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这一棍欧阳云逸也受起了轻视,心道:绝对不能让他再出棍儿了;爬起后,马上展开了流云剑法,一招快似一招,一番围追堵截,只见剑芒激荡,宋天正不成系统的武功技法应付不来,顿时便露了拙。好在有那飘忽不可琢磨的身法,也算险险避了过去,可也没了还手之力。

  台下的聒噪者已经很少说话,开始紧张的观战起来。

  正在这时,又是一招犀利的剑招刺来,宋天正已经闪避到了台边上,心知要是掉了下去,那就算输了,情急之下棍棒往地上一撑,用全力一下跃到了欧阳云逸刺来的剑尖之上。

  看得台下之人更加紧张起来,渐渐忘了赌注之事,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

  “有意思,有意思。”阁楼上的道宗圣使看得津津有味自言自语道,另外两名仙官也不知他在说谁。

  宋天正站在剑上后,双脚连踏,借够了力,遂拎着棍子起身一跃,便落在了欧阳云逸的身后。

  来不及喘息,回身就是一棍。

  欧阳云逸挥剑格挡。

  “当”一声巨响,两人各自退后了几步。

  紧接着欧阳云逸的剑招就又逼了上来。宋天正又开始躲闪起来;摸清门道后欧阳云逸故技重施,先是一招流云回卷,紧接着换做流云绕身,瞬间又将道心逼到了台边。

  此刻欧阳云逸总结经验,出招尽量剑尖朝上,免得那和尚再次踏上剑尖脱困而去。

  宋天正这次倒也不慌张,面对欧阳云逸,运起千斤坠步法,膝盖以上的身体全部后仰,双臂持棍,后翻越过脑袋去,棍的另一段轻轻点在了地上。一借力,宋天正马上一脚抬起,身体旋转,上身划出一个半圈,马上又回到了台上,双脚沾地后,瞬间调整姿势马上又使出一招横断云山,飞快横扫而出!这一变化干净利落。

  “好!”台下顿时有多人喝彩出声。

  欧阳云逸的剑法,是先人所创,一招一式自成套路,虽然行云流水,却也难为为套路所限,很少按自己的意愿随意出击,即便出彩处也皆缘由那剑法的高妙。

  而宋天正则不同,一边战斗,一边紧张的判断形势,所以便会时常身处险境;反而倒会有一些绝妙的创意招数使出,这才是实打实的自身实力,精彩之处难免让内行人称赞。

  欧阳云逸眼见棍棒加身,已然躲避不及,一咬牙,狠厉劲起,也不躲避,一剑冲着对手的胸口刺去,看架势要同归于尽。

  宋天正想自己可不能死啊,要不小螺他们怎么办!?

  棍势一转,挥棍儿向他的剑上挡去,由于棍法生疏,居然落空,欧阳云逸一剑刺在了自己的肩胛内侧。

  宋天正吃痛,动作一缓。

  欧阳云逸忽然阴阴一笑,一按剑柄上的一块宝石,机括打开。剑上忽然裂开一道缝隙,几滴黑色的毒液从剑尖激射而出,瞬间进入了他的体内。

  这才是欧阳家流云剑的厉害之处!

  毒液是欧阳家从哪异域取得,毒性诡异无比,中毒外表又无甚变化,鲜有人能认得出此中隐秘。

  宋天正吃痛,感觉伤口一麻,接着脑子就是一阵迷糊,感觉轻飘飘的立马便倒在了地上。临失去意识前,还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气。

  “哈哈,就你们这种土鳖,还想在这里撒野!我还以为能有多厉害呢!?结果还不是乖乖受死!”眼见宋天正倒地,欧阳云逸马上上前又补了一剑,这才张狂的大喊起来。

  “嘘!结局天注定,我又赢啦!”台下下注之人,长吁口气,却也没有了太大的兴奋,也不知为何。

  “哈哈,!”丁二这才一换先前的面孔,长出口气,立马又开始嚣张了起来:“走!去看看我美人去!”

