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叽歪个什么?有本事你上去试试啊,马上丢了你的小破命。”肥葫芦的手下皆是出身草莽,若论起骂战那自然是看家本领。肥葫芦众人念及宋天正的救命之恩,此刻自然要极力相护了。

  武明在台前一听这话,心想还有同道中人啊!马上回头向几人微笑示意。

  肥葫芦灵机一动,马上又让手下打出了一块五神宫的牌子;五神宫果然是威名在外,此举颇有功效,周围的人居然自动退避一步,这块地域顿时便宽敞了起来。

  阁楼上的两名仙官震惊归震惊却也不便太过失态,遂又坐下来认真的观看起来。

  欧阳云逸一招吃亏,连忙后退,仔细的将宋天正打量一番,默然收起了眼神中的轻视。回头看眼台下的丁二,心道看来昨晚是冤枉他了,这小子果然很是邪门!丁二苦涩的看了眼台上却也没有说话。

  欧阳云逸长吸口气,顺手拔出长剑。

  体内聚气仙法运转,剑尖顿时便半尺多长的剑芒爆射而出。

  两名仙官再次相视,面色肃然。且不可小视这半尺剑芒,首先剑芒并非实物,聚气境下之人用兵器格挡全无用处,而这方的剑芒却可伤人,尤其是近身格斗,生死往往就在一寸之间,这样一来,欧阳自然是会大沾上风了。

  台下之人也被他的剑芒惊住,却显然忘记了拍马屁和争吵。

  宋天正见状也有了些忐忑。

  欧阳云逸长剑徐徐前伸,微微一旋,剑法起始。

  “流云绕身!”

  欧阳家的流云剑法天下闻名!

  “好!”见此又有人喝起彩来。

  欧阳云逸绕着道心展开身法,一手剑法瞬间将他围了起来,剑芒吞吐不定,伺机击出杀招。

  宋天正感觉剑气逼人马上小心了起来。

  欧阳云逸剑圈收紧,眼见就要将宋天正困住。

  剑芒激荡,宋天正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几道口子。

  “好啊,快斩了他!”又有人喊道。

  欧阳云逸得意中加些气劲,动作更加急骤,迅速得奔了过来。

  形势危急,宋天正急中生智,将手中铁棍竖立地上,双手用力一撑,下肢微曲,悄然跃起,瞬间便跳出了剑圈。

  欧阳云逸一剑落空,无暇细想,紧跟着又是一招“流云逐月”

  只见一道剑气,凌空斩下。

  宋天正侧身一滑,轻松躲了过去。

  肥葫芦也没想到宋天正能有这般本领,心里越来越兴奋,其他人却已不好再起哄,目不转睛的看着。

  欧阳云逸侧身,马上又是一剑侧斩而出。哪知他又轻易躲了开,马上剑势回旋,角度刁钻无比,顺势就斩到了对手的胸前。

  躲避不及!瞬间一道血口出现,剑气冲入宋天正胸内。

  宋天正痛苦的“哼”了一声便摔倒在了地上。

  那欧阳云逸此招唤作“流云回旋”。侧砍是虚,回卷是实;却也果然奏效。

  “宋老哥,赶紧跑吧!不要再比了!”武明台下见状着急了,连忙大喊。

  “跑什么!?他要跑了,压他死的那份玉元不是白扔了吗?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了!?”周围的又开始起哄。

  “闭嘴!”武明没心思搭理他们。

  宋天正五内翻腾,连忙盘膝坐下,运起了幻念雕龙心诀。

  欧阳云逸趁机又是一招“流云逐月”直朝地上的宋天正刺来。这架势是要取了和尚性命。

  “要坏事啊!”台下的肥葫芦暗道一声不好。

  “嗖嗖,”忽然两个黑色圆珠跳出,直奔欧阳云逸而来。

  欧阳云逸剑招使出,不及回防,连忙伸出手来格挡。

  “噗”一声,手掌忽然被打穿。护体仙气居然没起作用。

  欧阳云逸一声短暂的惨叫,却又发现还有一粒黑珠紧随,直奔自己的脖子而来。大惊之下,扔了长剑,连番几个跟头!终是堪堪避过,却已然掉落台下。

  台下顿时一阵哗然。

  “欧阳云逸败了!?他掉到台下去了!”有人喊道。

  “掉到台下就算败了吗?那穷小子还用暗器了呢!”

