  宋天正运起仙力,虽然身上很痛却也不至伤筋动骨,不过看到这一个个人的丑恶嘴脸心里确实感觉非常的恶心。

  “行了!这么打,怎么也没个明显的效果!”站在一旁的陈清明见状说话了,只见他掏出几根银针,上前便扎在了他的穴道上。

  此乃封印仙气之法,可惜宋天正修炼的并非经脉。

  陈清明一看没有效果,顿时奇了,上前“砰砰”又是几道气劲打出,封入了他的筋脉之内。

  如此一来,宋天正则开始感觉好似有万条蚂蚁在身体没钻行,顿时奇痒难忍,痒极又会转为疼痛,可怜四肢又被绑得动弹不得,一时间痛苦万分。

  “啊,啊啊啊!”不由的喊了出来,却还不求饶,再那白衣男子,心想皆这么以大欺小,居然一点羞耻之心也没有,自由过度释放出的人性,为其恶来更他娘的恶心啊。宋天正痛得冷汗直冒,只得咬牙强忍着。

  见他这才样陈清明好似有了些满意,得意的走了回去,欧阳震天又是一阵连拍马屁。

  宋天正越来越是难受,渐渐将要昏迷。

  而那欧阳震天和陈清明却越来越是痛快,说笑个不停。

  “哈哈,你说几天后众人进来一看,见所有宝物已经被洗劫一空了,只有这么一个秃和尚在此,会是个什么反应?”欧阳震天得意的说道。

  “那这贼小子肯定是九死无生了,呵呵,也唯有欧阳庄主能想出这么绝妙的主意啊,不过那拙略的丹药还是留一些吧!免得六大宗门皆使颜面”陈清明说话时一脸的奸笑。

  “哎呀,这小贱种要是讲此事讲了出去,可如何是好?”欧阳震天忽然想到这点担忧的开口说道。

  “放心,碾死他跟碾死只蚂蚁似的,哪还又机会说出去?看我的!”说完陈清明就走了上来,见他又拿出银针,来到道心跟前,用了仙力,在宋天正头上的穴位上扎了下去,宋天正只感觉疼痛之中,脑袋混混,好似要漏气,渐渐的又开始思绪凌乱。片刻开始张口胡言乱语了起来:“哈哈,哈哈,我要杀你,哈哈,你大爷的,哈哈,好舒服啊!”

  嚷了一会儿!昏昏然睡了过去。

  简单几下,陈清明居然将他的意识搅乱!

  这时陈清明才又得意的走了回来。

  “如此也太便宜他了!”欧阳震天连忙请那陈清明落座,扭头看向那小子,见他痛苦不已,身心皆苦,也算够惨了,不过想起儿子的惨样,依然不解气,口中嚷道,遂手提一把短刀就要再次上来将他斩残了。

  “庄主,且慢!”陈清明却伸手将欧阳庄主拦了下来。

  众位手下还以为这剑修发了慈悲,一看去,确实见那架子上的贼小子也确实凄惨无比,好似没了多少气息。

  “让我来,让我一剑斩了他的仙根,绝了他的修仙之路!”陈清明接着说道。

  众人却没想到,这陈清明却是更加的阴狠,只见他步步走上前来。

  中途拔出长剑,凝集了仙力,然后一剑斩下!

  眼见到了生死关头,宋天正强忍头痛,集中意念强祭起一粒骨珠,飞快的打向那陈清明的脖子。

  陈清明也没意料到这催死之人还有这么一招,慌忙一躲,顿时一剑落空,斩在了地上的玉石之上。

  顿时玉石碎裂,入地很深,陈清明一招失利,羞恼成怒,紧接着又是一剑斩了上来。

  忽然地上有银气升腾,敏锐的陈清明低头一看却见碎裂的玉石之下,出现了一个黝黑的深洞。

  “呀?这里还有宝藏啊!”陈清明连忙喊道。

  欧阳震天也马上凑了过来。忽然地面又是一阵塌陷,绑着宋天正的木桩也突然断裂,宋天正被摔倒在地面上,身体吃痛,脑子微微一清醒,马上挣脱绳索,伸手抓起铁棍,摇摇晃晃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却见地面越来越是塌陷!其它的人都在退后。

  宋天正眼见就要掉了下去,忽然又见黑洞中又缓缓生起了一个平台。将自己托住

  看上边的布置好似是机关,宋天正哪有心顾及这些。

  而那陈清明的眼顿时亮了起来,马上就跳了过来,一脚将他踢到了一旁。

  但是陈清明一时半会也没研究明白这个机关如何控制。又听仙府外有了躁动,一着急,便举起仙剑就朝那平台斩了下去!

  轰然一声巨响,机关被破坏,陈清明这才又上前查看。

  宋天正意识模糊,爬起后却见得那欧阳老儿面容可憎。

  便举着棍棒摇摇晃晃朝他走了过来。

  欧阳震天身为凡夫俗子,有些害怕,不由的往后一退,宋天正先前在山谷中逃命时,半天时间,形势逼迫,居然将那横断云山八势变化想了个通透,这时遂无意间使出一招了绝妙的横断云山,一棍点在了那欧阳老儿的裤裆里。

  欧阳震天一声惨叫,顿时子孙袋被捣了个稀巴烂。

  “快,快把这小和尚,给我乱刀砍死!”

  欧阳震天怒极,连忙喊道!

  H酷匠{z网v:正a$版J首◇:发

  众人想要上前,却见宋天正悠悠荡荡又到了陈清明跟前,连忙大喊:“仙官,仙官,注意身后,快!回身斩了他!”

  陈清明顿时心里不喜,心想我何时要受这帮下贱之人的呼喝了?

  扭过头来冷哼一声,众下人连忙后退。

  趁这个时机,宋天正一棍打来,却是打在了被陈清明已经破坏了的机关之上,宋天正有自己的打算。

  虽然此刻脑中思绪凌乱,倒也灵光突显,心中想到居然是地下之物,说不定有机关,或者是有守护灵物,自己要与那仙官正面对战,必然是十死无生,何不激发机关,与他们同归于尽,混乱之中没准还可争得一线生机。

  又是一声巨响,宋天正此棍准头奇准,点在了那机关的中心。忽然见有冲天的黑光冲出。

  陈清明不明底细,连忙后退,见宋天正就在近前,心中来气,回身又一脚踢了过来,口中还在叫骂着:“你个卑微蝼蚁,心思还挺歹毒!下去吧你!”

  宋天正失去重心,顿时落入了黑洞之中,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啊!啊!仙官救命啊!”欧阳震天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陈清明回头一看,也不能不管,掏出一粒丹药扔了过去。

  欧阳震天吞下药丸,疼痛感减轻了很多,遂让手下抬着回庄里去了,虽然伤势应该是无碍性命,不过日后怕是再行不了男女之事了,不由的感觉那小僧虽然丧命,却死得太过容易了。

  “这,这下边会是什么地方呢?”陈清明看着黑洞考虑还要不要下去探查一番,却忽然又传来了一阵轰隆巨响。

  “那是空间通道!常年不用,也快要塌陷了!”忽然传来了说话声,陈清明慌忙回头一看却见是那剑宗前辈,欧阳家的老祖。

  陈清明连忙行礼,原来那欧阳老儿得知自家晚辈参加仙考被打残了这才震怒悄然返回查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