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酷B;匠网~I首发◇

  金色的尖刺之林在一瞬间升起,五个中阶战士和一个高阶战士的身体仿佛是豆腐做成的一般被毫无障碍地洞穿了。

  惊恐,难以置信,震惊,不甘心,这些神情清晰地凝固在了六人的脸上,几秒之后,贯穿了他们的金色尖刺消散在空气中,回归了天地的能量循环。而那些失去了支撑的躯体,一下子乱七八糟地倒在地上,再也看不清楚原来的面目,只能看到一块块烂肉上的大洞喷射着鲜血,触目惊心。

  这是唐殇第一次杀人。

  他有些紧张,看着地上血肉模糊也有些恶心,但是一点也没有后悔和害怕。正如他说过的那样,没有作为一个人的良心,那是不配为人的。在他的眼里,这些人只是比猪狗还要下贱的生物罢了。

  薛少爷被这突如其来的惨状惊得目瞪口呆。他平日里虽然在西林城中注意收敛,但是在城周的山村里是横行霸道惯了的,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钉子。这感觉就好像看到路上有个破草帽,随便踢了一脚,却没想到草帽下面藏着一块砖头,一愣之后就是钻心的疼。

  虽然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六个得力手下瞬间被消灭的事实,但他心志倒也坚韧,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意识到眼前可怕的场景并非幻觉。眼见唐殇提枪欲动,他也没有再迟疑,运起全身战气,爆发出了战师级别的气势……转身便逃。一纵之间便有近两丈远,身形闪动倒有几分风驰电掣的味道。

  他心里清楚,唐殇的修为看上去虽然只有中阶战士,是他可以随意碾压的级别。但是唐殇一招之间秒杀了五个中阶和一个高阶战士,他自忖以自己初阶战师的修为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如此可怕的攻击几乎已经能够与战宗比肩了。眼前的唐殇看上去虽然身受重伤,但是他绝对不会冒着承受战宗一击的风险上去和唐殇拼命,哪怕这风险再小。家族里并不是没有战宗,回去随便请动那一位都能轻而易举地解决这个小子,完全没有必要以身犯险。

  这些念头说来复杂,在薛少爷的心里却只是一闪而过。毕竟作为薛家的独苗,在爷爷的从小教育下他早已养成了保命为上,谨慎行事的本能。

  唐殇知道若是放他回去,一定会叫帮手来对付自己。虽然见到对方是战师的修为,他也只能咬着牙上去拼死一搏。只可惜他之前受了不少刀伤,此时大量失血又加上战气消耗一空,没追两步就腿一软倒了下去。只能看着那薛少爷头也不回地绝尘而去。

  “现在……该怎么办?"唐殇无力地倒在地上,万念俱灰地问自己。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几乎要被绝望给击溃了。然而他毕竟不是普通人,深呼吸了两口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忍着脑海中传来的阵阵眩晕,思考着对策。

  去山林之中躲藏起来,看起来是最稳妥的办法了。西林城四周群山环绕,有人居住的地方百不足一,别说薛家只是一个家族,哪怕以西林城数万人口倾城而出,想要搜遍这方圆几十里的群山,恐怕也得花上好几百年。然而这法子虽然安全……却是不能用的。

  唐殇环视四周,叹了口气。看着那些感激,关切,敬佩,愧疚的目光……他知道自己无法一走了之,无法让找不到自己的薛家拿这些无辜的兴河村村民开刀。那样自己今天这拼死一战不仅毫无意义,反而还是害了他们。

  既然如此,那么唯一的办法便只有死地求生了……他费尽最后一点力气把手伸进怀里,握住了那块光晶,然后便任凭胡大牛他们把自己抬到炕上去包扎,上药了。闭眼引导战气和光晶能量在体内运转了几圈,他感觉稍微好受了些,这才有力气继续思考薛家的事情。这一想,他不由得无声地苦笑了两下。这种明知山有虎,却不得不向虎山行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他必须让自己成为薛家的第一目标,这样兴河村的村民们才有最大的生机。

  唐殇回忆起轩辕胤临走前的说明,他曾经提到过罗星大陆上大多数的城池中都是禁止私斗的,虽然他并没有见过西林城的明文成规,但他也只能赌上这一把了。就凭这两日在城中所见,他还是有大半把握,即使是那些家族势力,在城中也是不能随意出手的。接下来只要赶去西林城中,薛家那些人就会眼巴巴地等着自己出城,或者在城里给自己找一些不致命的麻烦,总比兴河村被迁怒要强。

  一打定主意,他便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了。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他专注地运功疗伤了起来。山中的草药虽然粗糙,却也有独到之处。外敷的药膏加上光晶能量在体内的治愈,那些看上去很是骇人,尺许长的伤口倒也很快就闭合了起来不再流血了。只是草药虽然快速地封住了一层外皮,深层的损伤却要慢慢愈合了。

  胡大牛一家人见唐殇闭眼不再动弹,以为他伤势太重昏了过去,又是害怕薛家的怒火,又是担忧唐殇的安危,愁得一夜没睡好。唐殇倒是镇定自若,下定决心之后便不再动摇,彻夜都专注在战气运转上。虽然是靠着光晶的滋养,一夜凝神不但不会疲倦反而神清气爽,但是能够对着枯燥而单调的战气循环坚持一晚上,这就只能归功于唐殇自己惊人的毅力了。有异宝相助,自身资质卓越又意志坚定,能常人所不能也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一夜运功,除了战气又壮大不少之外,一身的伤也恢复了七七八八,起码赶路是不成问题了。

  薛家没有在当天夜里来报复,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唐殇并不想把希望寄托在薛家的耐心上,拖了一夜实在是因为无法动弹,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既然恢复了,他便不想再拖延半刻,推门便要走。想了想又转身叫醒愁了一夜好不容易刚刚睡着的胡大桶,怕吵醒其他村民便捂着他的嘴交代了几句,让兴河村的人这两天最好避一避风头,这才出门向着西林城急急赶去。胡大桶想拉住他问个究竟,然而连战士修为都没有的大桶又怎么追得上唐殇?跑了没一会便连唐殇的背影也见不到了,只剩下跑累了的胡大桶拄着膝盖呼呼地喘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