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细看,这条省身巷一步一棍,左七又八,一共十五步长。每一根青铜长棍都有手腕粗,末端连接着墙壁上的机关,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工艺制成,挥舞之间灵活之极,上下转动毫无半点滞涩。这些长棍的挥舞让人觉得似乎有某种规律可循,但不管如何观察,思考到如何头疼的地步,也只会得出杂乱无章的结论,唐殇看了一小会便放弃了。当年制造这尊大佛的人,就算不是灭神大能,怕也有灭仙灭圣的修为,煞境巅峰的煞帝那是毫稀奇的。如此大能布下的玄机,若是能被自己这种微不足道的战师看破了,那才叫笑话。

  既然无法取巧,那么便只能凭借反应和速度冲过去了。眼前十五根青铜长棍全都有手腕粗细,看上去势大力沉,挥舞之间虎虎生风,想也知道被打中一下一定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但在这里耽搁下去也不是办法,唯有闯闯看了。只是看着眼前这些上下翻飞的长棍,唐殇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摸背后取出了长枪。

  之前一直没有用到,差点忘了自己还把长枪背了进来。说来也奇怪,东林城这等慈悲之地,举办这个带有试炼性质的盛会,倒也没有管制兵刃,反而特地声明大会过程中不禁争斗,实在让人有些捉摸不透。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唐殇小心地探出枪尾,在那第一根青铜长棍上一点。只听一身脆响,唐殇手腕剧震,长枪颤动不止险些脱手飞出。然而他不惊反喜,心道此处机关虽然力大,但却并非全然无法招架。

  鼓动全身战气,唐殇有把握挡住三下这样的攻击,换言之,在穿过这条“省身巷”,躲避那些青铜长棍时可以有三次失误的余地。话虽如此,看着眼前密不透风的防线唐殇心中还是不免忐忑,能够毫发无伤地前进几步实在是未知之数。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虽然因为奇遇而拥有了不同寻常的兵器和战技,但毕竟没有从小习武,许多基础之处都十分薄弱。若非此时的唐殇对于基础的身法和枪法套路半点不通,又怎会面临如此窘境?

  “只会一招果然是不行,这里的事情结束以后再想办法补补基础,特别是身法……”唐殇有些烦恼地想着“不过眼前也没有别的方法,只能硬上了。”再犹豫下去时间或许就要不够了,唐殇微微眯起双眼,很快随着两次深呼吸驱逐了脑海中所有无用的杂念,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在眼前的难关上。刚刚进阶过的战气从经脉中散布向全身各处的肌肉河器官中,不仅提升了速度和力量,感官也是敏锐了许多,对于此刻紧盯着机关寻找破绽和机会的唐殇是大有益处。至于感知,在战师阶段的用处仅限于探查肉眼看不到的,或是视野之外,或是遮掩,隐藏起来的东西。此地机关都摆在明处,并没有暗藏什么陷阱,感知自然派不上用场。

  不管设下这机关的大能是何等层次,既然用意是考验后辈,那自然没有必要当真防得滴水不漏,天衣无缝。初时唐殇盯着这一片长棍乱舞想要寻找规律,没过片刻就头晕眼花,而此时全神贯注,再加上并没有强记规律,只是等待机会,倒是没有什么问题。这次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只比上次稍稍长些,没等唐殇焦躁起来,眼前舞成一片的棍阵就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隙。

  来不及多想,唐殇双脚在地上一蹬,战气趁势喷发,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推了出去。入了阵中,原本看似乱舞的长棍却像长了眼一样向着唐殇袭来。一共只有十五根青铜长棍,而且是顺着通道排列,同一时间能够攻击唐殇的也不过其中的四五根,但他却感觉自己好像身处狂风暴雨之中,四面八方的棍影好似万千雨点般袭来,根本防不胜防。“铛铛铛”三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唐殇在这条省身巷中不过迈了一步,趁着缝隙,带着冲势越过了五根长棍,下一刻就闪躲不及,被迫用手中的长枪和机关连连硬碰。

  三次招架之后,唐殇只觉得手掌发麻,几乎要握不住长枪,已是如同预计的一般力竭了。借着招架之后机关一瞬间的停滞,唐殇虽然又向前跨了两步,越过了三根青铜长棍,但抬头一看,前方仍然有七根拦路长棍,足足还有一半的路程。险之又险地闪过两根,眼看前方又是一根青铜长棍迎面扫来,感觉到劲风扑面的唐殇发现自己避无可避,脸色终于是变了。现在要是挨上一下,那可就不仅仅是一下的事情了。动作一旦停滞,那后边的打击就是接踵而来,不说前方剩下的路程无法通过,后方更是无法穿过十根长棍退出阵去,只能站在中间挨打。

  身法分为许多种,不论是灵活的闪躲腾挪,还是直来直去的加速冲刺,在这里都能派上大用场,只可惜唐殇哪种身法都不会,只会一招攻击用的战技。

  战技……战技?

  迎面击来的长棍离身体只剩下半尺的距离,唐殇脑中灵光一闪,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顾不得多想便硬撑着用麻木的双手挥动长枪,在千钧一发之际使出了唯一的战技。

  “繁星,禁塔!”

  金色的光柱拔地而起,却并非往日杂乱而尖锐,犹如凶兽獠牙一般的模样,而是整齐地并成一圈,在唐殇的周身两步之内化作了一道坚固的屏障!那些青铜长棍近的被光柱升起时顶开,远的也是击打在光柱所化的壁障上不得寸进。没想到同一个战技竟然会有两种变化,能攻能守,大喜过望的唐殇不敢浪费机会,在这里虚耗下去,趁着周围四五根青铜长棍同时受阻的时机,他一口气越过了四根长棍,只剩最后一根又是避无可避,不得已,他转过身去用后背受了一棍,借着这股力道冲出了棍阵。

  Z酷~匠r网-U唯i一PS正kI版},K其D他6@都;是◎'盗&版r

  通往前方的入口就在眼前,唐殇却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弹。最后才结结实实地受了一棍,让他实在后怕不已,原来这些长棍上附有某种奇特的力量,虽然不会让人真个伤筋动骨,但却会让人感觉到一股比断骨还要强烈几倍的疼痛。若是此前在阵中失手一次,那在这等痛楚的影响之下自然不可能躲开后续的攻击,接连挨上几十棍,疼也能活活疼死了。

  一边感叹着自己好运,一边爬起来穿过了眼前的又一道光幕,唐殇却是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这条省身巷最大的好处!

  挨了一棍所带来的痛楚在跨过光幕的时候都消失了,那股制造疼痛的力量消散在周身百骸之间,竟然将全身的筋骨皮肉全都强化了些许,只是幅度太小,唐殇自己也没有察觉。

  其实这省身巷,不是这么个过法。身法灵活能够避开长棍,力量强悍能够架开长棍者,自然都过得,但是即便基础不好,战力不强之人,只要有超乎常人的坚韧意志,这条省身巷,也是过得!此巷取名省身,自有训诫之意,不受惩戒,不能在痛苦中清醒,怎么能获得好处?这一十五根长棍,如果结结实实地打在身体上,虽然会带来痛苦,但也会停止运作。每受一棍,下一棍的痛楚就会强烈三分,通过后对身体的好处也强上三分,若是一路完整地受了十五棍,仍能保持清醒,就会获得一篇完整的炼身功法。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不适合的错过也就错过了,唐殇本已身负奇缘,何必强求事事占尽好处,十全十美?东林寺的高僧如果看到了,一定会这么说。而唐殇自己若是知道了,大概也不会往心里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