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拿起铁棍,想随便给他想上两招就得;手中棍子舞动起来却也行走如风,抡砸犀利,停则好似一柱冲天,当真气势惊天。

  看得宋天正兴奋不已。

  “停!”宋天正忽然一声大喝,老头动作戛然而止,惊愕的问道:“怎么?”

  “你先等会再耍,等我拿纸笔记了下来啊。”宋天正说完就掏出了记录着傲龙八诀第一诀的纸片,再掏兜找笔,却发现没带,便着急了起来。

  “咳咳!你拿的是什么?让我来看看?”老者早探知这少年体内当是没有仙力凝聚,却感觉有一丝怪异的的波动,这波动时有时无,若隐若现,心里也是好奇非常。

  老者一伸手,纸片便落在了他的手里;拿起一读。脸色却越来越是严肃。

  这老者是何人?出自那最为神秘的神宗一脉。

  六大门派中,说起嚣张跋扈,无人能敌过剑宗;而剑宗确也是人才济济,仙法高深,当然可以称得上实力雄厚;而剑宗巨孽,又各自皆心存畏惧:虽不愿承认,却也知道这长生一界,最为恐怖者却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宗一脉。所以万年来行事才始终不敢太过放肆。

  然后神宗历来很少现世,宗中之事也鲜为人知。

  可是每每妖魔来袭,神宗之人必然现世,往往一人便可擎定一界域天之安定。

  更让人敬畏的是那神宗之人都非恪守成规之辈。

  关于神宗最近的传说发生在两千年前,传言其中一名不知身份者与前剑宗宗主之女关系暧昧;还惹怒了那任宗主结果引起一场惊世之战。

  世人只知那神宗之人仅凭一己之力,独闯中州剑宗飘渺山,生生将那女子从软禁中救了出来;那一行连折剑宗十大高手,想来真是令人咂舌。

  当然此事至今还是那剑宗的禁忌话题。

  出乎意料的是神宗此次居然会与其它宗门联手,还联名发下了真仙榜;于是明理者暗暗测度这次的妖魔来势,形势当是不妙。

  而站在宋天正面前的这名老者却正是那神宗巨孽;辈分之高连当代宗主都要尊敬三分。

  好在宋天正并不知情。

  原来老者正在赶往九华州外的死亡之山的路上,歇息时却恰巧看到了宋天正,心下感觉有些好笑,便对他产生了兴趣便驻足观看一番。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有如此逆天的仙法;然而以老者的生平阅历,自然也知道这绝非妖魔界的邪门歪道。

  平心而论,感觉这仙法又实在高明,枯寂的心境居然也起了一丝波澜:“筑基要借助外力?真是奇思妙想!不过这不是拿生命开玩笑吗?况且以自己如今的实力也不敢随便引外力入身啊;想起那绝世天劫,老者不免有了几分心悸。

  老者缓缓摇摇头,又看了下去,看都最后一行,再一探宋天正却更加惊异起来:“要按照此法所说,这小子已经过了凶险的第一关!?”

  “此子,将来必定不凡!”老者忽然意识到。

  酷TD匠vI网首发

  良久,心里一动这才开口道:“哈哈,小子倒很细心,行!你先回去拿了纸笔,明日再来教你如何?”

  老者说完便把铁棍和纸片还给了他。

  宋天正连忙拜谢,然后才乐颠颠的往回走去。

  老者便留了下来。

  话说那宋天正回到客舍后,越想越是兴奋,真不知该如何感谢那老人,想来想去,还是买点东西吧。一打听却才知道,要在外边买东西得用玉元,银票根本没人人。原想寻找那林雪儿借点玉元,却又害怕再惹什么麻烦,灵机一动遂到饭堂,顺手包了一只烤鸭,又拎回了一坛烧酒。

  第二日一大早宋天正便向山里行来。

  来到昨日碰头的地点,将酒肉摆好,又拿出纸笔耐心的等待起来。近午,老头才悄然出现:“呀,这是给我的?”

