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薛家战宗见到手下死伤惨重,虽然本意就是派出来试探的,此时还是不免心疼,怒哼一声就挥刀斩来。

  说来奇怪,战宗的动作相对唐殇中阶战士的感知来说,应该是快得看不到影子的。不知为何这一刀越临近唐殇,在他眼中就变得越清晰,只是虽然看在眼里,身体却来不及作出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死亡的刀锋一点点地逼近自己的咽喉,任凭凉意在全身蔓延。眼看着死亡缓缓降临却无能为力,大概是人世间最痛苦的感受之一。刀极快,距离极短,然而这本应只有一眨眼不到的时间,在唐殇看来却有如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咣----"唐殇被一股巨力正面撞上,一下飞出去把结实的木墙也砸出了一个大坑,险险就要破墙而出了。他眼冒金星,全身的骨头像断了一样的疼,然而终究是没有被一刀斩首。

  屋中又一次亮起了金色的光辉,只是这次的金光不同于唐殇的耀眼刺目,而是透着一股辉煌大气。这光辉的来源是一个全身金甲的人形,此时正站在唐殇和薛家战宗之间,右臂上的金甲布满了裂痕,然而终究是挡下了战宗的一击。

  那薛家战宗倒是处变不惊,又运气凌空斩出一刀,青色的刀芒呼啸着绕了一个半圆从那金甲人的左边飞向唐殇,而他自己也身形疾动从右边袭了过去,以那金甲人防住战宗随手一击都勉强的实力来看,断然是无法同时从两边护住唐殇的。

  只是金光又一次大盛之后,薛家战宗的两道攻击都落在了空处。他抬头四顾,那金甲人在一瞬之间已经连同唐殇一起消失了。他脸上倒没有什么意外之色,也没有急匆匆地追出去,只是呸了一声:"金甲玉衣,金光遁符,东林金家。。。。到底是有钱人啊。"说着皱眉看了看两个还在运功压制伤势的手下,一手带上一个,却是向着薛家回去了。此间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预料,得通知老爷子才能下决断。

  唐殇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围的景色都在一片炫目的金光之中天旋地转起来。待得一切定下来之后,他强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打量了一下四周,此处乃是一个密闭而狭小的房间,一盏小小的油灯就能将整个房间照得通明。房间之中除了桌椅和一个不大的木箱,就只有自己身下的地面上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想来便是传闻中的阵法。而自己的面前,正是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金甲人。此时他身上的金光渐渐淡去,身上便只剩下一袭布衣,却是没想到那强韧到足以格挡战宗攻击的金甲,竟然只是战气凝聚而成。

  待到金色的面罩也散去,唐殇略一打量便回忆起,眼前的救命恩人正是之前血刃西林分会的成员,金成!

  此时的金成脸色苍白,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来,显然以他高阶战师的修为想要从战宗的面前全身而退,纵然有功法和宝物相助,也是消耗极大的,不过幸好看上去没受什么伤。唐殇见此,连忙倒头拜下:“多谢金大哥救命之恩!”

  金成摇了摇头,将他扶起道:“不必多礼,我本来就是受人托付。你说的那煞境,恐怕就是轩辕兄……前辈吧。”

  唐殇点头道:“那日他没有说实话,大概是嫌解释起来麻烦,其实我和他并无血缘关系,的确是偶然遇到的前辈。”

  金成摆了摆手:“这些其实都无所谓,说到底我金成还是敬你不畏强权,是条汉子。我们血刃最欣赏的就是你这样正直,血气方刚的人物,加入我们血刃如何?”

  “这……”唐殇觉得这不是小事,一时之间有些迟疑,不知如何回答。

  金成倒也没有紧逼,只是了然道:"当然你现在对血刃并没有什么了解,仓促加入并不是什么谨慎的选择,我可以理解。只不过要是没有了血刃的庇护,在这西林城里即使是我也难在薛家面前保住你的周全。你可以去东林城,那座城的城主天性慈悲,城中严禁任何的伤害和杀戮,是个和平的地方。我们金家的总部在那里,多少能帮你一把,而且薛家在东林城也是毫无势力的。”说着从箱子里翻找出了一副地图,指出东林城的所在,粗略一算,却是大概有三天的路程。

  唐殇有些感动地接过地图,自己近日来磨难虽多,却总有贵人相助,实在说不出运气算好还是算坏。不过要他自己说,还是宁可这一切都没发生过,自己当一辈子的废物,只要奶奶和大家都活着就好罢……

  想到这里,他却是对金成解释了一番兴河村的事情,然后道:“说起来我和薛家结仇也是因为这个,我故意跑回西林城也是为了这个,若是他们最后还是遭到了祸害,那我再安全也没什么意义,不知道金大哥有什么办法?”

  金成听了唐殇的叙述却是激动不已,以他的城府不禁也一拍桌子起身叫好道:“想不到我还是小看你了,唐贤弟竟然有如此侠义胸怀,有这样舍己为人的气度,实在是……当为我血刃所用!”他哈哈大笑几声,然后拍着唐殇的肩膀道:“那些村民你大可放心,他们说到底还是西林城的食物和税金来源,像你这样一个两个孤家寡人的或许薛家可以欺负,但是一整个村子的事情,城主绝不会让他们乱来的。”

  只是唐殇犹豫道:“城主难道不是和薛家一伙的么?”

  金成一扬眉毛,随即恍然道:“你是说城主今天打了你吧。你还是太年轻了,你想想城主什么修为,他要真的有心打你,你还会毫发无伤地站起来?”

  唐殇被这一点拨,虽然明白了一些,但却有更多的困惑了:“那他又为什么帮薛家……”

  金成继续道:“他并不知道你和薛家的仇怨之前就已经在兴河村结下了,想来阻止你出言只是想让你别得罪薛家太深,也是为了你好啊。薛家在西林城可以说是除了城主以外最大的势力,向来又是心胸狭窄,若是你真的让他们丢了这么大的面子,就算城主也难保你的性命。不过另一方面嘛……嘿嘿,你可没看到后来那薛家老头子的表情,想来城主这一手之中是露了什么我们看不懂的神妙,顺便震慑了一下薛家,告诉他们,城主虽然给他们面子,但是绝不会怕他们。”

  z酷\^匠#网4●正版首b发◇S

  唐殇出身乡野,原本对这种权谋之术可以说是毫无了解的,不过好在天资聪颖,听这一番话下来略一思考也就想通了了其中大多数的关节,虽然有些感叹,却也是不再多想了。在金成拍着胸脯保证兴河村的安全,唐殇再三拜谢之后,二人便趁夜出城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