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明手中没有兵器,疯狂的挥舞双臂挣扎着冲了上去。

  欧阳云逸处身空中连环踢出,接连三脚全踢中了他的胸口。

  武明吃力,接连后退几步,颓然倒在了地上;欧阳云逸潇洒的落身着地,马上又抬起一脚,踩在了他的头上。

  武明只感全身酸痛,吃力的一扭头,挣脱出来,张口就向欧阳云逸的脚脖子上咬了去。

  “哈哈,果然是条贱狗啊!居然会咬!”

  丁二在一旁哈哈大笑。

  C看◎'正版章节;上#m酷匠。4网P

  “武明哥哥,武明哥哥,别打了,快起来呀!”小螺害怕极了焦急的上前哭喊了起来。

  原来小螺先前跟着江彩萱来到客舍中炼药,哪知江姐姐却心不在焉,一会又拉着她出来游逛,不由得又来到了饭堂门口,这溜达那溜达的,却也不知在找些什么。

  片刻后,却突然听说有打架的,便不由的跟着人群来到了近前;一看居然是武明被人打,江彩萱马上就急了,细一打量却不见宋天正的身影,心想自己又不会打架,遂连忙四下寻找道心;特意让小螺留在了哪里,还嘱咐她不要乱动。

  但是眼见哥哥如此被人打,小螺实在是心痛害怕又可怜,焦急中流着眼泪又站了出来。

  地上的武明满脸的泥污,掺杂着血迹,扭头又看到了惊吓中的小螺,勉强一笑,样子却很悲惨,却咬着牙喊道:“小螺,快,快回去!”

  小螺此刻早已六神无主,闻言不但没退还紧步跑了上来,伸出小手开始拉扯欧阳云逸的衣服。

  欧阳云逸不胜其烦,回踢一脚,顿时将小螺踢飞摔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小螺吃痛,“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喂喂,钉子,去把这小乞丐扔到一边去。”

  欧阳云逸一看踢得是小女孩,好似刚有一丝后悔,但是又马上变作了厌恶。

  丁二听言遂上前一把提起小螺,往一旁走去,恰见旁边有个水池,便一把将她扔了进去。

  “哭,再哭就淹死你!”

  这还不算,丁二又上前摁住了小海螺的脑袋,作势就要把她摁进水里。

  小螺吓得怔怔的望着前边,不敢再哭了。

  “不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居然来这里撒野,以后见到我那雪儿妹妹叫奶奶知道了吗?叫我,要叫爷爷!他娘的!”欧阳云逸,踩着武明的脑袋,阴阴的说道。

  “服你娘的个鸟...."明圣全身疼痛,却始终倔强。

  欧阳云逸面部肌肉一抽搐,马上抬起一只脚,狠狠得就要将武明的脑袋踩碎了去。

  “嗖嗖,嗖!”空中飞来几粒暗器又快又急的迎上了抬起脚的欧阳云逸。

  欧阳云逸虽然不惧,却也知道要是打准了穴道,必然也是酸麻疼痛,更重要的是会丢尽了颜面;只得连忙跳起躲过。躲开后又想展开身法回踢过来,“嗖嗖!嗖嗖!”空中却又是几粒黑珠暗器。欧阳云逸只得又躲。

  跳开躲开之后,嗖嗖,又是几粒。

  然后却见一个飞快的身影,几步上前,将地上的武明抱了起来;来人正是那宋天正。

  “江姐姐,赶紧扶他回客舍医治。”

  江彩萱闻言不敢怠慢,扶起武明转身离了去。

  宋天正依旧不停的用暗器打向欧阳云逸;直将他逼出了十多丈远,见江姐姐远远去了,这才飞速回来,如法炮制将小螺又救了出来,然后才飞速的往客舍跑去。

  “追!给我追,要了这几条狗的贱命,他娘的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欧阳云逸感觉很失颜面,马上喊了手下一路追赶下停。

