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老村长又回头看了眼墙上的古画这才自豪得开口:“这位就是我们村里的骄傲---陈烨剑仙!”

  说完后村长打量着众人的表情,希望能得到足够的尊重和羡慕。

  “老丈,你们村里有几个剑仙啊!?”武明倒是很配合,马上开口问道。

  却问得那村长老头直翻白眼,差点背过气去。开口呵斥道:“你小子在那苍茫山里肯定也是野人,还我们村出了几个剑仙?你们整个西域出了几个仙修了?”

  老头眼见问话的那小孩羞赧却又不服气,心下不喜接着呵斥道:“整个九华州,千年来才出了三名仙修,还我们村出了几个剑仙?家长没教给你一些常识吗?”说完老头又白了他两眼。

  武明见状气呼呼的坐到后头不说话了。

  老头接连喝了两口茶水,气才顺了过来这才接着说道:

  “你们几个算是赶上好时候了啊,想那陈烨老祖百年苦修,才勉强摸着了仙门,然后才修炼有成啊!”

  宋天正没想到和蔼的老头却又突然翻脸,看来脾气也是不好。虽然听得很是疑惑,又不便再发问。

  只得耐心听他一点点说下去。

  “哎,看你们是苍莽山来的,老朽就多费点口舌给你们讲述一番吧。”老头看到几人疑惑的脸色,好似叹口气,却兴奋的又捋了捋头绪,继续说道:

  “天下之大,共有九州,本州唤作九华;万方之上恒古生成六大宗门;咳咳,说起这六大宗,俗世鲜有闻听;要不是本村出此剑仙,这等隐秘你们今天也就听不到啦!”老头得意的抿了口茶。

  武明坐在后头,不以为然的轻呸了一口。

  宋天正伸出手,轻轻安慰了他一下。

  “说起这六大宗,当然是剑宗最为正大威武;百年前我家剑祖还曾回乡一次,明日我便带大家去看看,在村后的幻月山头便有他的活祠仙庙。而且先祖还在谷后开辟了一片乐土,出产各种珍奇之物,专供本村享用。明日便带大家前去领略一番。”老头得意的讲出,自我感觉很是满足。

  “老丈,那其他的宗门呢?”宋天正实在按捺不住,遂小心的问道。

  “哎呀,其它的宗门不值一提呀!你们就别问了。”老头拒绝回答。

  “今日怎么还见一个仙人站在剑上飞行呢?”宋天正再次问道。

  “咳咳,要不说你们是赶上了好时候了呢?”老头干咳两声,接着的说道。

  “遥想我们年轻那会,只要是能入京赶考,求个功名俗世为官就很满足了。”老头满脸的嘘唏叹惋。

  “哼!你现在不还是个村长,看来你念书也真不是什么好材料。”武明小声的嘟囔道。

  宋天正连忙咳嗽了两声,掩盖了过去。

  “哎,那会的修仙可是苦差事啊!除非有大毅力之人,一般很少有人愿意吃苦踏那仙修之途。可是!”说到此老头又顿了一顿。

  后头的武明忍了又忍确实很看不管这老头的做作,猜想没准这也就是那剑宗的作风;和白日吐自己口水的那人一个揍性,心里马上又将此老头诅咒了个千百遍。

  “咳咳,话说十年前,九州有大事发生,六大宗门居然联手发下了真仙榜,要在俗世光选一批弟子,以壮大宗门实力。准备应付那千年大战!”

  说道此,宋天正和武明眼睛都亮了起来,慌忙问道:

  “真仙榜?!什么千年大战!”

  “咳咳,”村长老头,这才感觉有点味道了。

  “真仙榜,分上下两榜,上榜为千年大战而备;准备大战之后,论功封仙!而下榜就是针对这次九州的仙考,评定弟子排名,排名靠前者,自然赏赐会更多。”

  听到此,武眼睛亮了起来,一下跳起蹲在了凳子上。

  村长老头见这小子更加无理,却正讲到兴起,就没搭理他。

  “据可靠消息,再有二十年,妖魔两界就会联手来攻!到时可又是一番地动山摇,天翻地覆啊!”

