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纷飞,山丘上积了不少雪,上面一座古老破旧的寺庙中,突然闪烁着各种奇幻色彩,充斥着整座庙宇,让原本早无人烟的寺庙多了几分生气。当光芒消逝时,里头多出了一位穿着衬衫牛仔裤的青年,而此刻他望了四周后,发现自己的衣着明显与眼前这画风格格不入。

  “恩…...换一下衣服好了。”

  在青年的呢喃中,他发现自己的脑中多了不少他从未见过的知识,像是以往只存在于小说中的法术,而且青年有个预感,如果他想要,毁灭脚下这块山丘只是弹指间的事。

  在青年脑海里出现换衣服想法后的瞬间,他身上的服饰变成了符合这世界人们所穿的青色长袍。

  “这样算是穿越吗?怎么反而感觉我好像曾经待过这边?”

  青年努力去回想,但他发现自己的记忆甚么都有,与自己本身有关的记忆却像是被人抹去般,完全消失。

  他从记忆中了解到自己现在这状态并非肉身,而是一个元神体,一种类似于幽灵的形态,元神体能施展多种法术看似与普通修士无异,但只要对手掌握住打击神魂的手段元神体便是非常脆弱。

  “好吧,看来得之后再继续探索了,不过在我的记忆当中似乎我出现在此的原因好像是为了谁?”

  就在青年疑惑时,他望见寺庙门前有位穿着黑色短衫的壮硕男子,正缓步走入庙内,彷佛像他早已知晓青年会来到此地,进入古寺后便对着他露出善意笑容,就好像是拜访那多年好友那样亲切。

  “你是?”

  此时青年为门前男子身分有疑惑时,他发现自己脑中突然又多出好几段残破记忆。记忆中,那男子和他的道侣在一场和域外种族的对抗中扮演要角,为了完成守护家园的使命,他们牺牲自己性命来换取战争的胜利。

  记忆虽残破,可唯一能确认的是,两人的交情非常的好,像是亲兄弟般的感情,若是对方求助,哪怕可能面临死亡也毫不退缩。

  “不对!你如果死了,也不可能出现在我面前,难道说!”

  青年看见男子与这方天地似乎完美契合在一起,令青年产生似乎这片天地就是男子所生的错觉。可让人不解的是,这男子身上连一丝力量都察觉不到,这等不寻常的现象以青年现今见识自然大概知晓原因。

  “看来你们二位为了这世界付出了不小代价,而我今日的降临和你恰巧出现似乎是为了实现当初我所许下的承诺吧?虽然关于自己的记忆如今都早已消失,凭着某些线索,还是能推测出一些痕迹。”

  听着青年的话,黑杉男子露出一抹尴尬的笑容,如同这一切都被那修为通天的青年料到。他顺着黑衫男子的目光望去,发现地面上有着婴儿,皮肤白皙如同刚诞生于世上。此时他正安稳地躺在篮子里头熟睡着。

  那婴儿看似与凡人无异,却逃不过青年锐利目光,他看出那婴儿体内,存在着一种令所有修真者为之疯狂的体质,先天灵体。

  “先天灵体,难怪距离那么久还是婴儿,看来是刚刚反还而出的吧?”

  先天灵体,一出生便是先天境界,之后修炼起来也是一片坦途,但这种体质的人除非另有机遇,否则到达某个境界后便会受到天道桎梏,再无寸进。

  因此这种体质的婴孩,一旦出现便有大神通者使出无上手段,令他出生时境界跌回凡俗,而这过程称为”反还”。一旦反还成功,那婴儿便有了绝世资质却又少了那道桎梏,可说是天地宠儿,唯一缺点就是那夺天地造化所需的漫长时间以及施展手段的人得需通天修为才能造就这等逆天资质之人。

  看到那小婴儿,青年自然知道那男子要他帮忙何事,但他望着天际深思。因为青年知道一旦接下便是个极大责任,可他从前似乎又欠男子不少,这等因果之深刻让他想要拒绝都无法。

  沉默了许久,青年的目光从婴儿再度转回男子并对着他说。

  “既然我们会刚好相遇,想必是我从前早已做出的安排或承诺吧。好吧,我会照顾你的孩子,不过你应该也知道我本身情况,注定只能陪伴他一段时间。”

  在听完青年的话之后男子以感激的目光并双手抱拳对着青年表示感谢,然后接着对那安稳睡着的婴儿投以慈爱眼神,对他而言,只要这婴儿能够好好活下去,他可以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好了好了,你先回去本体吧,你自己也知道每多维持一息你便多出一分消失的机会,放心吧!你家孩子我会好好看着,我说到做到。”