  宋天正连忙起身对着老者又是几拜,遂后上前打开酒坛,请老者坐下。

  “哈哈,老夫很久没食人间五味了。今日就过过瘾吧。”说完老者一口一口吃喝了起来,心里有种很特别的感觉,没想到经年枯井无波的心境居然又起了点点波澜。

  盯着道心越看感觉越是顺眼。

  “嗯,你且等我一刻,我去去就来”老者忽然说道,原来感动处,老者决定认真的给他创出一套绝世棍法。话说完伸手一挥,顿时撕裂时空瞬间回到了“神宗”藏经楼。

  “这小子啊,老朽万年不曾这么痛快了!”老者边翻阅玉简边自言自语。

  玉简打开各种神奇的攻击仙术,一一在他面前浮现出来。

  老者却始终不太满意。

  “哎,瞧我这脑子,我为何不把我的杖法改成棍法?这么着那些老东西也就认出来了。哈哈!”想到便马上行动,一刻钟的精雕细拙,神棍成型。

  老者感觉很是满意,这才又拿出一个玉简,催动仙法,将精炼的招式认真的刻录了进去。

  再次回到山中,见宋天正还在耐心的等着,感觉很是满意这才开口道:“把你那纸笔收了起来吧,给你这个玉简,再教你几句口诀,你只要一念,仙法就会显现出来了。何必那么费劲!”

  老头儿马上就教给他一句口诀。然后又嘱咐道:“我给你创得这套棍法,起名叫幻影神棍,整套棍法有九招,每招九九八十一样变化;你就慢慢练习吧;记住,学会了每招的变化不算本事,要是有一天能再将棍法忘记,那才算大成!要切记!”

  宋天正一时还没想明白过来,却先跪地拜谢。

  老者更加满意,点点头,手臂一挥,又嘱咐一番;这才继续往前行去,很是感觉这趟不虚此行。

  宋天正很是激动,待心情平复过来,才念起咒语,果然见那玉简白光泛起,浮现出一个人影,见他跳起手持一棍,一招一式,慢慢演练了起来。

  宋天正痴迷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才拿起棍子比猫画虎得练了起来,接连三天,却连第一招的一半都还没学会,可想此棍法的繁杂。

  宋天正想如此下去到了月底估计实力也无甚变化,低头看到眼前的木桩灵机一动,心想把棍法内含的步法和以前学到的步法结合起来,再在木桩上练了出来,那不就真正称得上“幻影”二字了?

  想到便做,宋天正还记得老者先前的话:要心身合一,步未出,意念先至;默念一会,马上飞身跃上木桩,一手提着木棍,来回跳了起来。

  转眼已经过了七八日,就这么废寝忘食,片刻不停歇的练习着。

  等那天色一黑,宋天正就回去找江彩萱要些吃食回来,晚上也不休息。

  而江彩萱忙着照顾武明和小螺,只知他是在练功,也便没多管,按照她的想法,抓紧治疗武明;等他的伤好了就拉着宋天正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转眼时间,月底将近,众人已经议论纷纷,都在探讨着月底武试的种种可能。

  “第一天是轰天雷李阳对战滚地龙段飞,哎,赌局是一赔三,依我看来,那滚地龙可要变成死龙了。”

  “我呸,你懂个啥,那段飞出身武林世家,有什么手段你能猜到?我看咱们还是压他吧,一旦他赢了,可是一赔三啊。”小树下两个乡巴佬正在激烈的讨论着,准备小赚一笔。

  “不行,还是保险点吧。小打小闹,也不会饿死。”

  “行,行,第一局听你的,第二局,你可得听我的了。我要压那红衣剑女,听说那女人可阴毒了,一把软剑,一手毒针,死在她手下的人可不少了。”

  “好吧,就压她,那第三局呢?”

  另外一人疑惑的问道,看来他还不知道第三局的比赛人员。

  “第三局是欧阳家大公子,和他对战的好似是个菜鸟,名字好似叫什么宋天正。”

  “那你他娘的还犹豫个啥!?压欧阳啊!”

  “哦哦,赔率可是一比八百啊!”

  “啊!?可是那宋天正是个什么菜鸟,居然也有如此机会上台。”

  两人一番商议有了决定。众人议论时,江彩萱刚好在旁,心里更加着急:决定晚上便拉着几人偷偷溜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