  “用暗器,哼!昨天那场,对方不用暗器能胜得了啊!”肥葫芦感觉很郁闷,顿时不忿的喊了起来。

  “你说人家苏蓉用暗器,你有证据吗?”

  肥葫芦一怔,没说出话来,原来昨日取出的银针早不知丢哪去了。

  “你一会二替苏蓉说话,一会儿替欧阳小子说话,你到底是哪头的?”肥葫芦感觉这人很是可恶,真想上去抽他两个耳光。

  “那你又是哪头的,别人怕你五神宫,我可不怕!”

  看来此人有些背景。肥葫芦也不便无端生事。想了一会开口道:“那你说和尚用暗器,你有何证据啊!?”

  “有证据!”忽然有人大喊!众人望去,只见欧阳云逸摔倒的地方,一人拾起了一个小黑圆柱,举起大喊道:“这上边有那小子的名字呢!这就是证据!”

  众人一阵传看,肥葫芦也接过来看了看,遂闭口无语了!

  “但是那欧阳公子也摔下台了啊,那也不能算和尚输啊!”武明据理力争。

  两名仙官正要起身,想要狠狠教训这小和尚一番。

  忽然耳边传来一句轻轻的话语:“让他俩再来比过!”

  轻轻的一句话,两人却马上毕恭毕敬的点点头。

  仙官一示意,鼓声再次响起。

  “你俩重新比过!”

  台下观众顿时又大声欢呼了起来。

  欧阳云逸见状表情复杂,一跃又回到了台上。

  此刻宋天正也缓缓站了起来。

  “受这么重的伤,这么快居然就能站了起来!?”欧阳云逸很有些吃惊,遂扭头看看阁楼上的仙官。

  仙官会意又开口道:“喂!你不准再用暗器了啊,否则按落败算!”

  宋天正点了点头。没等他再发话,遂拎起棍子,飞快的绕着欧阳云逸跑了起来。

  台下之人见宋天正速度惊人,面容都有些看不清了,心里暗暗叫好,“果然是神速啊!”

  奔跑中的他瞅准机会一棍撑地,手上用力,身体顿时悬空,双腿踢出,双脚连环。

  “啪,啪,啪!”欧阳云逸顾不上出剑,双掌接招。

  台上气劲激荡。

  宋天正踢完七八脚,微一落地,马上再次撑起,接连又是几脚。

  欧阳云逸感觉双手生疼暗暗叫苦,却也只能再次迎了上来。

  “啪啪啪!”又是一番交锋。

  “欧阳公子可是用了仙气的啊,这小和尚与之硬碰,居然不落下风,怪异!”两名仙官私语道。

  “确实有些怪,所以才要他们再次比试一番,好看个究竟啊!”两名仙官听到说话声连忙回头行礼。却见阁楼后走出一个身着灰衣长衫的男子。

  只见他一头蓬松的头发,面容不修边幅,走起路来,吊儿郎当。手提一根木棍,大大咧咧的开说道。

  “参见道宗圣使!”两名仙官赶紧行礼。

  最新O…章t节上2酷匠`网

  来人一挥,两名仙官还是行完了礼才垂手站在一旁。

  近身搏斗功法,欧阳云逸倒也不差,只不过感觉那小子踢来的脚法,力道奇大,碰撞之下,体内仙力居然还渐渐有些紊乱,不由的心里有了些着急。

  第三次宋天正双腿踢来,欧阳云逸拔剑一挥,终于将他逼退了去。

  落地后,宋天正马上挥起长棍,棍影划过天空又朝欧阳云逸的腿上打来!

  欧阳云逸一看,顿时便慌了,顾不得颜面,马上又卧倒在地,长剑急挥而出。

  终于算是险险躲过了此招。

  台下响起一阵嘘声。

  武明和肥葫芦看到这里大感解气,大声喝彩了起来。

  其它人想说什么,却感觉嗓子发干,皆想:这堂堂欧阳大公子,一会跌落台下,一会儿又自动躺在地上,真是没有大家风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