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无名之域

  涅凤宗三圣女地位尊崇,因为将来的宗主便会从三人中选出。再不济也会是宗中长老。

  而三圣女中的清玄敏更是最被看重,此女年纪轻轻仙法已经修炼到了凝神中期,炼丹之术更是了得,再加的她智慧超绝而又人品端庄;早有各大宗门中的年轻俊才争相献媚奉承。

  可是谁到没有想到,她会来到这个小小的晨阳镇。

  欧阳家中早已是锣鼓喧天,盛情于待;凤鸣声过,各路仙俗马上出院来迎,中间是一名黑脸长须的中年男子,正那欧阳家主--欧阳震天;在他的身周还有四名出众的人物,皆是前几日到达的各路仙修,众人上前见礼:“草民欧阳震天参见圣女!”

  清玄敏连忙回礼:“欧阳前辈不必多礼,前些年我还拜见过祖上欧阳剑圣,真是三生有幸。”

  欧阳震天顿时脸现自豪点点头:“好说,好说,仙是仙,俗是俗,该有的礼数老朽儿也不能丢了。”

  “小的剑宗陈清明,见过圣女。”这是欧阳震天身旁走出一个男子上前行礼,却不停的偷眼朝清玄敏看个不停。

  “师兄有礼。”圣女也回礼。

  “小的佛宗留尘,见过圣女。”清玄敏一看是佛宗之人不由的想起了那道心小和尚,顿时眉头一皱,面露担忧。

  却也不忘回礼。

  “道宗真道!见过圣女。”清玄敏听语气有些不快,一抬头,见正是前几日遇到的那人,若有所思遂回了礼。

  礼毕,欧阳震天请大家再次回到大厅,马上有仆人端来了各种奇珍瓜果。

  正在此刻天空中又是一阵长啸,一名男子飘然落在了大厅门前。

  几名仙修相视一笑,不由的看向了清玄敏。

  清玄敏脸色一冷,扭头看向一旁。

  仙界皆知,剑宗有一名奇男子:不专心仙修,一心情系涅凤圣女,一有机会便会立马奔赴上前献尽殷勤。

  众人看到男子后却不敢怠慢,连忙起身行礼,那可是那剑宗宗主之子!

  男子无心理会他人,径直来到清玄敏身侧坐下,微微一笑:“师妹,这次可是为那空间裂隙而来?”

  清玄敏点点头。

  “好,好,我也是为此而来啊!”众人听来却很不相信,皆道:这么小小的一个空间裂隙,用得着宗主之子亲自出马?

  欧阳震天连忙上前行礼,一拜到底。新来的公子挥挥手让他起来,却也没心多理会他。

  众人商议一番,决定第二日便前往裂缝处查看一番。

  用过晚餐,欧阳震天为每人安排了客舍。

  清玄敏趁着月色找到真道打听了一番小和尚的下落,却没有任何收获。

  原来月前清玄敏便到江阳都城,有心观看一番仙考,却始终没有发现那梦中故人宋天正那的身影;又找寻一番,却探知没有任何人说见过那人。

  心下着急,这才计划着要返回来查看一番,恰巧宗内也传来了讯息说这里出现了空间裂隙,遂在仙官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欧阳震天的家里。

  当晚清玄敏又来到广场上打听了一番,却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清玄敏心神不宁的,暗自愁思一番这才休息了去。

  第二日一大早,几名仙修便准备奔赴氓牛山:圣女乘凤,宗主之子于耀扬御剑凌空,佛宗留尘祭起一道莲叶,几人各显神通,踏空而起。

  地上还有无数的仙考弟子,狂热的遥遥跟随,要一同前往氓牛山见识一番。

  氓牛山,名字小气实却奇大,只见陡峭的山峰一座座连绵不断。

  最西侧是一个更大的山脉,高大状如氓牛,雄洪之处很有擎天之势。

  “啊,啊啊,冲啊!”天空中六人飞速掠行,地上漫山遍野的试炼者喊叫着也跟着奔跑不已。

  来到氓牛山半山腰,见有一个巨大的山洞,穿过山洞,一个隐蔽的山谷中是一个巨大的石宫。

  此刻宫中除了搬不走的石桌石柱,其它的已经被洗劫一空;眼见妖魔将要入侵,也没人管这些先人遗留的宝藏了,六大宗心想留着供人瞻仰还不如为现世弟子们所用,也起点实际作用;却没料到却突然出了空间裂隙,所以这才又二次返回,更有大人物出动。