  看样子村长老头感慨万千。

  “老头儿可曾见过那千年大战!”明圣听到高兴处不禁又问了出来。

  村长见这无礼小子更加过分居然直呼自己“老头儿”很是不高兴,又见他问得问题也很没头脑,真想直接把他无视了,却又感觉那么会显得自己很窝囊,便再次吹胡子瞪眼,呵斥道:“你小子有没有点脑子,那是千年大战!老朽今年一百二十岁,千年大战十年后才来,你说老朽见过没有?”

  武明头一仰,也不回他的话,好似开始数那屋梁上的椽木。

  村长颤巍巍的站起身,安排人上了吃食,才愤愤然退了出去。说到底老村长心里还是有底线的:再怎么也不能败坏了剑仙故里的名声啊。

  众人离去,宋天正几人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和尚哥哥,我困啦!”小螺早听得不耐烦了,打着哈欠说道。宋天正便领她到了一个客舍,这时江彩萱也休息去了。等宋天正再来到大厅,却见那武明站在大厅的古画下,对着图画中的人指指点点,骂骂咧咧作者姿态,却没有声音。骂完又见他背着手在大厅里踱来踱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弟,你在干什么?”宋天正终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没事呀!?有点兴奋,这次没白来啊,小弟我要发达了!”武明脸上的表情确实激动非常。

  “好吧,你兴奋吧,我去休息一会!”道心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

  宋天正一怔扭头看向武明。

  “小弟心痒啊,你看这里时间还过得这么慢。我有一个心愿想请老哥给了却一下啊。”武明皎洁的说道。

  “啊!”宋天正一想平时和这老弟也挺对脾气,也爽快的说道:“什么心愿?”

  “我一直很羡慕你那一击毙命的暗器,小弟我想领略一番,不知大哥能满足否?”武明认真的说道。

  原来两人逃亡生涯中倒是也学了一些武功。

  “嘿,我当是什么事呢?你说要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动手呢?小弟不要开玩笑了。”宋天正很不愿想起那些不愉快的过往。

  武明却是越来越兴奋,“老哥,你要不满足我这个愿望,我怕是今晚要睡不着了呀。”

  一番纠缠,宋天正终是扛不住磨。顺手掏出了两个铁豆。

  两粒铁豆脱手而出。

  武明见状连忙使出沧月刀法,一招刀舞映月,刀起如旋风护身;“当”一声,一粒铁豆被打落在地。

  刀法不停,武明有些得意,忽然感觉脖子上一麻。怔怔的停了刀法,一摸见一颗铁豆顺着胸前掉落在了地上。

  “行了,可以了,咱俩武功差不多呀。”宋天正开口说道。

  武明却心知不是那么回事,他可见过哥哥激起那恐怖后手臂发出暗器后的威力!自己这一把钢刀,是根本抵挡不住的。

  心里想想这孤儿宋哥哥:刚开始微显懦弱,后来再遇便起了变化,见他惩恶锄奸丝毫不手软,却也轻易不动怒;理智中带些果断,这些都是易怒的自己不具备的,暗暗也对这他生了几分敬重之情。

  “哈哈,困了咱们休息吧,明日早早下山。”

  打个哈哈武明便回屋休息去了。

  第二日,村长果然带领几人上山参观了一番,带着更多的是显摆意味,不过却也让几人涨了很多见识。

  随后村长带领几人,来到了一片幽静的山谷,只见谷中药香阵阵,各种珍奇仙物数不胜数。

  #w最y新w'章节%T上酷匠lY网0U

  武明看来也没啥特别,江彩萱却睁大了眼睛,艳羡不已。

  村长见状又是大吹,特吹一番。

  倒也算慷慨,将一旁小屋中的一名炼药之人请了出来,送了几人一些药丸,宋天正连忙拜谢。

  第二日,武明迫不及待,宋天正遂还有心再歇息几日,却也被他烦的没法,只得带着众人向村长作别。

  村长还安排的还是那穿兽皮裤衩的年轻人带领他们下山。

  众人又是一番感谢。才离了山村,按照指引向晨阳镇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