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殇一路紧赶慢赶,到达西林城的时候却正好赶上附近村民进城卖菜的人潮,一时间却被几十个人堵在了城门口。所幸对于那些经常进城的菜农,守卫都是扫一眼就放行,所以队伍前进的速度并不慢,唐殇也就没有着急,排在队伍中耐心地等待着。只是被人群裹挟着缓缓前行了一段,他有些疑惑为什么薛家还没有动静,难道是就这么算了?

  不,绝不可能。就算不是这种嚣张跋扈的家族,在六个家仆被人一口气杀掉之后也不可能毫无动作。更不要说薛家干出过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杀人的行径,绝不是什么善类。直到小半个时辰以后唐殇进了城,也没有想出个头绪来。就在这时,从城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

  唐殇此时虽然看不到城外,但却能见到城门口的人群骚动了片刻便一哄而散了,各个都往路边的小巷和店铺里钻,好像躲着什么一样。正疑惑间,一个老者急匆匆地路过,见他站在原地,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心道:“小伙子,以前没来过西林城吧,外边是薛达的车马。这个薛达是薛家的老爷,可凶狠了,平时动不动就欺压平民,在城外边更是无法无天。咱们可得离他越远越好,不然万一什么地方让他看不顺眼,那可就要倒大霉了!”

  唐殇这才心中一亮,明白薛家没有动作原来是因为主事之人出门在外。他虽然听从老者的建议躲进了路边的一个小铺,但他却是故意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喊上了一碗面,一边假装埋头吃面一边悄悄地抬着眼睛窥视着街上的动静。自己现在已经和薛家结上了仇,看众人对薛家的反应,想来这仇也是没什么机会解了,唐殇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近距离观察薛家领导者的机会。

  只见刚刚还人声鼎沸的大街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变得冷清而空旷,城门口的卫兵也早早地让开了路口,那薛家的马队就沿着大街毫无停留地一路疾驰了过去。一马当先的正是一个满头灰发的老者,看脸上的皱纹起码也有六十岁以上,说是七十岁也不稀奇。只是看他骑在马背上矫健的身手,哪里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感觉?快马疾驰而过,唐殇只来得及在他脸上匆匆扫了一眼,然而就这一眼却是惊得唐殇脊背发凉。那老者的眼中透出一种凶狠的气息,让唐殇不禁想起了森林中最可怕的野狼。

  在各种野兽中,狼或许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让人害怕的。他们最记仇,最狠,也最有决心,一旦被狼盯上,远远比被老虎狮子之类的盯上要更加让人头疼。现在唐殇正是有这样的感觉,他在那老者的眼中看到了如狼一样的目光,那种不择手段也要达到目标的凶狠。虽然实力无法探查到,但是光凭这样的目光,唐殇就知道这个薛老爷子绝对不是好对付的主。他不禁有些怀疑起来城规之类的条文在这个老爷子面前是否还能保得住自己的安全。

  这一队人马一共有二十三人,其中除了薛老爷子,还有三个人的气息察觉不出,自然不可能是毫无修为之人,必然是战宗级别的强者。至于剩下的十九人,竟然全部都是战师!唐殇看着这一整队人快马奔驰而过,暗暗心惊于薛家的实力。自己想要在这群人面前寻找出路,看来不是一般的难啊。

  不过看他们一个个大包小包,神色匆匆的样子,唐殇倒是有些好奇他们是要去做什么。又扒了两口面就一抹嘴,悄悄地出门跟了上去。只是那些薛家的人马不停蹄地疾驰,唐殇又不敢大摇大摆地跑在后面,没走两步就看不到他们了。幸好薛家人马如此招摇,在路上随便问问行人倒也不怕丢了他们的踪迹,一路便沿着城门口的大道向城里去了。

  越是向着城中心去,实力高强家底丰厚的居民也就越多,更重要的是靠近了城主府,饶是薛家如此霸道也是下了马慢慢牵行,不敢再横冲直撞,否则无异于扫了西林城主的面子。因此唐殇快步走了一炷香的功夫,也就在城主府前追上了薛家的马队。此时城主府的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唐殇便顺势挤在人群中一起观望着。

  “你看这薛家平日里就霸道的很,这次带着满门高手冲到城主府门前来莫非是要推翻城主,独霸西林城?”

  “扯蛋,你看他们来的时候礼数还是做足了的,又恭恭敬敬地敲了门,要是来找茬的不早一路冲进去了?再说了,城主是不是煞境一直都没有人知道,薛家哪敢随便冒犯。别说四个战宗,哪怕是四十个也不够城主打的。”

  围观的人群都低声讨论着,言语间倒是没给薛家什么情面。薛达身为战宗强者,五感敏锐,讨论的声音压得再低他也能听个七七八八,脾气向来不好的他当场便有些恼怒,只是这里毕竟是城主府前,住在这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背景是小的,一群人合起来薛家也不想随便招惹,薛达咬了咬牙便只好作罢。

  城主倒也没有摆谱,对薛老爷还是比较给面子的,没多久就亲自出门来迎了。只见此人一身青色长袍,花纹装饰华贵而不繁复,腰间佩了一柄长剑,须发整齐,面带笑意却不怒自威,贵为一城之主身上并没有穿金戴银却自然而然地散发出威严高贵的气息,确实是当得起城主的位子。他和声问道:“薛老爷子今日怎么有空造访寒舍了?”

  薛达行了一礼便洪声道:“薛达除去魔兽血蛟,特来领赏!”

  此话一出,人群中便一片哗然,连城主也是微微一惊。倒是唐殇有些不明所以,抓住旁边一个面相和善的年轻人问道:“这位大哥,不知道这血蛟是怎么一回事情?”那年轻人见唐殇打扮有些土气便明白了几分,当下道:“你平时不在城里吧。两年前曾经有一只血蛟破城而入,吃了不少人。当时城主便发布了重金悬赏要除去那血蛟,可惜折损了数位战宗也只能将它赶走而已,大家便认定它是煞境魔兽无疑,后来虽然探明了它的巢穴,却也一直没有人敢去招惹它。幸好它后来一直没有来过城里,想来也是在战宗联手之下吃了亏,后来这事就渐渐地被人淡忘了。只是没想到……这薛家老爷子竟然能除去血蛟,难道真的已经突破了煞境么?”

  更S新“R最快上{酷匠JF网2

  唐殇心中一凛,若是薛达真有煞境的实力,那便是能和城主分庭抗礼的,要犯着城规除去自己这一个小人物想来不会有多少困难,这事倒是有些棘手了。

  然而薛达一挥手,后面几个人把包裹打开,拿出一些残肢碎鳞,唐殇一看却几乎是笑出声来。

  那不正是前几日轩辕胤斩杀的巨蛇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