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悟先面向玄毅说着。

  “毅老弟啊,我说你都活了快万年,就不能改改自己的性格嘛?不是大哥我要说你,可你每次都像这样发怒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你知道身为修士,最重要便是修身养性,养性指的就是自己心境,如果你的心境容易被人所扰,对于修行是门大忌啊,而且……”

  玄悟对着玄毅不断进行所谓的劝说,在玄毅耳里听起来却如同受到各种刑罚般,让他极度痛苦,在一旁的玄真知道自己也跑不掉被玄悟唠叨的下场,秉持着先乐后苦的原则,此时他正努力地把握住玄毅被耳提面命的时间来好好嘲笑他。

  也许是看见玄真不断上扬的嘴角,玄悟此时转向玄真。

  “咦,真老弟啊,为什么我在劝说毅的时候你怎么正在笑呢?说真的啊,这件事情你也有不对,你赢一场棋局为何要炫耀呢?你知道生存在这修真界,骄纵是绝对不能有的,有了骄纵就是陨落的第一步,虽然你现在活的好好,但身为大哥的我还是得劝劝你早点改吧,如果你改了,我相信你绝对能在有长进,而且......”

  接下来玄真面对的就是玄悟不断的唠叨,从个性到习惯作息甚至连自己平时养的仙宠也被列为玄悟所念之处,这对于玄真和玄毅来说虽是家常便饭,却也常常令他们生不如死。

  玄真曾利用封锁耳识这方法,来试着阻止玄悟继续劝说。不料玄悟所言字字都不断烙印在玄真心头,使他无法不听。让他只能表面上虚心接受,事实却是心中备受煎熬,甚至出现想要自我了断的念头。但是在被玄悟劝说的时间内,他的意识都被玄悟所说的话给束缚着,连想要自杀都无法做到。

  唯一欣慰的是,每次挺过这酷刑,都会发觉自己心境会略微上升。但如果给玄真选择,他绝对不要利用这如此自虐的修炼方法,这种刑罚在玄城的上层都令人避之不及,甚至每当玄城中有孩子不乖,一被父母说要带去给悟长老劝说,都立刻安静下来,有些还会哭求父母别带他去找玄悟长老。

  正当玄悟在对着玄真劝言时,一位仕童来到后院亭上,对着三位行礼后说。

  “禀太上长老,城主现在正在前院的正厅内等待三位前去讨论要事。”

  “嗯?墨天有事情找我们?通常有事情都是他处理吧?”

  为了逃脱酷刑,玄真立刻转移话题。

  “嗯……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才会找我们,我们先去正厅吧。”

  “也是,要事要紧,走吧。”

  玄悟说完后,三位太上长老便前往正厅内。

  厅堂之内,并无特别摆设,只有草席四块。唯一特别之处,便是四周有着各种风格迥异的水墨画让此地徒增些书香气息。厅内那人五官清秀,脸庞四周却有着历经风霜的痕迹,此时他正欣赏着墨迹,这位男子有个令人崇拜的身分,现任玄城之主,聂墨天。

  此时三位太上长老也进入厅堂,聂墨天对着三位弯腰抱拳。

  “拜见悟太上、真太上、毅太上。”

  此时玄毅首先回答。

  “墨天啊,发生什么事情阿,怎么突然来看我们这三位老头子呢?”

  “对阿,墨天啊,想当初你还未当上城主时不也常找我们泡茶聊天嘛?”

  Va酷R*匠网ql首6》发a◇

  这时玄真也加入聊天。

  “嗯……是晚辈疏忽了,担任城主之职,让我没有闲暇之余,之后有空我就会常来拜访前辈们了。”

  玄悟此时帮聂墨天解套。

  “真、毅你们也真是的,既然墨天当上城主,自然就得为整个玄城考虑啊!见不见我们这些老骨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对了,墨天啊,你也别被城主之职搞的无法修炼,毕竟当初我们也是看到你的资质才会重点培养你的,而且…”

  玄悟说完一句话下一句就立即丢出,似乎对于这位好久不见得晚辈,玄悟有着说不完的话,恨不得说个好几天。

  “悟太上!我们先讨论公事吧,事后再来聊天也不迟。”

  聂墨天似乎极为了解这位老头,不打断他的话,自己也别想讨论公事了“嗯,对!公事要紧,公事要紧。”

  说完,玄悟便坐在草席上,很难得地等待他人说话,而另外二位也跟着席地而坐,等待聂墨天说出公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