  随即招呼手下一行人向许昭萱的客舍行来。

  {}酷匠v网m,永,`久}免ML费a(看小说CK

  “宋哥!宋哥,你没事吧!”武明担心激愤之中,挣扎着要往台上爬来。

  却被肥葫芦的手下上前拉住了。

  欧阳云逸对着阁楼上的仙官一乐,又看看台下发怔的众人,心想往常这个时刻,他们不是该呼喊“杀了他!”但是却没有。

  不知为何,先前活跃的众人皆沉默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台上心里感觉惋惜。

  “快看!那小子的脸色变黑了!”

  眼尖之人发现地上的宋天正此刻居然脸色黝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惊奇的大喊起来。

  众人一看,可不是吗?

  欧阳云逸也吃惊了起来,心说,没听说谁中了这毒药之后,会脸色变黑啊!要是如此的话,不早早被人发现了吗?!

  “迟则生变,不行!”欧阳云逸心意一定,决意要将地上的小和尚碎尸万段,遂使其一招“流云细雨”狠斩而去。

  正在此刻,宋天正的身上泛起一层白雾。

  “慢!”忽然一声大吼!

  随后“叮叮当当!”一阵乱响。

  再次停下,台上多了一人,众人一看居然是阁楼上新来的那人。

  只见他脸色淡然挡在了宋天正面前,仅凭肉身就挡下了欧阳云逸的疯狂攻击。

  欧阳云逸想要说话,却被紧跟而下的仙官拦了下来。

  道宗圣使示意众人靠后。静静蹲下,闭目激起元神,认真的体察四周的元气流动。意念中好似身周出现了一个漩涡,蓬勃的元气汇聚起来,皆奔向了地上的宋天正。

  “这是怎么回事!?”圣使睁眼细细打量地上的那人,见他脸上的黑气渐渐消退,居然慢慢恢复了红润。

  “这又是什么功法!?”圣使更加好奇起来,认真的盯着他看个不停。

  台下众人也怔怔的望着台上,忽然见那地上的小子居然又慢慢坐了起来。

  “啊!快看啊,他又起来了!”

  武明正在那里焦急的叹息不已,闻言连忙看了过来,顿时转悲为喜,大喊道:“哥,哥,你没事吧!?”

  宋天正迷迷糊糊回头看了眼武明,喃喃开口道:“啊,是你啊,我没死啊。”

  “那快下来吧,别打了!”武明焦急的喊道。

  宋天正摇了摇头,示意让他放心。扭过头来见一个男子嬉笑的看着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忽然又看到了一个毒蛇般的目光,正是那欧阳云逸。

  欧阳云逸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等挫折,心里早已暴怒非常,对这小和尚更是怨恨不已:“怎么这么难弄死他呢!?”

  道宗圣使飞身一跃,回到了阁楼上,稳坐东台准备再看场好戏。

  两名仙官给欧阳云逸一使眼色,也返回了阁楼上。

  “过瘾啊,”台下一人咽了口唾沫小声的说道。

  欧阳云逸阴沉着脸,这时心情已然糟糕透顶,一天下来丝毫风头不扬,还险些吃了亏,心中来气顿时一剑出手“云落西山”;剑如出海蛟龙,快速而阴狠,准确的又奔了过来。直想这一剑将这小子斩断劈碎。

  “哥,快点起来啊!”见状明圣再次急了马上大喊起来。

  宋天正摸摸蒙蒙的脑袋,拿过一旁的棍子,握住手中,匆忙站了起来,低头一看,胳膊上的伤已经结痂。心里好奇,难道是那功法佛念雕龙的缘故?

  正思索间,见剑尖又到了身前。

  宋天正顾不得再细想招数,长棍一挺,格挡而出。

  “当!”一声巨响,欧阳云逸居然踉跄退后几步。宋天正却感觉也没用多大力气啊,低眼一瞧,发现自己的棍上也有光华流转。心里一喜,接连又冲上前来,随即一棍接一棍的胡乱打出。

  欧阳云逸横剑格挡,“当当”几声,众人看去见那欧阳公子的剑居然慢慢颤抖不已,又见他咬牙咧嘴,几乎就要拿握不住了!

  “好,好啊,打他!打他啊”武明见状大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