  青年似乎知道男子的处境,要他赶紧离开,而男子听到这句话之后似乎心中的唯一担忧终于消失了,他对着青年再次双手抱拳,之后慢慢地往外面走。临走时他最后看了下那婴儿熟睡的脸庞,随后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消失的无影无踪,如同那男子从未来过。

  “恩….你这小伙子要取甚么名字呢?既然他姓蒋我便做主给你取名蒋振好了。蒋振啊,你可是我门下的传承弟子呢,为师将来的衣钵就得靠你继承了呢。”

  青年看着蒋振喃喃地说。

  随后他试着追忆自己过往的记忆来确认自己所言,但记忆之中依然找不到自己以前的身影。

  “算了,记不得,想必就没有了,即使有,你也是本座的传承弟子。”

  青年自顾自地给了他自己”本座”这个自称,至少他认为以自己这具身体以前的身分或者实力都有这个资格使用这自称。

  似乎听到青年为他取的名字,以及被青年附加的师徒关系,婴儿在熟睡之中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青年将婴儿给放到寺庙里的大厅安置后,望着这片天地喃喃道:”不知我能存在多久呢,明显地感觉的这片天地对我的不善阿......”

  青年感受着天地间有着抗拒他存在的力量,随着时间这股力量缓慢上升,纵然他有着毁天灭地的修为却也无法施展半分,否则一旦施展被天道发现,可能下一瞬间他的存在便会抹灭。

  实时安稳度日,这提升的量虽说几乎能忽略,可青年知道一旦这力量突破到他所能承受的极限时,他这个元神体将会被抹灭掉,在这世间失去一切痕迹。

  “算了,本就不应存在的,当做是场另类探险吧,也许这里能让我拥有更多未来的方向呢。”

  青年释然一笑,对于这世界他的留恋也是来自于多出的记忆,。

  五年时光匆匆过去,蒋振曾为襁褓中的婴儿,如今也变成了一位活泼好动的小男孩,此时他从寺庙外跑来,只见寺庙内有一位身着青袍的男子,蒋振看见青袍男子便说。

  “师傅师傅,再给我说说您当初把那孙悟空这只泼猴给镇压之后的故事吧。”

  为了展现威严,青年便施展些法术让青涩面貌变为较为成熟,可这副脸孔对于蒋振似乎也没多大作用。小男孩不断去骚扰正在打坐的男子,说来奇怪,虽然男子扶养男孩好多年,但蒋振从来不知道他师傅的名字,每次蒋振一问到这问题,他便一律用时机未到这借口来搪塞蒋振。

  作为弟子的他碰壁几次后便不再过问,他虽调皮,遇上自家师父时却意外乖巧,在某些事上他不应该得知的话,蒋振也不会特别去询问。

  ha最…新.p章节上酷e5匠+*网(

  “喔,那孙悟空啊,当年为师在镇压他五千年后,就给了他机会为他之前的所做所为来补偿,我让他去协助当年天下有名的道长去降妖除魔,他后来竟在完成任务之后顿悟仙理,凝结出妖心成了妖仙,尔后更变成了那天庭上的一员大帅。”

  嗯......老猪,借用一下位置。

  青年在那恶趣味的想着,至少自己编纂的故事有几分尊重原著呢。

  青年把他自己在穿越前听到的故事给撷取了一小段,然后把它们稍微的改变成与自己有关的内容再给蒋振听,主要都是以自己为通天大能的事迹。

  “妖仙?师傅,仙人很强吗?有比师傅强吗?”

  蒋振好奇地问。

  “哈哈哈!就算那孙悟空变得再强,为师也能照样镇压他,更何况只是仙呢?仙是个境界,人族称为仙人,而孙悟空是属于妖怪,妖怪成仙则是称为妖仙,身为我的徒儿,这境界只是在你修行途中经过的目标之一。”

  青年一听到蒋振的问题忍不住的大笑着替他说明修真界关于仙的讯息。

  而这部份他倒是没吹牛,以青年的实力吹一口气都能灭了无数仙人。

  “那我也要好好修练,将来超越仙人然后成为像成为师傅那样的强者。”

  蒋振听完青年的解释后对着他说出自己的目标。

  “有志气!不愧是我徒弟,不过你还是先让自己体会到灵力,接着进入到后天期才是首要目标。”

  听到自家徒弟的远大志向,虽然作为师傅的青年感到欣慰,却不忘用语言去刺激他那位身怀壮志的徒弟。

  在进入先天之前,皆不需要功法来进行修炼,只要配合着足够营养让身体吸收,接着不断利用身体感应天地灵气,并产生出灵力壮大丹田即可。蒋振也不例外,在这位知识渊博的师傅领导之下,正式在五岁开始了他的修炼之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