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飞人头落地,

  仙官抛给李阳一个牌子,遂起身悄然离去。

  江彩萱拉拉宋天正又带着武明和小螺赶紧也离了去,脸色皆不太好看。

  晚上几人坐在一起又开始商议了起来。

  “宋老哥,也不知你对上欧阳大哥能有几分把握?"此刻武明已经平静了下来,心里着急后天的战事忐忑的问道。

  江彩萱和小螺也看了过来,皆是满脸的担忧。

  “放心,我肯定会带大家过了这关的。”宋天正一路思索,感觉以自己目前的水平比今天比赛的两人应该都是都高出一筹,心里倒是有几分自信。

  两人闻言满脸的狐疑,宋天正无奈探口气,摸摸小螺的脑袋,见她倒是信心满满不由得微微一笑。

  转眼到了第二日,几人又来到了演武场,一番准备,见一人上台,台下之人皆哗然。

  上来之人是一个身段曼妙的女子,见她身着一身红衣,瓜子脸,长眉细眼,唇红齿白,一脸的妩媚,身段前凸后翘的,惹得台下几乎忘了这是要比武了,怔怔的看着台上,很多男子已经开始不停的淹着口水。

  片刻后又上来一人。

  “哇,”众人顿时大跌眼镜,有人直接喊了起来:“哎呀,死胖子你赶紧下来吧。别在那里大煞风景了!”

  原来接着上台的男子奇丑无比。只见他肥胖的身躯挪动缓慢,赤胸露乳,肚子露在外边还长有几嘬黑毛。圆圆的脸庞,厚厚的嘴唇,恶心的是嘴角还流着哈喇子,见他肩上扛着一把鱼叉,看这粗俗的样子,大家心想武功肯定也高不到哪里去。

  酷r,匠4网正)版?首发+

  红衣剑女苏蓉对战肥葫芦梁生。

  肥葫芦嗤嗤的笑着,盯着那红衣剑女看个不停。这界的服饰奇特无比,苏蓉胸部露出一半,腰间一个绿色护腰紧紧,下边一缕红纱,迎风飘扬,白白的大腿若隐若现,看得大家大呼过瘾,完全没有了紧张的气愤。

  “肥葫芦凑什么热闹,让小弟上吧!”下便有人邪邪的说道。

  “葫芦大哥,把她扑倒,压死她啊!”葫芦的哥们却热切的看着台上,不由的喊道。

  梁生回头嘿嘿一笑,把二齿鱼叉从肩上拿下横在了手里。

  众人接着看那苏蓉,却见她很是淡然,软剑出手,脚一点地,飞速跃起,剑法瞬间展开,好似漫天细雨,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剑气,完全将那肥葫芦笼罩了起来。

  肥葫芦倒也非无能之辈,只见他将鱼叉护在身前,肥胖的身体一旋转。“叮叮当当”就将剑势挡了下来。

  肥葫芦还能抽空伸出肥肥的双手,胡乱抓上一把。

  台下众人看比赛的少,大多数人都在瞄着苏蓉跳跃的身体看来看去,不停的流着口水,心里祈祷,希望能多跑一些光出来,更有甚者开始替那女子打起气来:

  “美女,跳啊,斩了这头肥猪!”

  “肥葫芦,滚回渔村叉鱼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江彩萱看着红衣女子也很有几分羡慕,心想何时自己也能有像她那样的本领呢?

  小螺只顾舔着糖人,却不咋注意台上。

  武明眼睛直直的,心里不停的拿她和林雪儿做比较,默默念叨:“嗯,她的胸部是大一点,不过脸蛋有点太瘦了,嘴唇也太薄,臀部尖尖的也没林雪儿的好看啊。”

  武明闲心不小,津津有味的在那欣赏着。

  宋天正盯着肥葫芦的叉法,见他舞来舞去,看似杂乱无章,却招招挡在实处,身躯虽移动缓慢,却也丝毫不让那女子近身。

  心里很是好奇,看来这胖子武功不弱呀。

  红衣女子急攻一会儿,见奏效不大,一时也有些急了,马上又飞起双腿一展,一剑斩出,台下顿时一阵轰然喝彩,大呼过瘾。

  江彩萱感觉这帮人非常恶心,不由的拉着道心往后退了退。

  喝彩声中,苏蓉手指一动,两根银针悄然打出,瞬间刺入了肥葫芦的胸口大穴。

  肥葫芦身体一缓,苏蓉几剑刺下,顿时出现了几个血窟窿。

  "好!美女剁了他!”台下又一阵大喊。

  “不是不让用暗器吗!?”宋天正心下疑惑,心道这不是作弊吗?眼见苏蓉仗剑又狠狠刺了过来。马上用起身法一步跃上台去,一把抓住肥葫芦,瞬间将他拉了开。

  “居然有人帮手!?”台下众人一阵惊愕,大喊:“干什么!?干什么!?欺负人吗?”

