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灵黑气具有最强的毒蚀性,龙髓炼体之效又绝世无匹,两者交替控制着全身的元核,僵硬和阴凉的感觉相互交替,宋天正意识渐渐也开始有了些模糊。

  “如此下去可不行啊,不被冻死也要僵死了。”宋天正心里无底,迷茫的眼神的看看天空,脑中杂乱的思绪中还有太多的不舍。最挂念的就是那已然模糊了的父母的身影;渐渐得江彩萱,小螺,武明,还有师傅,一个一个的身影依次在脑中闪现,想想自己若就此死了,那便是永不会再见,无奈中带着伤心,一会儿又突然急躁起来懊悔当初喝下了这要命的东西。

  煎熬中又是几日下来,小火龙越发感觉无趣,每隔半日就来查看一次。

  宋天正是人身,喝得却是龙髓,还是一整罐;没马上石化,还多亏了那佛念雕龙,但是照目前这个状态,怎么身体也得僵硬个千年万年。

  可幸有那启灵黑气带来了一丝变数,但是却也生机不大。

  “天行健,君子当以自强不息。”意识不清的宋天正想起了师傅的教诲,想想也是,“古来自助者天助,求天不如求己。”

  有了主意后思索一会,感觉当下唯一能做的也就是默念那佛念雕龙了。

  遂努力的集中意念,任由那汇元仙诀一遍遍念起。

  可是身体还没有出现什么动静,意识却越来越是迷糊了,渐渐的终于进入了深梦之中。

  佛念雕龙,出自那佛宗仙法,佛宗主修意念恒力。

  佛念雕龙中原本对佛理没有多加阐述,宋天正误打误撞,返璞归真,却偶然接近了此诀的原始真谛。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此处可正应了这句话。

  宋天正模糊的深梦中渐渐没有了人来人往,也没有了繁华世界的场景;只剩下了一轮大大的天阳,只感觉光亮无比,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美妙转瞬即逝,忽然天阳爆裂,光芒四射,瞬间照的四周一片通明,片刻后,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宋天正感觉越来越冷,睁开眼,一看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煎熬到第二日,旭日初升,宋天正睁开了双眼,一丝光明撕裂无穷黑暗,恍惚中好似有一道耀眼的光亮,悄然钻到了自己的体内。

  此刻混混的意念中也好似出现了一轮天阳,照的脑海一片清明。佛曰:心向光明,即使落入无尽黑暗,却也不会万劫不复。

  道“一”顿生,全身好似有了生机,元核微微一动,接着又是微微的一转。

  有了感觉,好似身周的混沌元气也在微微振动。

  宋天正瞬间抓住了这细微的变化,心里一动,连忙急念起汇元心诀。

  又是片刻光景,好似冰河消融,身体一点点的在黑白之气缠绕中柔软了下来。

  接连又是几日,情况一日比一日好转。

  终于,这天可以正常行走了,宋天正虽然脑海意识还有些凌乱,却见行走已然如常,不由得欣喜非常,连忙大喊了三声,却发现小火龙接连四五日没来了。

  只得看看地上,见很久前烤得狼肉已经成了肉干,拿起嚼了几口,还算可口。肉食入肚,全身的渐渐又有了活力,微一观察,只见身周缠绕着金黄的雾气,进进出出,元气自然流转,不停的锤炼着每一寸发肤。

  宋天正顾不上其它,站在天阳下,修炼起汇元仙诀,感觉不停得有金色波动进入自己体内,感觉很舒服,渐渐呼吸舒畅,全身发暖,低头观察去见黑气渐渐消退,慢慢变黄,伸手一摸,皮肤也再一点点变软。

  接连修炼下去,皮肤由白转黄,线条越来越明显,一握手掌好似力量满满,意念集中又会有黄色的气流弥散聚集,手掌一挥,地上便会出现一条深沟,这些都是以前不曾有过的。打开仙诀一看当是汇元大成,元核自转,天地元力依然自动的开始往出循环。

