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小子?”

  仙官见状微微一笑,一个飞掠便拦在了宋天正前面。

  “你,你是?”宋天正虽判断这人身份不凡,却也不甚明了。

  “呵呵,我是这里的仙官,小兄弟留步,有一事想警告你两句!”这人面色白净,显得比较文气,说起话来却霸气十足。

  “嘿嘿!”欧阳云逸见状轻笑一声,带领手下离了去。

  仙官其实就是宗门的俗世势力,不是那纯粹的修者,虽会一些简单的法门,却也不登大雅之堂。

  不过在俗世也算地位尊崇了。

  “哦,什么事啊?”

  “刚才我说的月后演武场的一战,你可是听到了?”

  ;酷D匠U网T唯一正!版,☆其v;他都P1是W盗‘b版#◇

  “什么战?不太清楚啊?”宋天正很感心烦,想想在大唐的时候一路逃命,也没感这么沮丧过;原以为跨界后一切都会美好起来,哪知刚开始就就遇到了连番如此憋气的事情,很感自身实力的不足,心里着急要到客舍中清静一会。

  “我刚才救了你一命呢,不知道吗?怎还如此无理?”仙官见状很有些不喜。

  宋天正脸色更加难看,很有些羞愧和不耐,闻言回头对那仙官行了一礼,口中敷衍道:“知道了?”

  便匆匆往客舍走去。想想自己这一行人,初到这地,便受人欺负;两人负伤,仙官又如此呵斥自己,一个月后还得比试;此刻真不想再多惹是非了。

  仙官见这少年腼腆羞涩,鄙夷中摇摇头遂折了回去;很是失望,感叹看来这月的武试是没什么看头了!

  宋天正先来到武明的客舍,见他已经上好了药,正躺在床上休息呢,小螺吃着水果,安静的坐在一旁。

  江彩萱却还在熬药,看见他进来,连忙起身。

  “啊!你怎么也受伤了,你又回去了呀,以后咱们躲着他们就行啦。”江彩萱虽然气愤却也无奈的说道。

  宋天正点了点头,随后也上了药。

  江彩萱嘱咐他们好好休息,遂独自一人回到了客舍。

  宋天正挪到到自己的客舍,却也顾不上休息,马上就拿出仙魔冥录飞快的看了起来,专找各种仙法;一个下午都没有出门。

  晚饭时分江彩萱送来了吃食,又一再嘱咐他以后少出门少惹事。

  宋天正虽然嘴上答应,心里却已早憋足了劲,决定月后一定要将那欧阳云逸斩杀在众人面前;至今摸摸脸蛋还感觉当初那口粘痰很是恶心非常。意识到今日小螺和武明都差点丧命,还有些后怕。

  着急中又翻阅几刻依然没有收获。

  宋天正还是不气奈,夜灯下又拿出密录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看来看去,居然还没发现什么功法,也就是那最后的宝贝---傲龙八诀,宋天正叹了口气,心道看来还是另想他法吧,却又发现伤势颇重,心想先做好准备吧,拿出纸来,遂将第一诀认真的抄了下来,边抄边念叨:“傲龙八诀第一诀---佛念雕龙。下注:三界多修者,炼体艰难,炼气多姿;众家之长短,不予多评说;单说佛家之一花一世界,若可炼气至一毛一发,又何须分炼体炼气之道?

  开头这几句宋天正倒是能看懂,思索一番也感觉很有道理,心想这帮人还是有些料的。

  又接着往下抄去:吾等穷尽毕生智慧,借鉴佛宗仙法创下此第一诀之奠基篇;此篇需要借助外力,人身自成一世界,潜力无算,尘封无波,人之所用不及万一;若练此诀,需身之启灵;然而若得启灵,必要借助外力;用于激发全身诸元,诸元激起,还要立刻修习此诀,使得诸元运转,才可吸纳天地元气精力。如此便可略有成效,资质差者,身轻体健,资质好者跃行神速。此乃第一步……。看到此道心又思索了半天感觉算是有些头绪了。遂又记录下口诀详细的修炼之法,然后兴奋得准备第二日就开始行动。

