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是那个山谷,夜风吹来,草木婆娑;一盏风灯挂在树上摇曳不定。

  地上树桩列阵摆开,光闪影动中,一个黑影正在桩上跳来跳去,形似鬼魅。口中还轻声吟唱:“小呀么小伙子,映着那月色练棍棒,不怕那野鬼叫呀,也不怕那豺狼喊;嘿嘿,棍棒成呀,将那恶人碾得喊爹娘……。。”

  唱着唱着,手中长棍一竖,闪电般向地面击打而去,却见一个石块瞬间便被击了个粉碎。

  “嗯嗯,厉害呀厉害,我很满意啊”

  黑影自言自语中还在飞快的跳跃不停。

  半晌动静,终于还是引出了一只深夜出来觅食的野猪。

  野猪走到近前匍伏一会儿,马上飞身一跃,迅捷的扑了上来。

  黑影很快惊醒,不急不忙,也纵身一跃,跳起老高,双手持棍一挥随即打下。

  “噗”一声,野猪都没来得及惨叫一声便倒在了地上,四肢一蹬顿时没了动静。

  月光下的黑影正是那宋天正,眼见将要临试,而他的棍法却刚刚学了不到一半,而且还很有些生疏。

  不过加上步法的配合,威力倒还算是可观了。

  又练了一夜,宋天正这才匆匆清理山谷,准备停止了练功,第二日出去探探风声。

  第二日一早来到了武明的客舍,见他居然能起来走动了,正坐在门口悠闲的捉虱子呢。

  “宋老哥,你那聚气仙法练得怎么样了啊,我这儿他娘的一点反应没有啊!?”武明看到宋天正后连忙大喊了起来。

  “我也没什么反应,也不知这仙法是不是给人修炼的,哎,不知道谁能练成呢?”

  “哎,难道跨界后咱们注定要当那任人踩踏的面人吗?也不知此刻我爷爷怎么样了啊。”武明说话时神情颓废无比。

  宋天正一看,心有不忍,偷偷附耳上来:“老弟,别担心,我得到了一本仙法,估计是很厉害的那种。还给你留了一套刀法,唤作“裂神!”我已经抄好了,以后给你哦。”

  “什么!?”武明一激动便想要站起来,却忽忽悠悠又摔倒了,宋天正连忙扶他坐好。

  “别着急,你还是先把身体养好;这是仙法,到达不了一定的境界,胡乱练习,说不定反而被其所害。”宋天正劝道。

  “那你先拿过来呗,我先研究着啊。”武明眼神灼热的看着他。

  无奈,宋天正胸口摸索了一会儿,将那刀法给他递了过去。并嘱咐道:“千万别人他人发现了啊,预防引来杀身之祸。”

  武明早就听不进了,正拿起那刀法认真看了起来:“欲练此刀,必先凝神,凝神护体,方不伤自身;若达凝神之境,不必汇元,专修一身阳脉,苦修大成,努力勾动天地阳火,方可略显此刀法威力……。。老夫纵横一生,自视甚高,能上眼着寥寥无几,谁侥幸得老夫刀法,若是懦弱阴险之辈,万请不要修习,一定要自重,千万不要玷污了老夫的刀法;若然不听,老夫一念之下,阴风聚刀斩灭你十八辈儿祖孙!”

  “啊啊,我可不懦弱阴险啊。老哥,你说我不是那懦弱阴险之辈吧!?”武明完连忙可怜巴巴的看向他的宋哥。

  “你要是不再有这颓废之态,勉强还算可以吧。”宋天正认真的说道,心里偷偷一乐。

  “嗯嗯,我颓废吗?我可能颓废吗?不能啊!”武明做出一副激愤之色,好似要吃人。

  “咳咳,你可把秘籍收好了啊。江姐姐和小螺呢?”宋天正四周望望。

  “又去蝴蝶谷采药去了呗。”

  宋天正倒是听说过那蝴蝶谷,也就没多心。正要扭头回去,突然发现墙角两人偷偷盯着这里看。

  “难道又是欧阳那一伙的人!?”顿时起了疑惑。

  “小和尚,小和尚!”惊讶得扭头一看,却见又是那林雪儿走了过来。

  “啊!”看到林雪儿两人心里一动,“近一个月没见她了,怎么又露面了!?”

