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不甘

  血刃的面子,加上东林金家的面子,在金成的交涉下,虽然城门已经封锁,卫兵还是在重重检查和登基之后,从城墙上放了条绳子给唐殇下去了。

  回头对着城墙上的身影深深鞠了一躬,唐殇便坚定地朝着东林城的方向赶去了。大恩不言谢,金成的这份恩情,唐殇是牢牢记在心里了。

  这一路上倒是轻松,唐殇走了一个时辰的夜路,预料中的蛇虫虎豹是半个也没有遇到,整个西林城周边的群山都像是随着夜色沉睡了一般,除了远远传来的几声蛙鸣便再无半点声息。

  直到那骤雨一般的马蹄声渐渐地由远及近,打破了夜色的沉寂。

  唐殇暗暗叹了一口气,虽然遭到薛家的追杀并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不过他们在自己出城之后这么快就追了过来,还咬准了东林城的方向,多少还是让他感到有些无奈。不是守城士兵之中有薛家眼线,便是薛老爷子神机妙算到能够吃准自己出城的时间和线路。无论是那一种情况,都只能更加说明薛家的神通广大,对唐殇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L…酷匠网-正版首《发4j

  所幸他四处一看,前方不远处便有一片树林,正是摆脱马队追击的好地方,便运起战气快步跑了进去。在水林之中再快的马也跑不起里,这是七岁小孩都知道的尝试,然而唐殇更知道的是,对高手来说所谓的快马也不过是节省力气的代步工具来罢了,只要愿意花力气,只要战师级别就能在平地上跑得不比马匹慢多少。入了树林中被迫弃马,那几个薛家的战宗凭借自身的速度都能瞬间追上他。

  只是不管希望再小,总是要尽过力才能甘心的。生死时刻又一次地迫近,唐殇的心跳虽然在紧张之下剧烈无比,怦怦的声音几乎清晰可闻,然而他的脑海中确实一片平静,没有半点慌乱。或许是因为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本来就没什么办法的缘故吧,他有些自嘲地想到。

  在自己入林之后不过片刻,身后的马蹄声便消失了,这代表着薛家的人马已经跟到了极近处,几乎是立刻就弃马入林了。唐殇知道这下肯定是来不及逃到还有好几天路程的东林城了,于是也不再逃跑,就藏在树后积蓄起所有的战气,准备放出最强的一击繁星禁塔。能换几个是几个,若是战宗并没有在附近,还能争取到逃生的机会。

  只是在他的气息感知中,那些战士和战师们却并没有靠近自己,而是远远地围了起来。正疑惑间,却见到周围青光一闪,树木的撕裂之声不绝于耳,而自己原本靠着树的背后传来了一股巨力,将自己及飞出去,撞断了前边一颗碗口粗的树和身上的十几根骨头。

  全身软绵绵地躺在地上,费尽全力睁开眼睛,唐殇看到在薛家众人环绕之中的,正是薛家第一人,薛达薛老爷子。此时的他全身吞吐着青芒,两只眼中有一只不见了瞳孔,只能看到一片惨白,模样甚是骇人。他此时不加掩饰地释放着全部的威压,幸好唐殇已经精神模糊没有感受到太多痛苦,反倒是薛家众人,连那两个战宗都是战战兢兢,修为低的战士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汗流浃背地颤抖着。

  他和唐殇之间的距离并不近,隔了有五颗碗口粗和一颗合抱粗的大叔,只是不知道他使的什么招数,这些树木中间一段此时全都被撕成了碎片,不过正是因为这些阻挡,唐殇才没有被这恐怖的一击直接毙命。

  “自老夫练到白眼青狼小成之后,倒是没有什么机会出手,如今看来煞境果然触手可及!哈哈哈哈……”薛达显然心情很是不错,这一击虽然没有杀死唐殇,却也已经显示出了远超普通战宗的威力,连同他那一只白眼,互相应证着他已经一只脚踏入了煞境的事实。一旦到达煞境,最差的结果也是和西林城主周咏平起平坐,以后取而代之也未尝不可,这让他怎能不高兴?相比之下唐殇的死活倒是显得无足轻重了。

  “怎么了臭小子,你不是很有本事么?你不是认识很多高手么?不是有人保你么?不是打跑了我孙子么?不是说我薛家猪狗不如么?怎么……现在嚣张不起来了?”这薛达身为堂堂半步煞境的老前辈,欺负一个刚满十八岁的中阶战士,倒是也没有丝毫高手的羞耻之心,显然脸皮也有他的独到之处。唐殇却是没有丝毫回应,因为此时他的意识早已经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

  “喂,小子,不想死吧?”黑暗中,突兀地想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唐殇的意识已经模糊一片,哪里能够作出回答?只是背着疑问,脑海中却也蒙蒙胧胧地浮出了“不想死”这么个念头。

  “不想死的话,这肉身借我用用如何?”那沙哑的声音低笑着问道。

  唐殇并没有搭理他,只有一个个杂乱的念头自顾自地运转着。

  不想死……

  不想……

  被薛家杀死……

  为什么?

  奶奶死了。

  他们要杀胡奶奶。

  他们活得好好的。

  我也要死了。

  为什么……这种人要活着,而好人都要被杀?

  不甘心……

  我……

  不甘心!

  不甘心!!

  不甘心啊!!!!!

  在那一片黑暗之中,沙哑的声音不知是突然受到了什么刺激,原本带着几分奸诈地问着唐殇,此刻却是随他一起在那无形的意识空间中无声地咆哮着,两个灵魂的波动在一瞬间无比的契合,哪里还用得着唐殇再答应什么?

  ……

  薛达见唐殇不再动弹,说了几句也觉得索然无味,便随意朝着地上的唐殇胸口踏了一脚,要做个了结。

  只是这一脚停在了唐殇胸口上方三寸,再也无法下落半分。薛达颇有些意外地低头向下看去,正对上唐殇重新睁开的双眸。

  就好似一柄重锤,不,是一座大山狠狠地砸在了薛达的心脏上,一股让人恐惧到难以形容的气息从唐殇身上爆发了出来。愤怒,残暴,仇恨,以及那种不知来自多少千年万年前的属于远古的威严。薛达刚刚展现出的半步煞境的气势,此时就像是猛虎,不,巨龙面前耀武扬威的雄鸡一般可笑。

  “糟了。”这是薛达的第一个念头。却不是觉得唐殇有什么威胁,而是认定自己年事已高,要不就是老花眼,要不就是老年痴呆了,现在便看得到这样的幻觉,今后就算进阶煞境也带领不了薛家。

  这个问题倒是不用他担心,因为那幻觉不管他怎么揉眼睛晃脑袋运转战气,还有半吊子的煞气,都是不会消失的。恰恰相反,唐殇那只握住了薛达脚踝,不知何时长成了一层鳞片的左手,终于动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