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首+发P

  这一日宋天正又向深山寻找一段;然后来到了一个深谷,见他手持长棍走来走去,专门寻找各种毒物,心里希望找到更毒恶的东西,却也有些害怕。

  两刻后来到了一个河流旁,蹲下想洗洗脸色的污泥,突然有几只毒蚁悄然跳了出来,飞快便爬上了他的脖子。

  连咬两口,宋天正“哎呀”一声,瞬间便晕倒在了地上。

  几个时辰后,才悠然醒来,又连忙盘膝修习仙法,那个下午更是多次闯过鬼门关才算练功完成。

  接着四五天如此作为后,宋天正再被毒物咬到,完全没有了反应,自我一番观察,见原来白皙的皮肤居然变成了淡蓝色。翻开手抄的册子观察一番,应该是激发成功了,遂暗喜以后是不用再受此大罪了。

  小功初成,宋天正休息了两日。这天一大早,悠闲带着小螺来到广场上转悠了一会儿。然后才找到了前几日给自己登记的仙官;宋天正上前客气的问道:“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聚气仙法?”

  “你俩还没领?”

  宋天正点点头。

  “这不是浪费时间吗?一来咋不领呢?真是的,看你这懒散样,也成不大事。”负责登记的仙官打着官腔将他好一顿训斥。

  “对不起大人。”宋天正连忙赔礼道歉。

  仙官遂不耐烦的拿出几本仙法册子交给他,让他赶紧离去。

  宋天正正要往回走,却突然看到了一人,正是那丁二。

  宋天正连忙要拉着小螺要躲开,却已经迟了。

  “喂喂,这俩贱人,在这里干什么?找打吗?”

  宋天正有些紧张的看向丁二:“怎么了?不是说月后演武场比试吗?现在又要动手?”

  “我呸,你值得我动手吗?我家老大碾死你如同碾死个蚂蚁;不过居然定了演武时间?现在也就不教训你了。滚吧!”丁二双手捋着下边若有所思的看着小螺。

  看得小螺有些害怕,连忙躲到了道心身后。

  “那就一个月后见呗。”宋天正闻言壮了胆也冷冷说道。

  “哼,今天大爷犯了酒兴,不在这跟你废话。喂喂,美女,要是这个小和尚一个月后送了命,大爷罩你啊!”丁二说完对着赶来的江彩萱就是一个飞吻。

  而江彩萱自从跨界后事事小心,只想一心炼药。

  见状顿时扭头看向一边,虽感觉恶心却没说话。

  宋天正看那丁二心里直感厌恶非常,暗暗决定日后一定要收拾了他。

  丁二这才得意洋洋的大跨步走了去。

  广场上天天有怪事发生,大家围观了一会也就散了去。

  此事却更加坚定了宋天正练功的决心。

  片刻后几人然后回屋看武明圣,见他已经半坐了起来。

  “老弟,还要紧吗?”武明自知伤势依然很重;不免有些沮丧,开口答道:“老哥,咱们先躲出去养伤,好了再回来跟他们拼命吧?”

  “放心,这里也很安全,不要多想了。”宋天正安慰道。

  “哎,要不咱们去别的地方寻找修仙之道吧?”武明无奈的说道。

  “不喜欢那圆脸女孩了?!”江彩萱打趣道,好似有意要开导他。

  武明闻言却更加不是滋味:“那就在这里吧,等我伤好了一定把那阴阳人碎尸万段!

  宋天正又安慰他一番,然后把聚气仙法册子递了过来,意思让他先研习一番,见到希望,他这才不再发牢骚。

  而江彩萱遂只想一心炼药,也知道必先入了仙门。所以也研究聚气之法去了

  唯有小螺依然无忧无虑,对那修仙大业根本就不屑一顾。

  如今宋天正也不用到山里去了,此后便每日躲在屋中修习启灵大法。

  对照秘录,渐渐的好似第一步快要完成了,秘籍上讲:启灵完成,每日要勤加修习,此过程悠久,日久方可筑基。又见第二步是汇元聚气。

  感觉自己离这步却还差得很远,因为秘录记载,要求皮肤上出现斑块才可继续。算算那一月之期已然不远,不由得焦虑了起来。

  心烦中接着修习一会,忽然叹口气,拿起了那领来的聚气仙法,随口念来:“以武入道,前景渺茫;想入仙门,必先聚气;若想聚气,先识筋脉,气从穴入,循经而行;一气不散,微可小成……。。"

  思索一番,感觉果然与那傲龙八诀大不相同:此法最难的是那一气不散。

  宋天正也有心修习一番。便按照图解认准了穴道,深吸一口气。依法修习。

  但是,一夜下来,体内毫无反应。

  连简单的“气从穴入”都没有感应,不由的气奈了,心想看来自己的修仙资质果然是差劲;又愁苦一番,遂另做了决定。这时天已微亮。

  第二日一大早,宋天正又来到了山里,到林中砍下很多木桩,又找了块平地,将木桩一一钉在了地上。

  然后才提起一口气,跳上木桩,开始踩着木桩跑了起来。

  原来他决定还是将在大唐时学来的简单武技再温习一番。

  一开始刚跑两桩便掉了下来,看来是有些生疏了,着急中练了一个下午,效果依然不很理想,刚能跑出个五六桩,便会就摔了下来。

  接着又是辛苦的练了几天。却发现速度虽有提高,但也不甚明显。

  失望之下,宋天正坐在木桩前长吁短叹的很是愁苦。

  “你小子,一天天的瞎折腾个什么呢?我看你好几天了,学习猴跳?”身后忽然响起了说话声,宋天正猛然跳起。

  “你,你从哪出来的!?”

  只见一个瘦小老头,慈眉善目的站在身后,正笑嘻嘻的看自己呢;听他接着开口说道:“我看了你好几天了,始终不明白你这是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呀?练练步法,好到河里捕鱼。”宋天正多长了个心眼没说实话。

  “嘿嘿,当我还看不出来呀,瞧你那粗略的步法;得手眼合一,知道吗?步未出,意念先至!”老头儿笑嘻嘻的说道。

  “你知道……”道心想反驳他,却一思索感觉有些道理。看向老头目光顿时热切起来。

  “你真会呀?教教我呗。”

  老头儿捋捋胡须道:“嗯,你先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为何要练这步法?”

  宋天正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说起。

  老头儿见状一伸手,放在一旁的铁棍顿时便凭空飞起来到了手中,接着老头将棍儿一转,棍子脱手奔向空中,旋转着越飞越高;这时空中刚好飞过几只大雁,瞬间便被打落了下来。

  老头露得这一手干净利落。

  看得那宋天正彻底怔住。

  老头儿笑笑接着开口道:“想学吗?”

  宋天正咽了口吐沫,这才小声的将要参加仙考,而受人欺负的事讲了出来。

  老头儿便听完后点点头开口道:“嗯,修仙本就是逆天行事,万事重在随心,有仇报怨,也是人性使然;难得你还能心存一丝仁念,。”

  “老爷爷,能教我耍那棍子吗?”宋天正再次忐忑的问道。

  “咳咳,”老头看这小和尚面相忠厚,又聪慧非常,思索一会,却开口说道:“给我个教你的理由?”

  “我要学会了棍法,会好好的孝敬爷爷。”

  老头儿一想居然遇见当是有缘,况且现下形势真是不太乐观遂有了决定:“我看你也是不易,不过这老夫已经很多年没动手了,就给你现创一套棍法如何?”

  宋天正这才明白老头儿刚才的一招只不过是随便耍出来的,不过却更加的敬佩他的本领。

  闻言大喜连忙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老头儿点点头,伸手抄起棍子就舞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