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伊始,天下初定。

  一批人逃亡海外,驻足孤岛,艰难的谋生。

  蓬溪岛上正住着这么一帮人。

  傍晚时分,正有几个孩童在沙滩上嬉戏;眼见天色已晚,大家便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宋天正忽感脚下一疼,好似踩到了一个东西上。遂连忙弯腰捡了起来,拿在手中一看,只见是一个玉佩,玉佩小巧玲珑,而上面的图案却是一个骷髅。

  便随口喊道:“小螺过来,这个给你玩吧?”

  “哥哥,我不要,害怕!”小螺高兴的接过一看却连忙又递了回来。

  “你俩有人要吗?”

  一旁的武明和江彩萱正忙着收拾海辈,头都没抬:“不要!”

  宋天正苦笑一下,便将玉佩放进了口袋。

  时至盛夏,海风不断,将有大雨,岛上的人愉快的吃过晚饭后;早早歇息了去。

  宋天正也感觉有些困乏,一下躺在床上却被咯了一下,马上摸索着掏出了白日捡来的那块玉佩,将其放在床头这才慢慢进入了梦乡。

  梦中又回到了遥远的故乡,好似是一个傍晚,父母干完农活正带着自己慢步下山往家走去。

  意识中确定确实有过那么一个傍晚,梦境好似成了回忆。

  然而此刻梦景再现,却忽然发现,羊肠小道上三人的后方却跟着一个女子。

  见那女子的面色白皙非常,面容娇媚,长发披肩,一身红衣;在那淡蓝的天色下,这名女子显得特别的诡异妩媚。

  再一细辩,她的手中还挎着一个篮子,此刻正将手放到篮子里抓起一把东西朝天扬去。

  雪白的纸片漫天飘零,这才发现是送葬用的纸钱。

  宋天正心中一颤,又发现那女子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真是花荣月貌,不由心神一阵恍惚,顿时被惊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心境平复后,这才又入了梦乡。

  这次梦中又来到了当初出家的深山古寺;夜灯初上,自己正陪着师傅研读佛书。

  却惊见有一个身影悄立窗前,默默得注视着屋内的一切。

  宋天正瞬间再次被惊醒。

  紧接着,又到了枯木禅师给自己安装假臂的场景中,依然还发现了这个红衣女子,惊见那时自己正在昏迷,而那名女子居然慢慢抚摸自己的骷髅手臂,还在上边刻刻划划,不知在干些什么。

  再此惊醒,这下完全没有了睡意。宋天正抬头看看外边黑黑的夜幕,害怕非常,不安中便下地点起了油灯,然后又坐在床上呆呆的坐着,却怎么也不敢再入睡。

  时过三更,松油燃尽,道心也实在困得不行;黑黑的屋中却忽然起了变化,只见黑色渐渐变蓝,越来越蓝,蓝到一切清晰可辨。

  蓝光中,床头的玉佩也有了反应。

  宋天正再次睁开眼来,见屋中地上突兀站了一人,正是那梦境中的红衣女子。

  顿时大惊惊恐的喊道:“你,你是人,是鬼?”

  而那红衣女子却不说话,只是看着宋天正一个劲的微笑。

  此女子看上去如此的美艳不可方物,又是显得太过诡异。

  宋天正感觉心情沉重,有种想哭的感觉。

  “你,你找我何事啊?”

  红衣女子还是不说话,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匣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伸出那洁白的双手轻轻拍了拍匣子,嫣然一笑。

  “彭”玉佩忽然碎裂,女子的身影也渐渐变淡。

  宋天正压抑非常,就这么呆看着,眼见蓝色渐渐消散,却还是坐着一动不动;直到旭日东升,这才壮着胆上前拿起匣子小心的打了开来。

  “仙魔冥录!”匣子中居然是一本书。

  探头看看见外边毫无动静,遂小心的将书翻开,只见字迹却是幽蓝色的,片刻后又渐渐变黑。

  第一页,字迹潦草,可是字里行间却透着一股逆天得狂傲霸气;咋看下去,不免心神激荡。再细读去:“无天无地,吾等身处无时无空之无间地狱!他娘的!闲得只能干扯淡,大伙一聚堆儿,随手而录即成此书!想想三界功法,皆无占鳌头者,遂泣血而创傲龙八诀!希望此书有幸流出无间。有缘者得之,若能踏入修真;他日仙界纵横;无敌之时,望小儿有点良心,能够挥兵地府,将我等解救出来!想想也很过瘾了,哈!哈!哈!等着你来!切记,保密,保密!”