  “何事啊?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啊。”宋天正看看墙角又故作大方的说道。

  “喂喂,美女,还认识我吗?”武明也连忙探出脑袋热情的打招呼。头上还缠着白布,样子却很难看。

  “啊,啊认识。”林雪儿自然知道武明的伤是怎么来的,如今心里还有几分愧疚。

  “走,走屋里跟你们说两句话。”林雪儿严肃的说道。

  “啊啊,且慢。”武明顿时急了起来。连忙给宋天正使起了眼色让他低头来听话:“让她去你屋啊,我这里太脏了,”说完后脸色一红。

  “林妹妹,走去我那屋说吧。”说到此,宋天正又往远处瞥了一眼。然后才往那边走去。

  “喂喂,让我也进去啊!”无名急忙喊道。

  宋天正回头又把他扶起,一块来到了屋中。

  “小和尚啊,月前的事真是对不起啊,不过马上就比试了,希望你们能听我几句劝啊。”两人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那欧阳表哥背景复杂,希望你们能退避一番,就说这次比试,也就是个上位的机会,我已经给你求情了,只要比试的时候,你们做做样子,却要尽早败下阵来,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最好败阵的时候,能够……"

  林雪儿一扭头,见明圣脸色很是难看,遂住了口。

  “能够什么啊!你倒是说?”

  “能够,能够下跪认个错。”林雪儿低声的说道。

  “放他娘的什么狗屁呢!?宋老哥别去了,让他们砍死咱们算了。”武明顿时火冒三丈。又见宋哥面色也不好看,心里很不是滋味,接着说道:“老哥,让我出面,我就豁出这条命了。林雪儿,说,你那表哥在哪里,我现在就找他去。”

  “你俩别去啦,就听我的,这事是因为我才起的,我给你们足够多的玉元,你们赶紧离开这里也行啊,”林雪儿闻言有些着急了。

  “走!?到别的地方还能参加仙考吗?”宋天正听了很久,认真的问道。

  VH更F新最(快x上。t酷I匠a●网√s

  林雪儿犹豫一会儿:“那不能了,因为这里已经记录在案了。但是那,那也比丢了小命强啊。”

  “你走吧!”武明忽然开口,冷峻而坚决。

  林雪儿一听,怔了下来,喃喃开口道:“我都是为你们好啊。"

  “我说让你赶紧滚!”武明突然神情激愤,大吼了起来。

  林雪儿一直不怎么注意这小子,此刻听他一吼,顿时心里怪怪的,却也诺诺的开始往外走去。

  “林雪妹妹,不要替我们担心了,告诉你那表哥,不要留情,到了那日,我也不会下跪的。你回去告诉他,武试那天我必到"宋天正淡然说道。

  林雪儿表情复杂,又犹豫一会终还是离开了屋子,一出门却见那丁二站在门口。

  “林雪儿,你赶紧回去!屋里的,他娘的给我滚出来,还计划着要跑啊,真是废物加特大窝囊。”丁二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这次在喊了起来。

  武明听出这声音顿时很压不住火,挣扎着就要出去。

  "老弟,切慢。让我来,你先好好养伤。”

  武明看看宋天正,也见过他受伤,知道他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无奈得叹了口气。

  宋天正慢步出了门,看见那丁二又在吐痰,很鄙夷的样子,遂也不说话突然飞身上前,一把抓起他就往后跑去。

  丁二只觉一道黑影眼前掠过,便感觉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脖领,力道奇大;还没作何反应,很快便被拽到空中,飞速往后离地而起。

  宋天正拽着丁二,中途玉石碉楼上一接力,手臂一甩,顿时将那丁二甩出去了十多丈远。

  丁二摔在了一个花坛前,疼得直咬牙,后头看清是那以前的窝囊废小和尚收拾得自己,顿时大怒:“你大爷的!”

  挣扎着还没起来,却见那小子,一腿前曲又飞快掠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