  哪知宋天正跑得飞快,一拐两拐,居然失去了踪影。

  欧阳云逸气急败坏,带领手下开始挨屋搜索了起来。

  宋天正回到客舍明圣的惨样,只感觉每一丝伤疤都好似疼在自己身上,义愤填膺,又看见那惊吓中的小螺,一扭头出了屋,飞身走出。一跃跃上屋顶,飞速的往回奔来。

  刚瞅见欧阳云逸的那一群狗腿子正在嚣张的搜查。

  “嗖嗖!”宋天正脱手一个接一个的暗器就打了下去,方向奇准。

  “狗东西又出来了,在这里呢,快来啊!”下边的人顿时大喊道。

  宋天正听他们喊自己狗东西,脸色一冷。

  接连又是几颗暗器打出,话说欧阳云逸那几个手下,哪有那么高的武功;顿时便有两人被打瞎了眼睛,蹲在地上惨叫了起来。

  欧阳云逸一看这还得了,这还是自己的地盘吗?

  马上喊了丁二,展开轻功,快步扑了过来。

  宋天正有心将他们引开,飞起一步,跃上更高的屋舍房顶,回头顺手又是几镖。

  欧阳云逸此刻已被激起火来,随手拔出长剑,一招“追云逐月”身随剑走,瞬间来到了宋天正身边,道心慌忙一躲,却还差了一分,胳膊上顿时被刺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宋天正一咬牙,飞窜又去。不忘打回两镖。

  欧阳云逸要格挡耽误一会儿,瞬间又落后了一段。

  宋天正趁机又向丁二打出几镖。

  丁二挥起双锤一挡,倒也轻松。

  宋天正暗叹自己的武艺还是不够啊,却决心一定要为兄弟出了气。

  接着飞快的奔跑;回头瞅准了空子,就甩出暗器。

  欧阳云逸和丁二空有一身的武艺,却因轻功暗器差点,一路追赶下来感觉憋气非常,不由的破口大骂:“你他娘的有本事别跑啊,贱东西!”

  宋天正跑得也很吃力,自己无心顾及,转眼跑到了饭堂上空,只见里边雾气腾腾,灵机一动跳了下去。

  两人随后也追进来一番寻找,却好似失去了那人的踪迹。

  丁二从蔬菜,蒸锅间小心的寻找着,忽然一桶开水从天而降,丁二两忙躲避,“嗖嗖”两声,丁二只感腿部一麻,开水瞬间泼在了腿上。只听他顿时一声惨叫,遂狼狈的跑出食堂,往水池子而去。

  食堂中的欧阳云逸见状,急忙喊道:“你出来,咱俩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你要赢了,今日之事就算作罢,如何?”

  宋天正早看这欧阳云逸恶心非常,跟他说话的心思都没有。

  瞬间又是一锅开水泼出。

  欧阳云逸忍无可忍运起内力,不顾滚烫的开水,一剑出手又向宋天正刺来,这一剑刺中在了他的腿上。

  宋天正吃痛终于是坐在了地上。

  “我呸!”

  随后欧阳云逸又一口粘痰吐在了他脸上。

  “跑啊!你再跑啊!”

  欧阳云逸想先歇息一会,再来侮辱他。

  此刻,镇上最高的一个阁楼上,正有两个仙官,坐在那里下棋,不时的还关注一下这边。

  “嗯,这小子的剑法不错,我敢打赌,他俩要是正面对打的话,那小和尚接不下三招!”一个白胡子老者说道。

  “上官自然不会看错,要不我也赌一把,就让他俩演武场比试一番如何?”另外一个年轻的仙官有点逢迎的说道。

  “哦!?行,如此也没什么意思,这么着,我允许你去调教那小子一番,一个月后再比试,如何?”地位稍高的那名仙官嬉笑着说道。

  “就依上官所说!”

  两人商议完,那名年轻仙官潇洒飘下,转眼来到饭堂,一把将小和尚扶了起来。

  “你俩!一月后,演武场比试,胜者,有赏!”

  欧阳云逸一听大喜,连忙拜谢。然后又轻蔑的看了看道心。

  宋天正身上此刻两处创伤,无心顾及其它,匆忙点点头。找了一根拐棍,一瘸一拐的往客舍走去。众人对着宋天正指指点点,说笑中还有一丝同情。

  宋天正脸上发烧,不自然的继续往前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