  幻月村带出的药材果然不凡,第二日宋天正的伤口居然好了不少。出门又嘱咐江彩萱照看两人后,回屋拿了长棍又带了些干粮遂悄然往外行去。

  行了两刻,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大山中。

  宋天正钻到树林里,不停的寻找,好半晌终于找了一条毒蛇。

  遂提起棍子,一下下的朝地上的毒蛇撩拨而去。

  毒蛇吐着信子,伺机攻击;宋天正赤裸出右臂,一把抓去,毒蛇飞起一咬。飞速点在了他右臂上又马上逃离。

  宋天正只感觉手臂微微一麻,见也没什么大碍,马上又紧跑几步将那毒蛇再次抓住,如此三番,毒蛇在他的右臂上咬了四五口。

  然后让它在自己腿上咬了几口。

  这才满意的放它离去。

  宋天正全身已经麻木,躺在草动上静静的看着。

  原来他计划着是想要激起右臂中的幽暗恐怖力量,用于启灵。胆子也够大。

  只见他忐忑的看着伤口,伤口四周渐渐变黑,全身也慢慢失去了知觉。道心却越来越担心,很怕就此丢了小命,马上吃力的甩打着右臂了。却也没见什么反应。

  片刻,最后一丝阳光从视野里消失,宋天正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蛇毒弥漫到全身每个毛孔,心脏眼见就要停跳。右臂忽然一阵抽搐,黝黑的幽冥之丝,瞬间发出直奔全身而去。

  好半晌,宋天正才疑惑的睁开了双眼。

  “呀,还有阳光呢,看来我没死呀!?”顿时惊喜非常,低头一看全身皮肤黝黑,四肢却活动如常,顿时大喜过望,心道看来是成功激发了全身诸元。

  遂不敢怠慢,马上掏出了一个纸片,正是那修炼之法,立刻认真的盘膝练了起来。

  “诸元激起,万灵皆活,自可勾动天地元气;敬防外力伤身,需调动自身神气,首先集中意念…………”上边讲得非常详细,宋天正原想这法诀会深奥无比,此刻看了感觉却也简单。

  哪知敢修习一会,居然冷汗直冒,全身剧痛;中途还有三次痛得昏迷了过去;不过事到如今,遂也不敢停下,怕那外力伤了身再落下个残疾。

  一个下午接连昏迷了七八次,一次次在鬼门关绕圈,宋天正暗骂:也不知他们怎么想出了如此没有人性的功法!

  真想放弃,却又想起来武明和小螺的惨状,欧阳云逸的可恶嘴脸又在眼前晃悠,一咬牙终于是挺了过来。

  皮肤上的黝黑之色越来越浅。十多次后恢复如常了。

  夕阳西照。

  宋天正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回赶去,行了几步,却发现伤势伤居然全好了,心里不免有些兴奋,想到看来这仙法还是管用的。

  回到客舍时,已是夜灯初上;江彩萱焦急的等在门口。

  一看见他的身影,马上就迎了上来:“哎呀,你又去干什么了啊,一天也不知道吃药!?”

  “姐姐,这里没事吧!”

  “没事,就是白日里传言,一个月后又有仙斗了,我也没多听,着急你的伤啊。快,快进去我看看。”

  宋天正听到说没事,这才放下心来,来到屋中一看,江昭萱一惊,没想到他的伤一天就好了,很是纳闷了半天,还以为是药的功效。遂给他拿来了吃食,便回去照顾武明去了,却又见他的伤依然很重,不由得又惊奇起来。

  宋天正静下来又拿起密录看了一番,忽然发现下边的角落,有一行小字:此书太过逆天,切记不可让他人知道。否则遭受他人觊觎,小命不保!

  宋天正原还有心也让那明圣老弟,一块练练也好保护他人,看到此言后却犹豫了起来。最后决定还是把裂神刀法给了他吧。

  不过知道他也只能以后练了,因为那套刀法要求的仙法内力太过高深。

  如此一来,宋天正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那佛念雕龙练成了。

  第二日一早,天还不亮便早早出了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