  宋天正看向台下之人,本想说出暗器之事,又见那苏蓉忐忑的看着自己,眼神里有一丝祈求之色。心一软心想肥葫芦受伤很重,要是参加下来的挑战还不一败涂地?想了想还是放她一马吧。

  “这位姑娘,他已经败了,就饶他不死吧”

  苏蓉还没说话,忽然阁楼上一个仙官飘然落在了台上,冷冷得看着宋天正:“演武台,岂容你随便踩踏!?”

  宋天正一看正是那日截拦自己的那名仙官,正要施礼,却看到他那冷冷的脸上还带着些厌恶,不由得一怔:难道那日我让他掉了面子?还记恨在心!?

  也没顾得上施礼。

  那名仙官,掏出一个牌子塞到红衣女子手中,一使眼色,红衣女子便走了下去。

  肥葫芦的朋友也连忙上前,将他搬下医治去了。

  台下之人一阵叹息,没想到这场比赛就要如此草草收场,很感有些惋惜。

  宋天正转身也要下台,忽然身后一声断喝:“站住!”

  众人回头见那仙官冷冷的看着他开口说道:“上来了,就这么下去!?先接我两招,死不了就滚,明天的比赛你也不用参加了!”

  仙官居然有心将他打残。

  众人心里一惊,顿时又兴奋了起来。

  “我,我也是好心呀!?”宋天正疑惑的说道。

  “好心!?”仙官不再说话,身体没动,却突然缓缓向空中升起,升起四五丈高,双手伸出向下一翻,顿时有四五道气团,轰然砸向台上的宋天正。

  台下之人哪见过这等玄妙功法,顿时目惊口呆。

  江彩萱等人焦急非常大喊起来:“快跑啊!”

  气团将宋天正锁死,轰然落在台上,石沫飞溅,气势惊人。

  众人面露炽热之色,皆想原来聚气境这么厉害啊。

  灰尘散去,众人看向台上都以为那小子一定荡然无存了。

  却全都惊愕了起来:见那小子还站在台上呢,一脸的憨厚无辜之色。

  仙官也有几分吃惊,不禁问道:“你是怎么躲过的!?”

  “我,我会一种身法。”

  “开什么玩笑,一种身法能躲过我的仙气攻击!?”仙官一招失手,感觉很失颜面,心里很是不喜。微一挪动又追了过来。

  眼见要抓住了小子,哪知眼前一花,而他消失了,形似鬼魅。

  阁楼上的那个老仙官见状也是一惊,缓缓站起身来。

  台上的仙官接连失手,心中暴怒,杀机顿生,脱手而出一把拂尘。,就要动真力。

  “仙官大人且慢,这等蝼蚁贱民,哪用的着大人动手!”一声长吟,远远传来。

  丁二顿时兴奋了起来。

  欧阳云逸出关了!

  众人回头果见一名男子,踏在众人头上飞速掠过,站在了台上,大多数人敢怒不敢言。

  仙官一看是这人到来,见那欧阳云逸又对自己行了一礼,心里很是满意。

  “贤侄出关了!?”

  宋天正一听:两人还有亲戚关系?心里顿时一紧。不过却也暗暗佩服自己大唐时学来的步法这么一番修习,果然还是很管用啊。而他不知的是多数还是那佛念雕龙之法的缘故。

  “大人切莫动怒,我家父亲大人请仙官有空了拜访一二。”

  欧阳云逸微笑着说道。

  仙官闻言大喜,居然给欧阳云逸回了一礼,这才飘然飞回阁楼。

  台上的欧阳云逸背对着宋天正,好似对这边根本就不屑一顾。

  “大哥,大哥!”丁二忽然大喊起来。

  欧阳云逸一回头看见丁二的伤势,脸色越发的冰冷,心想难道还有人敢打自己的手下?有心上前探问一番;遂瞥了一眼宋天正,缓缓开口:“明日,斩了你!”

  说完便飘然下了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