  三日后,石宫外的山上驻扎了各路试炼者,自从看到仙修后都是崇拜羡慕不已,都希望福缘得巧能得到一点赏赐。

  六名仙修也不敢怠慢,安顿好了外围的事务便一同来到了石宫内殿的空间裂隙处。

  几人一番探查,感觉这个事情非同寻常,因为与其说是空间裂隙,不如说空间通道更为恰当,因为洞口还有残存的阵法痕迹。

  只见通道中黑暗无比,中有扭曲的空间之力呼啸肆虐,众人皆不敢再靠近,站在一旁慢慢得研究着对策。

  黑黑的裂隙,幽深莫测,另一端却是在另一域的一座土山之中。

  那端,距离洞口很远的地方,在一片炽热的沙地上躺着一个身形单薄的小子。

  天空中的太阳一动不动,地上的人也没身动静。

  时间缓慢的流逝,夜晚时分又下起了大雨--半年来的第一场大雨。

  凉凉的雨滴打在那人身上,一刻,两刻,终于!他的手指微微一动,又过了几刻,雨停了。

  天色微亮的时候,地上的沙子湿湿的,躺倒的小子身上渐渐有白气流转。

  慢慢的,终于见天吃力的睁开了双眼,眼神迷离,面容清秀正是那宋天正。

  “这是哪里?”零碎的记忆在脑中冲撞,头痛欲裂。

  宋天正吃力的坐了起来,思绪杂乱:“我这是怎么了?在哪里?爹娘呢?”

  一打量,见自己的衣服破烂,胸口有一道半尺长的刀口,皮肉外翻,已经变得黝黑。

  胳膊和腿上还有几处刺伤,脚脖子上留着一道深深的牙印,不知是被什么咬的。

  遂顾不上细想,只感觉口干得厉害。

  抬头一打量,见沙滩四周是光秃秃的荒山,土色发红,好似是被长年炙烤的缘故。

  再远处的天边好似有一片茂密的树林。

  “哪里应该有水啊!”宋天正舔舔干裂的嘴唇有些兴奋。

  起身摸摸上身的衣兜,掏出一瓶药,拿出一粒碾碎敷在了伤口。

  又将腿,胳膊上的伤口清理了一番,收拾完才缓缓得站了起来,整理一番破旧的衣衫,一看棍子还躺在一旁,上边却全是砍打的破损痕迹,又摸摸胸口,还行!宝贵的东西没丢。

  宋天正抬头拎起棍子,看看天边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去。

  行了一日,刚走不到一半的路程,眼见天色渐晚,宋天正心想还是先找个容身之地。

  “呀!那里有水!”只见一个巨大的土涯下有一个黄泥滩,里边有黄色的水荡来荡去,还泛着天光。

  水应该是昨夜的雨水,宋天正连忙走到跟前,站在水边,伸手捧了一捧水,喝了起来。入口却苦涩无比,又连忙吐了出来。

  “这可不行啊!”宋天挣撕下一块衣料,浸到水中,然后拿出放到嘴边一挤,如此一来,口感差了不少。

  喝足了,又开始感觉有些饿了,看看四周却没任何东西,无奈中躺在水边慢慢的休息了起来。

  夜幕拉下后,宋天正整理整理思绪,刚一思想,却又头痛了起来,叹口气只得再次闭目养神。

  小睡了一会,睁开眼后,只见空中圆月高悬,地上的一切清晰可辩。

  宋天正又来到水边,喝了几口水,正要再回去休息,忽然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宋天正回头一望,也没什么啊?

  忽然,水中伸出了一道细长的尾巴,瘦骨嶙峋,尾尖是一个尖尖的毒刺,黝黑发亮。

  宋天正吓得连忙躺倒在地,接连翻了几个滚儿才险险躲了过去。

  刚起身,见又是一鞭扫了过来。随即挣扎着往旁边一躲,“唰!”红土壁顿时被划出一条深深的长沟。

  “呀,这要扫到身上了还了得!”

  宋天正连忙抄起铁棍,一瘸一拐的开始往别处逃去。

  “哗啦!”一声水响,宋天正回头偷眼一看,只见是一个巨大的蝎子。

  见那东西眼似灯笼,四肢大似扒犁,一动就是几尺远。

  “我的个妈呀?这里还有比人大的蝎子。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宋天正惊惧中拼命的狂奔。

  不过速度却丝毫不是蝎子的对手,三步两步,蝎子便追了上来,无奈中挥出一棍。

  “当!”一声好似打在了坚铁之上,宋天正往后退了三步。

  还没站稳,蝎尾又扫了过来。

  遂连忙接着倒地翻了几个滚儿,忽然想到自己会暗器啊,"嗖嗖!”马上就扔出两颗;打在了蝎子的眼睛之上,蝎子吃痛挣扎得更加疯狂。

  但是却失去了准头。

  扫得地上沙尘乱飞,宋天正接连避开,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后久后终于没了动静。

  这才小声的上前来,抡起棍子一番猛打。

  终于将那怪物打死了。

  慢慢撬开蝎子的皮甲,见有汁液流了出来,不一会流了满满一地,宋天正爬在地上喝了一口,感觉比那苦涩的雨水强多了,遂喝了个饱,这才躺在地上美美的睡了起来。

  l、酷匠b网永u久免FU费,v看◇V小I说

  待感觉身上暖洋洋的,这才醒了过来,喝了一番汁液,然后才挥舞着棍子,又将大蝎子的毒刺慢慢敲断了下来,然后套在铁棍头上,又用布条缠紧,准备妥当才又往绿林那边步步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