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了细看,东林大佛不愧这一个大字,光是脚趾头就比寻常人的头顶还高。唐殇在它脚下抬头仰望,却是恍惚间觉得眼前原本就像小山一样的佛像此时更是变得顶天立地般高大,而自己变成了一只无比渺小的蚂蚁,随时会被一抬脚踩扁,心中自然而然地升起了一种敬畏感。片刻之后他回过神来,心知这只是一种错觉,却更加觉得眼前的大佛暗藏玄机了。

  说是要“攀爬”东林大佛,不过唐殇一路走来,看到大佛金灿灿的外壁上一片光亮,半个攀爬的人影也没有。到大佛脚下排队许久才解开疑惑:原来大佛的十个脚趾头上有着十扇对应的门,那十扇门不管颜色和外形都跟旁边的外壁连成一体,平时根本看不出区别。只有偶尔一扇门上会突然亮起白光,这才分辨得出来。此时东林寺的僧人就会安排队伍中的一个参加者进入,而那扇门上的白光也就再次地黯淡下去。“攀登”大佛原来是在内部进行,不过唐殇一想倒也觉得合情合理,毕竟之前无竞大和尚跟自己说过什么机缘之类的,那单单是攀登外壁自然无法有诸般花样,想来大佛里面是设了各种机关。

  说是参加者有着十五岁到二十五岁的限制,但是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格。传闻中有高手能够一握手,通过手骨的硬度形状还有战气的流动来判断出人的年龄,不过东林寺并没有如此大费周章。站在大佛前维持秩序的一众僧人只是大致地分辨一下,不至于让满脸皱纹的老公公或是走路不稳的孩童也跑进去。到了大佛脚下,若是曾经参加过大会之人自然会被门口一阵无形的阻力挡下。但真是参加过上一次大会的东林城老居民自然会知道这一点,也不会去自寻尴尬,唐殇倒是没有机会见识到了。

  队伍缓慢但是稳定地缩短着,唐殇并没有等待太久就走到了大佛的脚下。一个僧人快速地打量了他几眼,随意地指向一扇正亮着白光的大门,便又转过头去维持队伍的秩序了。

  白光迷蒙,唐殇看不清门内的情况,只能小心翼翼地学着其他人的样子,伸出手推门。白光覆盖下的石门触感冰凉而结实,但却出乎意料的轻,几乎是刚刚碰到就远远地向后转开了。举步跨过门口,没有了白光的遮挡,室内的情形一览无余。传说这座大佛建于不知多少万年前的上古时代,外层虽然漆成金色,在内部看来材质却只是普通的青石,完全看不出历经万年而不朽的神奇之处。

  身后的石门发出一声轻响之后自行合上了,唐殇四处打量,只见一座古旧的黄铜烛台立于中心,散发出的柔和光芒洒满了这间不大的石室。在烛台的后方有一尊三头六臂的金色佛像端坐莲台之上,左面是横眉立目满面怒容,手持一柄利剑,右面慈眉善目,端一只净瓶。至于剩下一面,却是朝向后方,从进门的角度一眼看不见模样。唐殇转到佛像后再一看,只见这一面的佛像不同左右两面,脸上不喜不悲,只有一片庄严肃穆,两手也只是结成一个古怪的法印,并未持物。抬头再打量一圈,只见除了佛像和烛台,这间十步方圆的石室内便再无他物,就连去往其他地方的通道也看不到一条。

  虽然之前无竞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唐殇多多少少也能知道,东林大会本质上乃是一场试炼,其实是东林寺选拔人才的一种方式。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难题,看来在这间石室中寻找前进的道路就是第一个考验了。既然是入门的考验,那就没理由太难,唐殇心中略定,绕着这间小小的石室走了几圈想找出线索。只可惜不论是头顶,脚下,还是四周的墙壁,都只是排列整齐的青石堆砌,用手推纹丝不动,叩击也找不出空心之处。

  既然石壁上找不出异样,那唯一的线索就应该在佛像上了。只是对着佛像端详许久,唐殇也没有看出什么指引。整个石室内,不论是烛台上还是佛像上都没有半个文字的指引,哪怕是谜语形式的指引也没有。而佛像的剑尖,净瓶,指尖可能所指的方向,唐殇全都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那里的石壁与其他地方并无任何不同。

  眼见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唐殇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在这里耗下去。参加东林大会的人何其多,除了东林城的居民,还有一些附近城邦特地前来的大家族子弟,林林总总加起来怕是有近千人,而入口却只有十个,自己总不可能一直霸占着入口处的房间吧,时间一长,应该是会被驱逐出去的。兴致勃勃地来参加这场盛会,若是在入门处就败下阵来,唐殇自己也是心有不甘的。四处走动和检查已经花费了不少时间,但一无所获的唐殇并没有急躁。自从绿叶村事变,经历那等心神震撼之后,他的性子变得越发沉着,越是在紧迫的情况下,他反而越会冷静下来。

  再次观察佛像,唐殇终于感觉到了某种不同。眼前的佛像并没有动作,但在唐殇的眼中却变得生动起来,皆因这佛像隐约散发出了一种气势,好似一个活生生的高手摆出了某个招式般的气势。只是这气势并不真切,不像真人一样可以分辨出战师或战宗的区别,或干脆就是强横之极铺天盖地,这佛像散发出的气势模糊不清,只知道它在那,但却不知道它的样子。

  唐殇摇了摇头,心想这佛像持剑的一面多半是一个剑招无疑,说不定是用来打破石壁的,但自己手中并没有剑,而且就一个姿势架子也看不出完整的招式。至于持净瓶的一面却不知道是什么寓意,难道东林寺中还有专门用瓶子作武器的功法,是一种用瓶子砸人的武学么?唐殇想到一个光头和尚与人战斗时,掏出一个瓶子照脸便砸,大喝:“吃我一瓶!”的情景,不禁失笑。

  》看-$正版PU章节上k酷E匠网

  如此一来,剩下的便只有两手空空的那一面了。唐殇对着那结印的佛像盘膝坐下,也是依样画葫芦地用双手摆出了相同的姿势。法印结成,唐殇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升起一丝平静之意。只是他的心境原本就颇为冷静,此时倒也没什么变化。在这片罗星大陆上,不论是功法还是招式,都是在战气,或是更高等级的能量的推动下才有诸般神奇的效果,此时这个古怪的招式并没有刻意催动战气就能有这一丝平心静气的效果,唐殇心中一奇,觉得这个招式倒是有些不凡。他照着佛像,再次将手中的法印调整端正,便闭上眼睛,凝神推动战气向双手聚集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齐格说:

  更新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