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薛家消灭了血蛟损失有多大你知道么?煞境魔兽,那可是煞境魔兽啊。”一个长相凶恶,手持长刀的人正在对着一个兴河村的村民唾沫横飞。在他的周围有五个相同装扮的人,围着一个神情高傲,衣着华贵的年轻人。

  那个兴河村的村民趴在地上神情惶恐地磕着头“我们家里已经连余粮都没有了,实在是交不出保护费啊,请薛少爷高抬贵手宽限几日吧。”

  中间那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只是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一句话也没有说。之前那个长相凶恶的手下看了看年轻人的脸色,便转过头对着那村民大怒道:“你们这些贱民真是不知好歹,如果不是薛家拼死拼活消灭了血蛟,哪还轮得到你们在这里说话?早就全部成了煞境魔兽的腹中餐。”无论那村民如何苦苦哀求,那群人都不为所动,只是对那村民拳打脚踢一顿之后进了他身后的屋子大肆搜刮。

  唐殇看得心里火起,正要上前去阻止,却被人拉住了。转头一看,胡大牛面有难色地摇了摇头,四处看了看,见那群人都还在屋里这才低声道:“唐殇小兄弟,我知道你打抱不平,但是这群人是西林城里薛家的势力,招惹不得啊。他们平时就经常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来收取保护费,我们大家虽然愤怒,但是不反抗也就丢些钱财,总是能挣得回来的,你要是跟他们对着干,丢了性命就不值得了。”

  想到自己还有大仇未报,身世未明,唐殇也不想轻易地在这里死掉,心里也有些冷静了下来,只是胸中憋着一股怒气又发泄不得,实在是难受的很。

  那些人不顾哭天喊地的村民,揣着几十个铜币从屋里出来了,很是有些意犹未尽地四处扫视着,周围的村民虽然知道所有人都要被搜一遍,但还是缩着脖子低着头,生怕下一个是自己。

  只是那薛少爷目光一转,竟然是看向了唐殇这边。那六个手下立刻会意,冲向了胡大牛道:“你们家的保护费呢?”胡大牛略一犹豫,一个薛家家仆便厉声道“看来又要我们麻烦一下,亲自动手来取了?”胡大牛吓得一哆嗦,连忙道:“不敢不敢,我这就去拿钱。”说着赶紧转身开门进屋。

  谁知道一个眼尖的薛家家仆突然看到了什么,突然喝道:“且慢!”胡大牛身体一僵,不敢再动弹。那家仆走进屋,从炕头旁边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捡起了一块巴掌大小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块战士之证!

  和其他几人对了一下眼神,见薛少爷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这个家仆便傲然道:“算你们走运,薛少爷慈悲念在你们没钱吃饭,这次保护费就不收你们的钱币和粮食了,只是这块战士之证就归我们了。”

  胡大牛愣在原地,胡大桶咬着嘴唇全身发抖,然而胡奶奶却是扑了上去抱住那家奴的大腿:“不行!薛少爷求求你开开恩吧,这是我孙子成为战士唯一的希望啊!”家奴提了提腿没迈动步,差点摔了一跤,恼羞成怒,拔出腰间的长刀道:“老东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唐殇的心脏猛然一缩。

  这一幕何其的熟悉!

  一样的坚持,一样的对孙子的爱,一样的用衰老的身躯那仅有的一点力气拼死守护着孙子未来的希望……

  他的牙齿已经咬得咔咔作响,拳头攥紧,指甲在手心里掐出了深深的印痕也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只觉得脑中嗡嗡作响,怒火在疯狂地燃烧着,全身的血都好像要沸腾起来一样。原本放在墙角的长枪,不知何时握在了手中。

  却说胡奶奶面对刀刃没有丝毫的退缩,只是死死抱着那家奴的大腿苦苦地哀求着。那家奴说了两句见胡奶奶没有松手的意思,便不耐烦地一刀要砍下去。

  “锵——”

  预料中鲜血四溅的场面并没有出现,一柄长枪死死地架住了刀锋。

  “不应该是这样的……”唐殇的眼中满是疯狂,两道泪痕划过脸庞,却又添了几分悲怆。“你们有什么权利把这样一个奶奶从她的孙子身边夺走?这样的……这样的亲情……你们有什么权利来破坏啊!”

  那家仆“呸”了一声道“权利?薛家这两个字就是权利,我手里的大刀就是权利!”说着一招呼“兄弟们上,剁了这不知死活的小子!”

  其他几个家仆正要上去,却见薛少爷一抬手制止了他们,然后对着唐殇缓缓道:“老家伙没几年可活了,我可以理解,你还年轻,你也不怕死么?”

  胡大牛此时也是焦急地低声劝道:“小兄弟,这不关你的事情,你快走吧!别为了我们的事情白白送了性命!娘你也是,快松手吧,只要活着什么都好说啊!”

  “我怕死。”唐殇平静地说道:“很怕,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想做,我还想多看看这个世界,我真的很怕这么早就死了。”

  “那你又为什么要送死?”薛少爷奇道。

  #P酷匠d@网{c正&0版5首3发☆◇

  “因为比起死,我更怕今天如果没有站出来,会从此无法面对自己作为一个人的良心。”他把胡奶奶从地上扶起来,继续道“比起死,我更怕从此失去作为一个人的资格,猪狗不如地活着。”

  “好!好一个猪狗不如!”薛少爷拍了拍手,大笑三声:“那就成全你!去做一个死人吧!”他打了个响指,等待已久的几个家仆便凶狠地扑向了唐殇。

  虽然唐殇力气不小,又仗着磐龙枪锐利,碰撞之间都能让他们的兵刃崩出一个个手指粗细的缺口,让那些家仆眼红之余,也是有些顾忌,面对唐殇的攻击左闪右避。然而他们毕竟有整整六个人,双拳尚且难敌四手,更何况他们全都是中阶战士,其中更有一个高阶,论战气修为却是没有一个人比唐殇低的。面对整整六把刀剑的围攻,唐殇总有招架不到的地方,左一砍又一劈,身上很快多了好几条狰狞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半身衣裳。

  没过多久,只见唐殇一咬牙,拼着身上又挨了两刀,竟然从六人中夺路而逃,冲出了屋外。薛少爷嗤笑一声:“大话说的倒是漂亮,生死关头到底还是逃跑了,真是好一个猪狗不如啊。”那些家仆急忙追了出来,一边喊着“快追!别让那小子逃了!”

  但是唐殇并没有逃跑。六人追出屋来,只见唐殇像一尊雕塑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大路上,只有鲜血顺着枪尖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虽然感觉到有些异样,不过六对一,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样,六个人一边凝神警惕,一边围了上去。

  唐殇一直没有动,直到六个人从各个方向封死了他的退路,到他身边极近处,抬起手就要将他乱刀分尸的时候,才将手中的长枪往地上狠狠地一刺。

  “繁星,禁塔!”

  (弑天逆命书友群188917960欢迎各位朋友加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