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杀气

  昨天赶路大概是太累了,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记得了。唐殇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从草地上爬了起来。连篝火都没有生,驱虫药也没有撒就这么在森林里睡了过去,早上起来没有被啃成一堆白骨简直是奇迹,以后绝不能这么大意了。就这么在野外毫无准备地睡了一夜,连衣服都弄破了好几处。

  唐殇无奈地看了看几个大破洞,只得拿出包裹里的备用衣物换上了。这下原本的粗布衣衫是彻底穿不得了,换了金城准备的这套衣服,样式虽然简单,在上好的材质衬托下气质自然高贵,和那村民粗衣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唐殇原本就是一表人才,这衣服一装点,更是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土气,任谁看上去都会觉得是某个大家族,大势力培养出的青年才俊。

  却说唐殇醒来之后,迷糊了好一会,隐约之间总觉得自己昨天被薛家的追兵抓到过。只是他仔细地思考了一阵,还是摇了摇头:若是真的被薛家抓好足了,自己现在怎么可能毫发无伤呢?更不要说在这漫漫大山之中,自己又不是待在哪个固定的村庄,怎么可能被薛家几十个人轻易地找到?想来只不过是个噩梦罢了,衣服破了肯定也是因为自己在噩梦之中大幅度的动作而在地上蹭坏的。

  搞不清楚梦境和现实,还一本正经地思考了这么久,唐殇几乎要为自己觉得有些丢脸了,幸好也没有别人知道。他赶紧收拾好行装,向东林继续赶路,不再想这件事情了。

  之后的两个日夜却是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唐殇一直担心的薛家追兵也是半个影子都没出现。到了东林城的城门口,他才总算把一路上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大半。

  相对于西林城,东林给人的感觉就大气的多,不光是城池本身的规模要大上不少,在城墙和城门的材料,用色等等上就能看出不同。西林城一片黯淡青黑,而东林却是随处可见金红之色。城门口的十几个卫兵清一色是光头壮汉,穿着式样特别的金边红袍,脸上的神情却是十分和善,丝毫没有一般人看到光头壮汉会联想到的彪悍意味。

  ……

  无竞是东林城卫队的一员,作为高阶战师,本来就算在城门口轮值,他的职责也是坐镇阴凉之处有人闹事才出来镇压。但是他就喜欢看进进出出城门的各色人等,所以每次轮值都是和那些战士一起晒太阳,不管是附近的村民还是低阶的战士都是对他暗暗赞誉有加的。

  原本今日一切顺利,不过是放好些个熟识的菜农进城而已,谁知道人群中间却忽然冒出了一个生面孔,这就由不得他不注意了。只是这不看还好,一看便感觉到一阵杀气铺天盖地涌了过来,当真是像海啸时候的浪潮一般,自己感觉就如同沙滩上的一颗沙子在面对万丈巨浪时那样渺小。

  这是杀过多少人才会有的滔天杀气?百万人还是千万人?哪怕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大魔头,一辈子也未必就割了这么多草!一瞬间,无竞只觉得汗如雨下,东林城是出了名的与人和善,怎么可能招惹上这么一尊大杀神?完了完了,这下东林有大难……咦?

  回过神来定睛一看你,那少年分明只有中阶战士的修为,而且神态纯真不似作伪,端的是一个初涉江湖的正直少年,刚才的漫天杀气哪里还有半点踪迹?

  “简直是撞邪了……”暗自嘀咕着,无竞却对还排在队伍中的唐殇微笑道:“这位……少侠我看你骨骼惊奇一表人才,实在不是一般的面相,可否赏脸让贫僧给你仔细瞧瞧?”也是他机灵,眨眼间便想出了合适的搭话办法。这查肯定是要查的,但是万一这小子真的是个杀神伪装而成,自己对他呼来喝去不是找死么?这么着先好话说了,马屁拍上去总不会错的。

  更G新C5最oF快@上9酷h匠o网qQ

  唐殇一愣,左看右看都是些叔叔爷爷,带个少字的显然只有自己一个,虽然不是很知道这个光头满口文绉绉的在说什么,不过还是乖乖的过去了。

  “贫僧法号无竞,不知施主如何称呼?”无竞对着唐殇左看右看。

  “我叫唐殇,但是品森发好吴静是啥意思?"无竞啪地一拍自己的光头,恍然道:“施主从前没来过东林吧?贫僧这个词就是我们东林寺成员一种特别的自称,就相当于”我“这个字,法号就是名字,施主就是你。"一边扯着,一边看了又看,感知了又感知,以他高阶战师的修为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不管是唐殇的神情动作还是战气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纯真少年。

  不过若是杀神装出的,自己看不出倒也正常。刚才的杀气太过骇人,无竞实在不相信是自己的幻觉,于是又胡诌道:“哎呀,施主你这命格实在是奇特,贫僧修为低微看不懂,且稍等片刻我去请大师兄来看看,他一定能给出答案。”

  唐殇是完全不知道它在说什么,只知道大概不是什么坏话。反正人家是管城门的,不给进自己就进不去,既然他说等,那自己就只好等呗。

  却说这无竞,是东林寺目前二代弟子轩蔵的徒弟,在二代弟子之中轩蔵最为杰出,他的三个弟子在三代之中也是最受人瞩目。轩蔵师傅起名字的能力,一直是无竞佩服不已的。自己给起了个无竞的名字,果然就从不与人争执,向来无欲无求。二师兄运气不好被师傅起了个无能的名字,结果整天就吃了睡睡了吃。而大师兄无恐,则是无法无天,也确实没什么他害怕的东西。他倒有这个资本,因为他实在是个天才,二十二岁的年纪便已经位列中阶战宗,三十岁前有很大的希望成为煞境高手!

  这倒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有着左眼操纵金能量,右眼操纵火能量的天赋神通,双眼并用的时候有着识破幻术的神奇效果,就连煞境高手布下的幻术都曾经被他在战士时候破解过,这便是无竞请他来的原因了。这位大师兄实在是厉害得很,以至于寺里面都有传言说他根本就不是人,是轩蔵法师捡回来的某种猴形魔兽。考虑到大师兄天生多毛而且多动,无竞对这个传言向来也是信三分的。

  一边想着,无竞已经找到了大师兄,果然又在桃山吃桃子。却说无恐本来就是个喜欢多事的人,听到无竞一提有这么桩事情,二话不说就翻着跟头过来了,倒是把唐殇吓了一跳。

  无恐眼中金红光芒交替闪烁,盯着唐殇上看下看了半个时辰,最后还是咂了咂嘴,拍拍无竞的光头给他传音道:“这小子功法不错,杀气半点没有。三师弟啊看你平时也无欲无求的,没想到就有心魔幻觉了,赶紧找师傅开导开导吧。”说完不等无竞反应,就翻着跟头又一溜烟的走了。

  无竞苦笑一声,转头对唐殇道:“大师兄说施主你以后一定大富大贵修炼有成家庭圆满,没什么事施主就先进城吧。”对大师兄的眼睛他是绝对信得过的,既然大师兄说没有,那自己心魔的可能性倒还大些。

  唐殇虽然一头雾水,不过人家说好话总还是听得懂,对着无竞喊了声多谢大哥便高高兴兴地进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