  宋天正却也不敢松懈遂换了个地方接着盘膝而坐,闭目修习仙法,心想再巩固一番。

  就这样一入定就又是几日。

  “人呢?”小火龙终于露面了,远远的就喊了起来。

  “在土堆后边呢!”宋天正马上惊醒,很是欣喜,连忙回声道。

  “啊!你能动了啊,我还以为还得有个三四年呢!想死我了!”小火龙兴奋的跳到了他的肩头。

  宋天正翻翻白眼,心想:三四年?那和死了有什么两样。

  .酷匠O网“W首发

  “那个罐子我拿回去了啊,我怕我爹闭关出来发现了,不好交代”小火龙思想单纯认真的说道。

  “我都喝完了,会有用吗?”宋天正此刻想来感觉很有些心虚。“放心,我往里边放了点别的东西。对了,你的仙法呢?我可急等着看呢?”小火龙着急的说道。

  宋天正一想,这段时间来多亏这小火龙的照顾,它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满足了它吧,想了想遂一提气,朝前猛跑了去,“呀”只觉神行如风,势如闪电;顿时很是惊讶,跑了一个来回后又接着往起一跳,马上离地十多丈,判断比以前强了不止十倍呀。宋天正很是满意,接着又腾跃了一会儿。

  “听我爹说俗世有一种猴戏,难道就是这个样子?”小火龙看了一会儿不禁想到。

  “哈哈,哈哈,我快成仙了!”空中的宋天正兴奋的大喊。

  “成仙?跳跳就成仙了?”小火龙还是疑惑不解,心里却想:看来这仙法也没什么新奇的。

  宋天正再次跑了回来,看见小火龙麻木的表情,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遂又捡起石子“啪啪”朝一边的土壁上打去,打得尘土飞扬。

  打完了一扭头却见那小火龙还是没什么反应。

  宋天正一想,难道这还不够厉害?再一想也没有什么了啊?安慰自己道:看来这小火龙灵智还没开化完全,不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然而这个想法确是错了;龙较于人,好似人之于蚂蚁,蚂蚁虽可扛起几倍体重的物体,不可思议处甚多;但在人的眼中却依然渺小。

  神龙一气可追云逐月,微一摆尾即能扫平山岳。宋天正这点微末技两却确实很难入了它的法眼。

  折腾一番,宋天正也泄了气,愤懑中拿起棍子按照套路飞快的舞了起来。

  小火龙这时看来,见他身子飞速旋转,棍棒虎虎生风,精妙无比,想想自己可是做不到,便张口喝彩起来:“好,好啊,这还有点意思。”

  宋天正终于听到称赞,越发兴奋,手中棍棒舞得更快了,舞到兴起处,将横断云山中的八势全都舞了出来,越舞越快,脑子一热,便想起了那个绝涯山谷:好似就在昨日,山势陡峭的谷中小道上自己正在亡命的奔跑,两侧半山腰无数的恶狼穷追不舍,森森白牙,双眼通红,扫一眼让人心惊胆寒;小道后边还有训练有素全副武装的亡命之士步步逼近;再往后还有准头奇好的暗器高手边走边不停出击。

  自己仓惶逃窜还得回想着每一势棍法的招数,等后边的人追近了便进行一番搏杀,抽空还得驱赶两旁的恶狼,回忆中形势如此险急。宋天正手中的棍棒也是越舞越快。

  “对了,那是欧阳家的武师!”宋天正凌乱的记忆慢慢拼凑,记起了一些事情,却顿时头痛的厉害,躁狂中遂举起棍子用足力气朝一个巨石上砸去。

  “咚”一声巨响,巨石瞬间裂为几块,手中棍子也当中断裂了开。

  宋天正双掌却没有一丝疼痛之感,顿时又飞起一脚,将断裂开的一块巨石踢了个粉碎。

  小火龙看这一套棍法精巧无比,很有了些佩服。

  “好,好啊!这下又有玩的了。”跃跃欲试,想要上前和他较量一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