  道心看完后既震惊又疑惑。

  再往后翻去,一切越发深奥;笔迹还不尽相同。

  最后打量匣子,见里面还有一个纸片,拿起一看,字迹娟秀,上书:望尔可踏入修真长生界,圆你我之梦!

  宋天正猜想这应该是那红衣女子写的,下边还有一行字:“三日后,午夜时分;天雷轰,幽径通;吾等助尔踏长生!”

  宋天正再也坐不住了,连忙拿出古书,把匣子埋在了床下。以他的聪慧自然明了了此书的珍贵。然后才坐在床上开始思索起来。

  “早听人间,世有仙人;难道真是仙缘到了?我的修仙梦可以实现了?我一定要去!”宋天正还想再返大唐呢。所以片刻便拿定了主意,也怪平时听得仙界传说太多了。

  “哥哥,出来吃饭啦!”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中午时分小螺来叫门了。

  道心连忙起身。

  “走,去吃饭!”路上道心又问:“海螺,这里生活怎么样啊?”

  “很好。”

  “嗯,哥哥怕是要出远门了,你就在这里好不好?”

  宋天正说完却半晌没听到回应,一回头,只见海螺站在那里抿着嘴不说话,一动不动的看着道心,慢慢的泪花在眼中打转:“哥哥,小螺很讨厌吗?”

  宋天正心里一酸,退后遂把她抱了起来开口安慰道:“哥哥要去的地方很远,此去不知会如何?也不知还能不能回来?哥哥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不!哥哥到哪里我就去哪里!”小螺稚嫩的脸蛋上神情却是坚定非常。

  都是孤儿,几人间已经有了生死不弃的情谊。

  宋天正心一软心想那就带她去吧!

  t酷匠_z网Q首K发c

  后来又把江菜萱和武明找来一番诉说,武明顿时兴奋得跳了起来,马上嚷道:“等会儿!我回去把爷爷安顿好了!咱们就一同出发!”

  说完便猴急的回家去了。

  江彩萱思索了一番,点点头也同意了。

  武明回到家和爷爷一番商量。

  老头看看孙子兴奋的样子,蹲在门口抽了一个下午的旱烟;晚上却开始默默的给孙子收拾行李去了。

  老头也知道这个岛屿的不凡,对孙子所说的还是深信不疑的。而他们不知,几个孩子在那岛中央的禁地--仙阁中观察那他界动静已经好多次了。早是满心的向往。

  岛上面积甚大,大家又住得比较分散。鲜有人注意到他们的动静。

  三日后的夜幕下,小岛前的一片山头上;宋天正的身影出现了,见他拉着一个小女孩正抬头向大陆的方向望着。

  紧接着一个男孩背着一个背包也出现了,然后又是一个丽人倩影。

  几人立在山头后都不说话,一动不动的站着等待,慢慢都抹去了心中的不舍。还有几分兴奋。

  午夜时分!

  凭空一道闪电,直奔几人面前的沙滩而来。轰然一声巨响随后传来,好似要将大地撕裂!

  宋天正连忙背起小海螺,拉着江昭萱,全向闪电之处奔来。

  闪电消失,海滩上又出现了那晚的蓝光,蓝得透彻清亮。

  飞扬的沙尘消散后,地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漩涡旋正转个不停。

  宋天正一咬牙,拉着大家,飞跑上前,一下就跳了进去!

  只感好似进入了深海暖流中,全身舒服非常,随着流动,几人一同向前飘去。

  好久好久!

  听到了耳边的阴风阵阵,鬼叫声声;速度却是越来越快。几人想喊却也喊不出话,后来又好似处在永恒的静止中,感觉好似一切都静止了。

  身体也不复存在。

  终于;在无尽黑暗后,忽然眼前一亮,感觉好似老茧破蚕,几人瞬间恢复了知觉。

  只听身后传来了一阵狂笑:“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