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血蛟的模样,大多数人都还有些印象,确实与面前的这些东西对得上号。城主拿过一块鳞片细细把玩了一阵,点头道:“确实有煞境的气息不假。想不到薛老爷子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煞境,实在是叫人敬畏不已。”他神色复杂地思考了一阵道:"我周咏身为一城之主自然不会食言,薛老爷子既然除去了魔兽,那赏金就是你的。来人,去库房里取出五万金币,三枚上品木晶!”

  “且慢!”众人正议论纷纷,突然听到一声清喝,转头便看到一个衣衫破旧的少年站了出来,正是唐殇。”这魔兽不是你杀的!“此话一出,却是让所有人都一愣。城主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而薛达则是眯起了眼睛,目光中放出的冷意让唐殇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在唐殇的感觉之中有一种如同被嗜血的野兽把尖牙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随时可能一口咬下去的危机感。

  “小子……这可是煞境魔兽。”薛达冷声道:“不是我杀的,难道是你这个中阶战士杀的不成?”众人闻言都是笑了起来。唐殇不顾周围的嘲笑,继续道:“前些日子有一位明光城的煞境前辈路过此地,顺手击杀了魔兽,我当时正好在附近,却是和那个前辈有一些交集。”

  薛达皱起了眉头道:“你说有就有了?信口开河可有证据?明光城是高手如云不假,但是你想两句话便坏我薛家的名誉,未免太过容易了吧?那高手姓甚名谁,你能把他找来当面对质么?“众人一听便有些不屑,之前对唐殇没有证据的空口白话也只是将信将疑,但是薛达此时要人家把煞境高手叫过来对质却是有些让人不齿了。原本看着小子一身土气的样子,那煞境高手有没有那个心情告诉他自己的名字都不一定,更不要提煞境高手哪是你呼来喝去,随叫随到的。

  谁知唐殇竟然颇为自信地哼了一声,点头道:“你要证据是吧,好。”一边把手伸进怀里,想找出之前留作纪念的一块蛇鳞,一边道:“那高手名叫轩……”

  话没说完,整个人却是横着飞了出去!

  “够了。”西林城主一挥衣袖,面如寒霜,怒视唐殇道:“薛老爷子德高望重,怎容得你一个黄口小儿在这里随意诽谤!再不滚就刑法伺候了!”

  唐殇躺在地上愣住了。他原本以为城主和众多居民在场的情况下,更有机会实现公正,却没想到城主竟然帮着薛家掩盖事实!那赏金难道花的不是城主他自己的钱么……唐殇苦笑了一下,心知今天再争下去吃亏的只会是自己,只得站起来转身一言不发地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平日里西林城主是素有德名的,今天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做出这种明显偏袒的举动。有人转头问旁边的同伴道:“你说城主今天这是……”只是被同伴在腰间戳了一记才发现人群虽然拥挤,却是一片寂静,自己的声音特别明显,这才赶紧尴尬地闭上了嘴。

  就连薛达自己也是有些惊疑不定。原本照他的性子和来时高调的样子,是非要炫耀上许久不可的。只是这次待手下接过装了赏金的箱子之后,客套几句便匆匆告辞了。城主也没有挽留,这薛达除去了煞境魔兽,好大的功绩,竟然都没有受城主府的入室招待,在门口交接了一下赏金便算了事。

  见得薛达远去,城主也回到府中,人群中才又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只是在城主府门前并不敢太大声,一会也就各自散开回家去了,只是这事成了西林城居民们好一段时间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唐殇回到客栈却是心中烦闷:如今城主既与薛家狼狈为奸,西林城自然也不可能再为自己提供保护,接下来却是真的走头无路了。想不到今日来到西林城,当面揭发薛达的冒功,却是走了一步死棋。

  也是他心态沉稳,即便心中思绪万千,现在危险临身,他还是有着能够继续修炼的定力。收拾好金票和长枪,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他一时却不知去哪里好,一边思考一边修炼着,直到天色黑了下来还是没想出个头绪。直到肚子叫了起来,这才走下楼去,不管什么情况肚子总要填饱的,死也得做个饱死鬼啊。

  若是换了个人,在这种山穷水尽的情况下想必这顿饭吃的是味同嚼腊,索然无味的。只是唐殇哪管得了这么多,吃饭就是吃饭,哪怕断头饭也得吃的津津有味。运功稍稍消化了一会,他便走上楼去,只是没想到一开门就是迎面一道寒光!

  唐殇虽然一直保持着警惕,吃饱之后却是稍稍放松了一下,这一刀并不在意料之外,却也让他惊出了一滴冷汗。幸好出刀之人修为并不高,只是和自己同级的中阶战士。唐殇一下反应过来,便侧过身去,用背上的长枪格开了这一下。在地上一个打滚,长枪顺势拿到手中,他站起身迅速地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情况。

  {看:正/版l章9节上f酷。d匠网

  刚刚自己一顿饭的功夫,这房间里却是多了五个不速之客。一个中阶战士,一个高阶战士,两个战师和一个感应不到境界的。。。战宗!

  唐殇苦笑不已,对付自己一个中阶战士,薛家连战宗都派了出来,倒是看得起自己。只是这下便没什么可能力敌了,他打定主意用战技牵制住对方就立刻逃跑,当下长枪指地,面色沉静地蓄力起来。那战宗见唐殇停下了动作,略一思索也没有迟疑,一挥手让四个手下冲了上去。幸好唐殇经过几次的使用已经渐渐地熟悉了战技,总算是在利刃加身的时候堪堪完成了准备。

  "繁星,禁塔!"金色的光芒在一瞬间将小小的房间照得通亮,然而下一个瞬间就黯淡了下去。

  "就知道你有这一招!"那战宗冷笑一声,却是使的一双短刀,挥动之间就将金色的尖刺击得粉碎。只是那两个战士身上已经穿了几个洞,眼见是不活了。两个战师虽然受伤不轻,腾挪之间倒是避开了要害,不过也是伤筋动骨,不知要修养上多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